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俺想到了,这个老头是肯定个冤魂,所以才在这守灵的。”大个子又很白痴的来了一句。

  “滚蛋吧,如果真有冤魂的话,那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了,应该是这整个坟场的人才对。”我白了大个子一眼,他竟说没用的废话。

  “如果他不是鬼的话,那你怎么解释?是活人?那他是哪个年代的啊?总不会是现代人闲着没事在这帮他们守墓玩吧?”大个子冷眼看着我,又辩解了一句。

  不过他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那个该死的老头子,到底是哪的人呢?只要弄明白了他,这些事情我想都能解开,我看了焦八一眼,焦八递给我一个特殊的眼神,就是这个眼神,让我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  就是刚上这个岛的时候,焦八曾经跟我说过一样东西,千年参,就是那个人吃了可以长生不死的东西。

  如果这个岛上真有这种神奇的东西,那么这个神秘的老头,真得好好查查了,他万一要真是明朝的人的话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,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理解范围。

  还有那个娃娃果实,记得他也跟我说过,这个很可能是未长成的千年参,那么这长成的千年参又在哪呢?

  我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那几座山峰,猛然间想到,也许...也许答案会在那里,那个老头不是一直都呆在山峰上吗,他可能就生活在那里,也许那所谓千年参,就在这几座山峰上。

  “不管他是什么,总之他不可能是鬼,你就别再往这上面瞎琢磨了。”我没有说出我的想法,咱们这群人里,肯定有人知道这幕后的一切。

  尤其是那两个黑衣人,我突然间想到,会不会这一切,都是这两个黑衣人故意做的扣呢?他们的打斗是假的,目地就是扰乱我的思维呢?

  毕竟这两个黑衣人的面孔,我哪个都没见过,万一他俩要是联手的话,那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,有点乱,确实有点乱,这件事情越分析越头痛,不过现在有一点可以断定,这个小岛,基本上就是咱们要找的下一站了。

  “暂时先不管那个该死的老头,咱们得弄清楚埋葬在这里的人到底是哪个年代的,也好来确定,这里到底是不是下一站。”焦八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  “很简单啊,把坟挖开,看看里面的人不就知道了吗。”李欣一语道破天机,只要打开坟墓,基本上就能查清楚了。

  “这个....挖开坟墓到是可以的,但要是里面腐烂的太严重,可能只剩下一具骸骨了,还是什么都没有,而且,咱们也没有挖坟的工具啊。”麦老说出了自己的顾虑。

  “那不然还能怎么办?也只能试试了。”李欣再次强调,目前确实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。

  常山看了李欣一眼,语气缓慢的说,“只要里面有物品,焦八应该是可以分辨的,只是咱们手里也没个工具,我看这挖坟....”

  还没等常山的话说完呢,我就先说了,“去他妈的吧,咱们挖吧,没有工具就用手,我就不信挖不开它了。”

  “胡扯,用手挖你得挖到什么时候啊,这下面的棺木几米深,还没等你挖到呢,你就得累死了。”麦老瞪了我一眼,低声吼了一句。

  不过他说的很对,我刚才也是太着急了,这用手挖根本就不可能挖开,还没等挖到一半呢,这双手就得报废了。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啊?不挖开的话,咱们怎么看这些人是哪的?”我又把问题给推了回去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咱们没有铁锹和镐,根本挖不开这坟,这土密度很大,蛮干是肯定不行的。”麦老伸手抓了一把坟土,看着众人说道。

  顺子拍拍我说,“义哥,要不…要不咱们就别挖了,直接上山顶得了。”

  “不行,必须得挖开它,要想把事情弄清楚,就得这么做。”还没等我说话呢,李欣直接冰冷的给顺子否决了。

  焦八再次蹲在来,也用手抓起一把坟土,接着用手电再四周看了一圈后,好似自言自语的说,“这坟土有被雨水冲下来的痕迹,按照这个分析,这个小岛应该经常下雨。”

  他又抬头看了看天说,“现在也快要下了,在一个经常下雨的地方,坟包很容易被冲开,如果当时地下挖的坑不深的话,那我们还是有机会可以打开的。”

  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,焦八说的对,也许这附近就有被冲开的坟包,咱们再找找看。”常山显得很激动,好像胜利就在眼前了一样。

