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们一路走进坟地的中间,距离之前的山坡小道已经很远了,风似乎小了一点,可头顶上的乌云却越来越多了,笼罩着整个小岛,时不时的会传来几声轻微的雷响,但却始终不见闪电和下雨。

  当我们走到一定深度后,就不敢再往里深入了,这周围都明显黑暗了不少,仿佛跟之前就是两个空间一般,相差太大了。

  麦老赶紧停下脚步,提醒我们千万不要分开,更不要擅自行动,他用手电又在四周照了照说,“看来这里除了坟地之外,就没有其他东西了,里面太黑了,咱们就别进去了,这片坟场,到底是怎么来的呢?”

  “从这片坟地就可以看得出来,以前这里绝对不是什么荒岛,应该是有人生存过的地方,并且还是长久的生存,要是短期在这里路过的话,绝对不会死这么多人的,更不会有这么多墓碑,直接挖个坑就完了。”

  “现在之所以变得如此荒凉恐怖,我认为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中途发生了什么大事,才导致生活在这里的人全部都死掉了,再一种就是,这小岛的生活之源没有了,也导致他们集体灭亡了。”常山又一次说出了事情重点,他分析的非常有道理,但还是欠缺一些关键性的问题。

  其实我也认为是这样,有坟地,就证明肯定是曾经有人在这里生存过,既然有人生存,那么之前的这个小岛,应该是风景秀丽,青山绿水才对。

  就算不是风景秀丽,但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死样子,给人一看就是无人荒废的鬼岛,并且还存在着这么多致命的生物,想必这些都是后来发生的变化。

  “常山大哥的话我赞同,但我更相信第一点,这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,你们看,如果想生存的话,可以完全靠打鱼为生,自古以来,这水源就可以靠雨水,还不至于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都给饿死吧?所以我认为最大的可能,就是中途发生了什么大事了,可到底发生过什么?这个才是关键。”焦八说话的语气很严峻,虽然天黑,可我还是看到他脸色不太对。

  “什么人能在这个岛上生活呢?我真的是想不出来,可这么多坟包又无法解释,”珍妮轻轻的摇头,显得很无力。

  “这里的环境,应该是后来发生改变的,想必之前绝对不是这样。”李欣看看四周,开口说道。

  我沉思片刻后说,“我猜想....这里之前应该有很多人生活过,并且还在这个岛上传宗接代,起码得生活过几代,甚至十几代人了,按照现在的环境来推断,他们死的时间应该很长了。”

  “如果说是短期内几年或者几十年的话,这个小岛绝对不会变成这样,起码能看出来是有人生存过,可这个鬼地方处处都透着危险,怪虫怪花的一堆一堆,如果不是看到了这片墓地,谁又能想到这个荒岛上之前会有人生存过呢?而且这坟包上的墓碑,都破损严重,字迹也都不清楚,这都证明着时间不短。”

  “忠义说的没错,这个荒岛,看样子起码得荒废了百年以上,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有一点人类生存过的迹象,真是奇怪了,到底会是什么人生存在这个岛上呢?又是什么让他们集体都灭亡了呢?”常山一字一句的说道,表情依旧很沉稳。

  “战争,只有战争,才能让人大批的死亡,可能是内部之间的矛盾,也可能是有外来者的入侵。”我看着常山说道,也只有战争,才能带来这灭绝性的杀伤力。

  “还有疾病,致命的疾病也会让所有人都死去的。”珍妮又补充了一句,不过她说的也对,传染性的致命疾病,如果在这荒岛上发生的话,也有可能会照成集体灭亡的。

  “疾病的可能性不大,就算有大批量的死亡,应该也会控制住的,我认为忠义说的战争很有可能,八成是因为打仗,才被彻底消灭了。”李欣说着话,还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现在不管是内部矛盾,还是外部战争所引起的,咱们现在需要知道的是,埋葬在这里的人,到底是属于那个年代的,这个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焦八说出了事情的关键,没错,要想了解这个荒岛的真相,首先就得弄清楚埋葬在这里的人。

  “麦老,你认为呢?”这老家伙不知道在想什么呢?刚才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麦老回过神来,“我在想,是谁把他们埋葬在这里的呢?”

