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几位朋友,别搭理那个小肚鸡肠,愿意骂就让他骂去。

  要是骂我,能给他涨工资,能让他变聪明,能让他有粉丝,能让他感觉自己很厉害的话,那小肚鸡肠先生你就可劲骂吧。
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咱们更新咱们的,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吧,有些地方做的不到位,还请谅解了,第一次写惊悚悬疑,也是构思了好久。

  能不能写好,有多大水平,全在书里了,但所有谜团,都会解开。
  “编号?不是...这哪有墓碑用编号的啊,这个...实在有点理解不了。”我真是纳闷了,就算是明朝人,他们死后也不可能用编号啊,这不是开玩笑一样吗。

  焦八笑了笑说,“义哥,之前你不是说过吗,可能是因为一场战场,这里的人才全部死亡的,对吧?”

  “对啊,怎么了?跟这有什么关系?”我有点没明白他的话。

  “其实,要不是你的提醒,我也想不起来,如果埋葬在这里的人,是因为战争厮杀所死亡的话,那么这墓碑下面的数字,百分之百是编号...”

  “我明白了,大批量的死亡,已经记不住名字了,所以只能按照数字来给与编号了,而最大的可能,就是那个神秘的老头,可能是由于时间的紧迫,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比较混乱,按照埋葬的先后,直接编号入土就完事了,所以这才把人名给换成了繁体字的数字。”没等焦八的话说完,常山果断的回答了出来。

  “没错,常山大哥说的很对,应该就是这样,这里的坟包,无论是墓碑,还是相互之间的距离,都显得太仓促了,一个紧挨着一个,也不分什么辈分了,所以我才这么推断的。”焦八的语气很沉稳,看来有十足的把握啊。

  “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有点道理啊。”焦八的分析,比较合理,只是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。

  “那就只能等打开一个棺木来验证了。”

  焦八的话说完,他站起身来,顺着之前我踩塌陷的地方,他来回的用脚猛跺,接着又是‘哗啦’一声,周围的泥土又塌陷了进去,焦八继续沿着边缘用力的狠跺,没多久,这一圈的泥土都塌陷了进去,只凸显出中间的地方。

  “这样就差不多了,在把中间的挖开,基本上就能看到棺材了。”焦八停下脚,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汗水。

  “那我先来试试。”常山跨步越过塌陷的地方,拔出尖刀,连刀带手的就这么猛挖。

  “这...这能行吗老八?这么挖不得累死咱们啊?”常山挖了有一会儿了,可还是没什么明显,只有一个小坑,要是棺材下葬的比较深,那非得累死咱们不可。

  “没事儿的忠义,这泥土很松,不用多大力气就能挖开,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我估计就差不多了。”常山边挖边说,双手的速度很快,一看就是很专业啊。

  “上吧义哥,三个人一起还能快点。”焦八话说完,也过去挖坟去了。

  我也不能光站在旁边干看着啊,我拔出潜水刀,正打算过去的时候,突然之间,天空中电闪雷鸣,那闪电打的一个接着一个,巨大的雷声震的整个小岛都开始摇晃了,就好像雷神愤怒了一般。

  “我靠,要下雨了,咱们快撤吧。”我大喊了一句,这鬼天气真是说下就下啊。

  焦八抬头看了看说,“先别动义哥,有点不对劲啊,你看这闪电。”

  焦八这一说,我才注意到,这闪电就在我们四周来回的乱劈,一道道的电光就像金蛇一样在黑云中乱窜,这电光火石的瞬间,让人都不看直视。

  整个天空中,无数道闪电一同下划,几乎包围了整个小岛,这场面极其壮观,而最要命的是,这些闪电大部分全都劈在了这片坟场上。

  而那‘哄哄’的巨大雷声听着能都吓破胆,就像小岛随时都要爆炸一样,放佛天崩地陷了一般,这一切的发生,仅仅只是几秒钟的功夫,来的太快,没有任何的征兆。

  我们周边的坟包上,全都是火星点点的,一道闪电下来,坟包就被劈成了两半,我和焦八还有常山,都有点傻眼了,这根本连跑的地方都没有啊。

  整个坟场全被闪电给包上了,就好像是一个超的大磁场一样,里面‘噼里啪啦’的声音乱响,闪电光晃的我都看不清楚身边的人了,周围的一切,全都是白色,刺眼的白色。

  “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啊,哪有这么打闪电的,老天爷你是他妈喝多了吗?”这是我第一次见到,居然会有无数道闪电一同落下的场面,实在是太惊人了,一个不小心,我们可能就会死在这上面。

  “可能是要出事儿啊,义哥,咱们得躲避一下。”焦八大声的喊着,因为雷声实在是太大了,震的耳朵都快聋了。

  “躲哪去啊,你看这周围,除了闪电,连他妈路都看不到,这一下完了,咱们要挂啊。”我撕破喉咙的吼道,满脑子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。

  “忠义,焦八,跟我来,先躲起来。”常山向我们两人大声喊道,随即伸手抓住了我们,我和焦八两人跟着他,在地上一点点的爬了过去。

  我们爬到了旁边的一个坟包边上,我们三个人紧紧靠在一起,闪电和雷声依旧在持续,我在心里只能默默的祈祷了,不知道麦老和珍妮他们现在怎么样了,是不是能及时的避开这场风暴,但愿他们可以平安无事啊。

  等这闪电和雷声停止后,我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呢,可谁知道这风力却越来越大了,整个坟场飞沙走石的,有如一头饥饿的猛兽在发出刺耳的尖叫。

  这场面漫无天际,没有了天空,也没有了大地,周围只有沙尘,到处都是沙尘,什么都看不到了,狂风卷袭着小岛上所有的生命。

  风沙使得我们连眼睛都睁不开了,有好几次焦八被吹的差点满地打滚,我三个人相互抓住对方,用劲儿所有的力气来抵挡这狂风的袭击。

  在狂风持续了一两分钟左右,顷刻间,狂风加夹着暴雨开始倾盆而下,那大雨下的就好像海浪一样,一波又一波的,打的我都抬不起头来了,雨水落在我身上就跟小石头一样,砸的生疼生疼的。

  当雨水落到地面以后,打出的全是一片白气,整个坟场到处都是白气,大雨甚至都把墓碑给打倒了,雨水灌满了坟场,几乎都快河流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双手抱头,就跟个虾米一样,蹲在地上靠着后面的坟包,“我的天啊,这他妈是什么雨啊?简直是要人命啊,怎么这么大呢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这雨水跟海浪都有一拼了。”焦八被雨水打的都不成样了,张个大嘴嘶吼着。

  “恐怕要有变数,咱们得小心一点。”常山抓着我的胳膊,扯个脖子喊道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