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瞄他一眼说,“我怎么知道啊,不过看着有点像热带雨林的食人花。”

  焦八小声在我耳边说,“那花确实是人养的,这一点常山说的没错。”

  我顿时一惊,瞪大眼睛问他,“人养的?在这个荒岛上谁会养那么恐怖的花,难道是…是那个干瘪的老头养的?”

  如果那排诡异的花,真是那个干瘪老头养的话,那这个老头子简直太可怕了,细想起来后背都冒凉风,正常人谁能养那东西啊,这老头子真变态。

  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也许真是那老头养的也说不定,而且那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食人花,它可比食人花恐怖多了。”焦八的脸色,阴沉的吓人,我很少见到他这幅面孔。

  “那这花是什么东西?”我感觉我们又要惹大麻烦了,这个鬼岛,处处都是危险啊。

  “常山说的对,其实那不是什么花,那是一种草,是古代一些法师专门养的一种非常邪恶的生灵,叫做摄魂草,它是用人类的灵魂来喂养的,是专门用来吸食人类灵魂的。”

  “一旦人被摄魂草攻击,人是不会死的,但是会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,就跟行尸走肉一般。”焦八冷着脸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  我听完后有点傻眼,这不光是震惊了,还有内心的恐慌,摄魂草?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邪门的东西,我要不是认识焦八的话,可能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可怕的生灵存在呢。

  “老八,不是我怀疑你的话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我虽然心里很想承认他的话,可我还得把实情问清楚才行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我最早刚出道的时候,认识一个朋友,他养过这东西,我亲眼见到过,不过他养的只是没长成的摄魂草,对人是没危害的,起不到任何运用,完全是美化环境的。”

  我厌恶的瞪他一眼说,“滚蛋吧你,你他妈开国际玩笑呢吧?那鬼东西还能美化环境?看着都恶心。”

  焦八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,“你错了义哥,这没长成的摄魂草,要比罂粟花还漂亮,美丽极了,只是长成后,才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。”

  我把焦八说的话,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,基本上算是理解了,“可这种草是怎么来的?不会跟那个什么尸虫草一样,也是在死人身边生长的吧?”

  焦八摇头说,“当然不是,尸虫草和摄魂草是两种植物,一种是尸体旁边天然生长的,另一种虽然也是自然生长,但却需要人来喂养它,摄魂草是百年难遇的奇草,只有深山老林里才有,还得配合法师的能力才行,但凡是供养这种摄魂草的人,几乎都是不得好死的,我那个朋友,在最后就是死于以外,几乎是五马分尸了。”

  我听完以后,浑身一冷,半天都没敢吱声,焦八拍拍我胳膊说,“义哥,这个鬼岛,可能隐藏着你我都无法想象的事情,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,跟着走吧。”

  我木钠的点点头,可猛然间又想起另一个关键的事,“对了老八,我突然间想起来,大胡子手下的集体被杀,会不会跟我之前中的尸香散有关系?”

  焦八笑笑说,“你想的问题还真多,跳跃性思维啊,我很负责的告诉你,我也不知道,要真是你说的那样,就只能等抓到那两个黑衣人,才能解开这个谜了。”

  我叹口气,不再多说什么,现在我也没心思管其他的事情了,只想把我身上的这个诅咒给解决掉,现在这么一搞,我还不得不把这个荒岛翻个底儿朝天了。

  我非得找到那个设诅咒的人不可,不管他是谁,要真是那个干瘪老头的话,我也得找他算算账,这件事非同小可啊。

  “义哥,你放心,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掉身上的诅咒。”焦八看出我的心思了,可他并不知道,我还在担心一个更可怕的事情。

  焦八刚才说,现在整个荒岛都被诅咒了,那是不是就证明,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被诅咒了呢?

  我有点不敢想了,这些话本来想和焦八说,可一琢磨,还是不说的好,万一让其他人知道了,后果不可想象,就当是我一个人算了。

  这越往里面,路就越难走,坑洼不平的丛林路,走起来不光累脚,还累心,也不知道尽头在哪,一路上几乎没人说话,气氛有些沉闷,跟周围的环境差不多,很压抑,让人有一种烦躁的心态。

  我向前喊了一句,“谁知道还有多远能到山下啊。”

  “是啊,这路怎么这么远啊,小岛看着不大,可这走起来就不一样了。”珍妮擦了额头上的汗水,有些疲惫的说道。

  麦老这时停下脚步,扭头说,“应该快了,你们看,从这里能看到山峰,想必不远了。”

