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忠义,你总说的那个神秘老头,他到底在哪啊?我怎么一次也没见到过啊。”珍妮看着我问道,她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,我说不上来是哪种眼神,跟之前一样,就是很复杂。

  “我到现在也没见过呢。”馒头和大个子几乎是一口同声,两人话说完互看一眼,又谁也不尿谁了。

  “你们想见的时候是见不到的,等你们不想见了,他可能自然就出来了。”焦八很无聊的调侃了一句。

  我看着麦老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,“这个小岛,应该就是咱们要找的下一站。”

  “哦?是因为那群黑色的怪蛇吗?”麦老可真是高人啊,直接就猜到了我的心思。

  “恩,那黑蛇跟之前沉船禁地里的黑蛇是一模一样的,难道这还不够说明一切吗?”我很相信,这个神秘的荒岛,绝对是下一站的目的地。

  “我认为义哥说的在理,那黑蛇不是普通生物,不可能这么凑巧的。”焦八也赞同我的说法。

  麦老沉思几秒钟后说,“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但还不能说死,只能靠咱们自己来查了。”

  “恩,是该好好查看查看了。”

  李欣一直没有说话,我扭头看她一眼,她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我看,我冲她笑笑,“怎么样?你没事吧?刚才真的好悬啊。”

  她轻轻的摇摇头,还是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用一种很特殊的目光看着我,“怎么了?难道你也被吓傻了?”我走过去,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  李欣也毫不客气,她一把打掉我的手,脸色又恢复到之前的冰冷样子说,“我没事,刚才....谢谢你了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,咱们不是一个团队吗。”我微笑着说道,这个女人,近看更美丽,虽然这段日子风吹露宿的,可美貌依然不变,还是那么冷艳迷人。

  麦老这会儿招呼大家说,“好了好了,暂时都别议论这些事儿了,不管是谁吹响的声音,总之是暂时帮了忠义,也帮了咱们一把,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用意,他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,还不好说,现在他救了你,不见得就是真帮你,咱们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  “恩,我明白麦老,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,那个神秘的老头,依然还是敌人。”我把潜水刀收好,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我浑身都已经湿透了,这滋味很难受。

  “明白最好,咱们所处的地方,万分危险,你们说的那个老头,他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,绝对不是普通人,你们也都看到了,这荒山孤岛的,除了这些奇形怪状的恐怖生物之外,就是那水下的鬼影了,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。”麦老好像有点暴躁,他平时很少会这么多话的。

  “要我说啊,按照忠义这么一说,我感觉啊,那老头根本就不是人,搞不好是鬼呢。”大个子直接又来了这么一句,这哥们每次都是,遇到点理解不了的事儿,就往鬼怪那方面想。

  “胡扯,哪里有什么鬼。”李欣冷哼一句,一点面子没给大个子。

  麦老看了看天说,“行了,时间不早了,前面就是山下了,这些事情先放一放,等上了山以后再说吧,问题早晚都会解决的。”

  “恩,先走吧。”我们正打算上山的时候,珍妮走过来跟我说,“忠义,刚才的事情....”

  “好了,不用说谢谢了,我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。”我冲她笑笑说。

  珍妮脸有点红的说,“讨厌,你怎么知道我要跟你说谢谢。”

  “因为你对我,几乎就没别的话了,除了谢谢,还是谢谢。”我挑眉看她一眼,这妞,除了会跟我说谢谢,就没别的话了,我要是刚才真死了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为我掉一滴眼泪。

  “等咱们离开这里后,我再跟你说别的话吧。”珍妮看我一眼,转身就走了。

  焦八这时在我耳边贼兮兮的说,“义哥,我看你有戏啊,这珍妮好像对你有点意思。”

  “有没有又能怎样?生死还不一定呢,哪有功夫琢磨这个事儿。”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那李欣呢?我刚才可全都看见了,她看你的眼神都变了,你这次救了她,想必能改变她之前对你的看法了。”

  这个孙子,干别的不行,观察这个到挺行的,我瞪他一眼,又伸手推了他一把,“行了行了,你赶紧滚蛋吧。”

  就在我们刚动身的时候,我的余光忽然注意到,在我右手边的不远处,似乎有个人影,我慢慢的扭过头去,果然,又是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,这次他是躲在一颗摄魂草的后面,仅露出半个身子,注视着我们这边。