  可顺子突然说,“这片坟地这么大,根本就找不过来啊,时间上我们都耗不起。”珍妮和其他人也同意顺子的说法,大个子也说不挖了,要求直接上山。

  我看了一眼前面的最深处用,手一指说,“就去那里面,我相信肯定能找到被冲开的坟包。”

  “忠义,你敢肯定吗?”麦老厉声问我一句。

  “不敢肯定,直觉而已。”我实话实说,麦老的洞察力太强,不可能骗过他。

  “不敢肯定还是别冒险的好,那里面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咱们可就出不来了,要我看,还是抓紧时间上山的好,这马上就要下雨了,到时候上山可就难了。”麦老一把按住我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“是啊义哥,你就听麦老吧,趁着雨还没下,咱们现在抓紧时间上山,也许还能找到解开小岛的秘密。”顺子也一脸的哀求样,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我偷偷的看了焦八一眼,来询问他的意见,焦八眼色暗淡,只是轻轻的向我摇了摇头。

  我把心一横说,“那好,既然你们不想去的话,那我自己去看看,出了什么事儿,大不了我自己担着就是了,麦老,你把手电给我。”

  麦老脸色一变,“你真要去?”

  “恩,你担心其他人的安全也是对的,我来打头就是了。”我伸出手,意思让他把手电给我。

  “义哥,你就....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,不用再废话了。”顺子刚开口,就被我厉声给打断了。

  “算了,还是我跟你去吧。”麦老最后还是同意了。

  我笑了一下说,“不用了麦老,我一个人没问题的,你就在这照顾其他人吧,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,一个小时后,要是我还没回来,你们就直接上山,不用等我了。”

  珍妮突然说,“忠义,还是听麦老的吧,那里面太危险了。”

  我没理她的话,反而是看了李欣一眼,黑暗中,我看不清楚她的眼神,可我总感觉她也在注视着我,她一直没说话,也不知道心里再想什么。

  要是我真遇难了,李欣她会为我难过吗,还是说她会很高兴的大笑一场呢?在这个充满阴气的坟地里,我居然还有心瞎琢磨,这真是自娱自乐啊。

  麦老盯着我看了一会,随后就把手电放到了我手里,“好吧,既然你执意要去,那我也不拦你,一切注意安全,咱们在这等你,发现了什么,尽快通知我。”

  我点点头,转身就往里面走去,可刚走没几步的时候,焦八就在身后喊我一声,“义哥,你等一下。”

  我停下脚步,转头看到他跟常山两人快步的跑了过来,“义哥,我跟你去,咱们兄弟一路。”焦八冲我咧嘴笑笑。

  “也算我一个,一起吧。”常山拍拍我胳膊,脸上也带着笑容。

  我头一甩,“那还愣着干嘛,走吧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,手拿木枪,往坟场的最深处走去,大概十分钟左右,我再次转身的时候,就已经看不到麦老他们了,除了漆黑的山脉之外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  “还走吗义哥?”焦八问了我一句。

  “再往里走走。”我们又走了一会儿,我这才停下脚步说,“就这里吧,咱们分散开,你们两个人一起,要遇到麻烦了就大声喊,焦八,你照顾好常山大哥。”常山没有手电,所以必须得跟着一个人。

  “恩,你也是义哥,小心点。”焦八话说完,跟常山两人往右边走了过去。

  而我则是独自往左边走去,这里面实在是太黑了,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在发生着变化,除了手电光以外,我周围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我小心的往前走着,仔细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个坟包,尽量做到不落下一个,这坟包与坟包之间的距离很近,所以只要有一个坟包的周围有空场,那就证明是有被雨水冲垮的坟包。

  我又走了一小段路程了,可还是没有看到有被雨水冲开的坟包,我已经远离麦老他们了,也不知道焦八和常山那边怎么样了。

  自从走进这坟地的深处以后,我总感觉身边有人在跟着我,可每次一转身的时候,又什么都有,我怕又是那个该死的老头,那老家伙神出鬼没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现。

  说实话,即便我胆子再大,可独自一个人走在这么大一片坟地里时,我还是有点心虚,紧张感始终没有消掉,这是我手里还有把手电,要不然更受不了了,在这个充满了死亡的地方,是最让人胆战心惊的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