  李欣伸手一指说,“再穿过前面一片丛林,咱们就能到达山下了。”

  我走过去往前看了看,预计还得有一小段路程,“先穿过眼前的这片丛林再说吧。”

  馒头蹲在地上骂道,“他妈的,我看这长征两万五也没咱们累啊,我就没见过再比这更差的地方了。”

  常山一脸冷静的说,“这个地方不是累,而是处处透着危险,我们一路上得加倍小心,自然走起来很累了。”

  麦老招呼大家说,“行了,再坚持一下吧,很快就能到了。”

  大家伙咒骂一句,又爬起来继续前进,等我们穿过这片丛林,走到山下丛林的时候,我再次傻眼了,不,应该说我们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  一个个全都瞪大眼睛,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个诡异的丛林区,这不是一般的丛林区,整个丛林里全是长成的摄魂草,其他的树木根本看不到,这些摄魂草简直一望无际,密密麻麻的看的人脑皮都发麻。

  “我的天啊,怎么全是这种怪花?”麦老看着面前的丛林,脸色变的很严峻。

  “看来咱们要想过去,就必须得穿过这里才行。”常山在旁边冷静的说道。

  “麦老,咱们最好绕过去,这些花看着太诡异了。”珍妮声音有点微弱。

  “根本没法绕,要想去山上,就必须得经过这里,这是唯一的道路。”常山干脆利索,直接拍板。

  “难道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吗?”珍妮还是抱着幻想的希望。

  麦老慢慢的摇头说,“应该是没有了,这一片丛林太大了,只能想办法穿过去了,大家一路上小心点,只要不碰到这些怪花,我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。”

  “糟了,咱们这一下麻烦大了,整个丛林全是摄魂草,要想过去可费劲儿了,麦老说的容易,等进去以后他就知道了。”焦八很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。

  “那你有什么办法吗?咱们总不能冒这么大危险吧?”我又仔细看了看前面的环境,几乎是没有路可走的,这些摄魂草太密集了,一个个紧挨着,几乎连走路的空间都不给你。

  “你让我想一想,目前我还没有任何办法。”焦八看样子也很郁闷,这确实是个难题。

  这时候,李欣突然开口,“麦老,你有把握能安全的穿过这片丛林区吗?”

  “这个...这个到没有,你们也都看到了,这一片丛林区不是一般的树木,都是之前遇到的那种怪花,这花很危险的,对人是有攻击性的,谁也不敢保证绝对的安全。”麦老看着李欣说道,眼神很平淡。

  李欣冷笑一下说,“呵,没有把握,那咱们就不能冒然进去,这么一大片区域,一旦出事了,可能谁也活不了。”

  李欣的话很对,不出事儿怎么都行,可要是真出事儿了,那绝对就是大事儿,成为一具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,那还不如死了呢。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麦老向李欣问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,办法可以大家来想,但就这么冒然的进去,肯定不行,我还不想就这么死掉。”往常李欣很少反驳麦老的话,可这次她却直接推翻了麦老的决定。

  “好吧,既然这样,那大家就想个万全之策吧,我也希望咱们每个人都能安全的过去。”麦老看了看众人,显得有些疲倦,看来他这些日子,也一直很压抑啊。

  大个子第一个表态说,“俺想不到办法,还是你们做决定吧。”

  “就知道你想不出来,满脑袋的浆糊,谁也没指望过问你啊。”馒头在旁边讽刺了他一句。

  “嘿,你个死胖子,你啥意思么?找揍是不是?”大个子气的过去要就动手。

  “谁揍谁还不一定呢?怎么着?比划比划啊?”馒头也丝毫不示弱。

  麦老上前一把拉回馒头,大吼一声,“够了,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在这搞内杠,都不想活了是不是?眼前这么大的麻烦没办法解决,你们俩到好,还在这吵起来了,怎么?想打架?”麦老很少能动气,看来这次他是真怒了,眼睛瞪的都快冒火了。

  大个子支支吾吾的说,“是他先骂俺的。”

  馒头也低声说,“谁骂你了,你本来就是。”

  “都给我闭嘴,你们要是想打的话,我给你们机会,等穿过这片丛林后,你们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,谁把谁打死了我都不管,现在都给我老实点。”

  麦老再次大吼一声,看了看他俩,大个子和馒头俩人果然不敢吱声了,全都低个脑袋装死呢,麦老总是有一种压倒性的霸气,任谁都很难敢反驳他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