  对啊,这个也很关键,这些个坟包,不可能是死人自己挖的吧?这个又是谁干的呢?总得有人埋葬他们才行啊,如果是一场厮杀的战争,这里应该只是一片尸骨,不应该有坟包,更不可能有墓碑的?他妈的,这事情怎么这么复杂呢。

  “义哥,有没有可能....是那个神秘的老头呢,如果说整个小岛上的人都死了的话,那他为什么还活着呢?”顺子看我一眼问道。

  “顺子你别看我,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,那老头是谁我都不知道。”我也想知道,为什么岛上所有的人都死了,可那个干瘪的老头子还活着。

  “那个神秘的老头很关键,在这个荒岛上,应该除了他之外,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,他很有可能是守墓人,防止有外人再等上这个小岛,这么一推算的话,我们之前所遇到的危险,很可能也都是拜他所赐。”常山又一次说出了关键事情,那个老头,搞不好真就是个守墓人。

  可我仔细一琢磨,如果这个小岛真被荒废了百年,那...那个老头的实际年龄得有多大啊?我的天啊,我有点不敢想了,他总不可能一下生就会守墓吧?

  “那个神秘的老头到底是干什么的?是挖坑的,还是守墓的啊?”我左右看看问道。

  “很有可能...两者都是。”

  焦八的话刚说完,就听大个子突然喊道,“喂麦老,你们来看看这个。”

  大个子正在一个坟包前看着墓碑,“怎么了?发现什么了?”我们一行人走了过去,我蹲下去问道。

  “你看这墓碑上的字,好像能看清楚啊。”大个子用手指了指。

  “是吗?你起开,我来看看。”焦八把大个子推开,他蹲下来用手电仔细看了看,在这块墓碑的最上面,确实有一个字能看清楚,但仅仅也只有一个字,这是一个明字。

  “明?什么意思啊?”我扭头看了焦八一眼。

  焦八盯着墓碑看看,用手仔细的在墓碑上摸着,“除了这个字以外,其他的字都已经不清楚了,这个明字,代表着什么呢?”

  “会不会是代表明朝的意思?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说,这里绝对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地方了。

  “明朝?恩,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这个明字在墓碑的最上端,很明显是第一个字,那么由此可以往下推断的话,这个可能性很大,也许真是代表明朝的意思。”焦八慢慢的点头说道。

  “没错,这里面埋葬的人,最有可能就是明朝人。”常山在我后面说道。

  “我也这么认为,如果他们真是明朝的人的话,这就可以解释那个海底洞穴的来历了,证明它就是一个通道,咱们现在所处的这个荒岛,就是咱们要找的下一站。”焦八说着话,慢慢的站了起来,扭头看了一眼麦老。

  “不能吧?这明朝人为什么会在这个岛上生活,这...这有点太不符合实际了。”麦老皱着眉头,还是有点不相信这个事情。

  “我到认为焦八和常山说的话很有道理,虽然这一个明字代表不了什么,但从墓碑上的字迹来看,是明朝人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  “按理说,明朝距离现在几百年了,这些墓碑经过百年的风吹雨淋,应该早就吹没了,但如果要是有人打理的话,应该还是可以留下的,比如那个神秘的老头,这一大片坟场,可能都是他打理的。”李欣关键时刻说了一句。

  我仔细琢磨着,可如果真是明朝人的话,那个神秘的老头又是什么年代的人呢?他如果不是明朝人的话,那他为什么要看守着这里,这一点有些说不过去了,从那老头的种种迹象表明,他不像是被迫或者意外逃生到这里的。

  可如果他真是明朝人的话,那他又是什么?一个普通的人,怎么可以活几百年,这他妈简直有点太扯了,两种推论,显然理由都不够完善。

  “你们能确定这里埋葬的就是明朝人吗?”我站起身来,看了一眼其他人问道。

  “这个谁敢确定啊,这只是咱们的猜测而已,但八成应该是这样,我始终认为,咱们能登上这个岛,不是意外,更不是巧合,这都是事情的进展。”常山虽然说的不果断,但也代表了他的意思。

  “我跟常山想的一样,从上这个岛开始,发生的事情都很难解释,按理说真是意外的话,没理由一个荒岛会有这么多的麻烦,就光这一大片的坟包,就足够说明了很多事情。”焦八下巴,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  “现在必须得确定才行,光推断是不够的,还有,如果这里埋葬的真是明朝人的话,那个神秘的老头又该怎么解释呢,难道说他也是明朝人吗?人可能活这么久吗?”我把我之前想的问题,说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