  那摄魂草居然不会攻击他,看来刚才那‘呜呜’的怪声,应该就是他吹响的了,我总有一种感觉,他好像是要提示我什么,可是又说不出来,他跟着我,一定是有他的目地的。

  我盯着他看了几秒钟后,就起身离开了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,目前我也不清楚,既然他愿意跟着咱们,那就让他跟着好了,

  我们一行人穿过那片摄魂草的区域,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后,终于是走出了整个丛林,当我们走出丛林后,海风再次吹在身上,又是一阵阵的阴冷。

  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,嘴里嘟囔一句,“真他妈冷啊,风怎么这么大。”在丛林里的时候还没感觉到,可这一走出来,明显就是两个温度,正常来说,应该是丛林阴凉,外面热,可这鬼地方正好和别的丛林相反。

  “是啊,不光风大,你们看,好像又要变天了。”麦老抬头看着天,脸色变得很差。

  我抬头看了看,天已经黑了下来,之前还只是昏暗,现在就是彻底的黑暗无边了,整个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,可这乌云倒是越来越多了,放佛就在我们头顶上一样,让人看着心里发闷,有一种紧张感。

  耳边时不时传来轻微的雷声,震荡着整个小岛,“看来要又要下雨了,这个鬼岛,除了阴天就是下雨。”我郁闷的咒骂了一句。

  “我的天啊,总算是走出来了。”焦八大喘一口气,显得有些疲惫。

  “大家伙都提高警惕,等爬上了前面的山坡,咱们就算是到山下了。”麦老打开手电,在四周看了看,除了一些树木,并没有其他的。

  在山峰的脚下有一个山坡,这山坡并不高,但看这样子面积估计能挺大,只是不知道路好不好走,可千万别再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。

  我抬头又看了一眼前面的几座山峰,这距离一拉近后,视觉观明显就不一样了,带给我的冲击力也不同,不知道为什么,它让我有点胆怯了,整个山峰,透着一股死亡的平静气息,这种感觉跟之前的两艘沉船很接近。

  我们面前一共有三座山峰,虽然天色很黑,可这山峰倒是看得还算清楚,中间有一座最高的,旁边的两座山峰就要显得低不少。

  原本这山峰应该是很雄伟,很壮观的才对,可在这种环境下再一看,完全已经变味了,变得很阴森,很恐怖,就好像传说中的吸血鬼城堡一样,周围都笼罩着一层神秘而又诡异的色彩。

  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一种很特殊的味道,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味,但是很难闻,几乎让人都受不了,可其他人好像并没有闻到,也许是我太敏感了,可能是错觉。

  而当海风吹过的时候,那山峰就会有如幽灵一般发出嚎叫,这真像是在一处鬼域,黑暗的笼罩,搞的人心里都直发慌。

  “大家都别愣着了,走吧,上去就是山下了。”麦老招呼大家赶紧出发。

  焦八这时突然说,“我又饿了,你们谁有吃的啊?”

  “你怎么跟饿死鬼一样?成天喊饿?”这焦八,打从上岛开始就不停的喊饿。

  “拜托义哥,我们已经快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,难道你就不饿吗?”焦八理直气壮的说着。

  其实我他娘也早就饿了,只不过这一路险中求生,都饿过劲儿了。“我不饿,饿也没用啊,哪有什么吃的啊。”我只能这么说了,这肚里没食,浑身都冷啊。

  “是啊,早就都饿了,可也没吃的啊。”馒头又来了,他和焦八一样,一直都在喊饿。

  “麦老,想点办法吧,在这么下去都没有力气走路了。”焦八直接蹲在了地上,显得有气无力的。

  珍妮看麦老一眼说,“麦老,是得想个办法了,我看大家都没力气了。”珍妮脸色也挺差,这一路折腾够呛,再没吃东西,谁也受不了。

  麦老一脸为难的说,“我也知道,我不也一样饿着呢吗,可这荒岛上哪有东西可吃啊。”

  顺子不知道从哪变出来几个娃娃果实,捧在手里说,“吃的肯定没有了,现在只有这个了。”

  焦八一把抢过来一个,“哎呦嘿,有这东西也行啊,起码不至于饿死啊。”他说着话,用刀割开一个,仰脖就给喝光了。其他的几个,大家伙一人分点,暂时不至于饿的发虚。

  我喝了几口,就给顺子了,“你在哪搞的?记得咱们备用的不都喝光了吗?这可真是救命了。”

  顺子憨笑着说,“那天晚上我偷偷又藏了几个,就是准备应急用的。”

  我拍拍他胳膊说,“聪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