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麦老和常山,还有顺子在最前面,当麦老发现我们停下的时候,他义无反顾的也跟着停了下来,“忠义,后面出什么事儿了?怎么都停下了?快走啊。”麦老大声的嘶吼着,目前的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。

  我甚至连回话的时间都没有,我眼瞅着那怪蛇就要发动攻击了,一旦那怪蛇从嘴里吐出那黑色的液体,只要是沾上了,那李欣他们几个就都得死这,甚至连尸体都剩不下。

  我快速的用树枝引开前面的摄魂草,接着用力一把将珍妮给扔了过去,珍妮扭头看我一眼,她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神情。

  我冲她点点头,又向麦老大吼一声,“你们快走,我去救其他人。”

  生死关头,容不得我再考虑什么了,既然我都已经被这里的亡灵给诅咒了,那我还怕什么呢,也许活着更遭,也就不差多活这一时半刻了。

  这一切顶多几秒钟的功夫,我来不及等麦老回话,转身就冲了回去,李欣他们已经被困住了,焦八几乎是欲哭无泪的喊着,“义哥,快救我啊。”

  可李欣嘴里却喊着,“忠义你们快走,别管我们了。”

  我不能再丢下任何人了,绝对不能,我快速的出手,赶忙用最后一根树枝引开前面摄魂草的攻击,我一个箭步冲上前,奔跑的过程中,我快速的拔出潜水刀。

  李欣他们离我很近,我看准她面前的几条怪蛇,身体向前一扑,当我快落地的时候,我猛的挥起拿刀的右手,一个横扫过去,我直接砍断了几条怪蛇的脑袋。

  可我这一动不要紧,这些该死的怪蛇全转身向我爬了过来,这一刻我连转身的时间都没有,就跟乌龟一样倒着身体快速的向后爬,同时嘴里大喊一句,“李欣你们快跑。”

  李欣当时居然愣住了,要不是焦八突然间窜到前面拉起她就跑,她还傻站着不动呢,焦八这一动,馒头和大个子他们赶忙也跟了上去,他们暂时算是脱离了危险,距离冲出这片丛林,已经是近在咫尺了。

  不过我就倒霉了,差点变成前后夹击,要不是因为趴在地上,有好几次我都险些被摄魂草给击中,这些摄魂草在攻击我的时候,总会撞在一起,我就是趁着这个时候才脱离危险的,完全属于侥幸了。

  我现在都挺佩服我自己的,我倒着爬的速度原来能这么快,这群怪蛇发疯一样的追着我,它们嘴里喷出的毒素,好几次险些喷到我脸上。

  他妈的,再这么僵持下去,我非死这不可,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抉择中,我急中生智,忽然间想到我身上还有四颗手雷呢,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。

  我要用手雷炸死这群鬼东西,这想法是好的,可目前我根本就腾不出时间,一旦我停下来,它们很可能就追上来了。

  现在这个时候,谁也救不了我了,我只能听到麦老他们焦急的大喊,“忠义,快跑,快跑啊。”

  可我已无路可逃了,最后我把心一横,决定来个鱼死网破,我要跟这群怪蛇同归于尽,随性被它们给弄死,倒不如就来个痛快的。

  想到这里后,我立马就停了下来,把手雷拿出来后,我冷冷的笑着,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,我不再惧怕任何事情,生死只是一瞬间。

  怪蛇很快就追过来了,我把手放在手雷的拉环上,慢慢的闭上眼睛,等待死亡的来临,正当我刚要拉响手雷的时候。

  突然,四周传来一种很奇怪的声音,那声音就好像笛子一样,‘呜呜’的响彻在整个小岛上,我赶忙睁开眼睛,当这奇怪的声音响起后,这群怪蛇就好像见鬼了一样,全都快速的专到地下去了,很快就消失在我眼前了。

  而我四周摄魂草的花瓣,也正在一点一点的合并,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花骨朵的样子,这‘呜呜’的声音依旧持续着,很平稳,没有任何的起伏,就一直在那响个不停。

  我听不出这声音来自哪个方向,它仿佛就在我耳边一样,我慢慢的爬了起来,这才看到,原来整个丛林里的摄魂草,全都关闭了花瓣。

  等我站起身来后,它们也不再攻击我,就好像睡着了一样,这一切显得太不可思议了,我有点呆住了,这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这突然之间哪里来的声音呢?并且这声音好像有魔力一样,能控制住这群邪恶的东西,我站在原地来回的转身,有点不知所措了一样。

  这声音绝对不是什么意外,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,就在我快死的时候,它突出现,这应该是人为的,到底会是谁呢?难道会是那个干瘪的老头不成?

  除此之外,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了,在这个岛上我也没见过其他人,可如果真是他的话,他为什么要救我?我有点想不明白了,他不是应该想杀掉我们才对吗?

  “忠义,你还愣着干嘛,快过来啊。”麦老的一声大吼,才让我回过神来。

  我赶忙快步飞奔出这片丛林,可等我刚冲出这片丛林后,那‘呜呜’的声音就停止了,接着那些摄魂草,又慢慢的打开了花瓣,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,而那些黑蛇,也从地下慢慢的爬了出来。

  “忠义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麦老上前两手抓住我的肩膀,一脸担忧的问道。

  “义哥,没事吧?你可吓死我了。”焦八也上前说道,脸色变的煞白。

  除了珍妮和李欣以外,顺子和其他人也围了过来,大家伙都反复问我怎么样,有没有事儿,我知道他们都是在担心我,可我也知道,要是没有刚才那奇怪的声音,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去,谁也救不了我。

  不是说他们不仗义,而是根本就没办法,那种环境下,冲进来也是个死,我能活着走出这魔鬼般的丛林,不能用命大来形容了,简直可以说是贵人相救啊。

  对于他们的问话,我并没有回答,不是我不想回答,而是我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,缓过来这个劲儿。

  我脑海里一直在琢磨刚才的事情,这个声音,到底是谁发出的?我只是猜测会是那个干瘪的老头,可却没有任何的依据,不管怎么说,我起码是捡了一条命,甚至可以说,我欠这个人一条命。

  还有一点,那就是后怕,真后怕,细想起来冷汗都直流,要是那奇怪的声音再晚一点的话,我就真拉响手雷了,到那时候我真就成了一粒尘埃了,说不怕死,那纯属是扯蛋的话。

  “义哥,你到是说话啊义哥?怎么了这是?”焦八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,又左右看了看其他人。

  “忠义你没事吧?你到是说句话啊?”麦老拍拍我胳膊,看着我问道。

  我看他一眼,还是没有说话,大个子在旁边突然来了一句,“哎呀完了,这哥们不是被吓傻了吧?搞不好脑残了。”

  “别瞎说话,义哥他没事的。”顺子瞄了他一眼说道。

  “嘿,你还别不信,你看他,都呆成啥样了,八成是脑袋被吓坏了,这下完了,真脑残喽。”大个子说着话,还用手在我脸上拍了拍。

 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骂道,“去你大爷的,你他妈才脑残了呢。”

  大个子哈哈笑着说,“耶呵?你没脑残啊,看来还真没事儿。”

  “忠义啊,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你说你楞了老半天了,也不说吱一声,害得我们能不为你着急吗。”麦老脸色终于恢复了过来。

  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?那声音是哪来的?”我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,疑惑的看着大家伙问道。

  麦老轻轻的摇头说,“不知道,这声音是挺奇怪的,也听不出来在哪个方向。”

  “是啊,都给我吓一跳,就跟那野人部落一样,吹的‘呜呜’响,我还以为是要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呢,没想到居然把义哥给救了,这真是万幸啊。”顺子看着我,一脸笑容的说道。

  “我现在只想知道,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来的,是谁发出来的。”我再一次看着大伙问道,这件事情,我必须得给他搞清楚。

  “这个谁能知道啊,会不会是小岛上自然发出的声音?”馒头随口来了一句。

  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我立马否定了他的说法。

  常山这时在旁边说,“这声音哪来的我不知道,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这声音绝对是可以控制这些东西的,你们也都看到了,声音一响,这些怪花全都合上了,反之一停,就又打开了,依我看啊,人为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  “常山大哥说的有道理,这个应该是人为的,很明显这是用某种东西吹出来的声音,不过这个人是谁,我暂时还想不到。”焦八紧着眉头,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  “可能是那个神秘的干瘪老头,没错,应该是他,我只是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救我,这一路,他好像一直跟随在我们左右,他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呢?我得查清楚这个老头的来历才行。”

  这个老头救我,应该是有某种原因的,我必须得查清楚才行,这个小岛,真就像焦八说的那样,背后隐藏的秘密,不是我可以想象的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