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大雨在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左右,才一点一点的变小了,即便这倾盆大雨变小了,可始终还是没有停下,不过起码现在能站起来了,刚才那大雨下的,连路都走不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勉强的支撑着身体了站起来,我这浑身上下是哪都疼啊,那雨水真不一般,我就好像被人给胖揍了一顿,“哎呀我的妈呀,疼死我了,这雨下的,能砸死人啊。”

  “是啊,总算是停下了,焦八,咱们还继续吗?”常山扭头问了他一句。

  焦八点亮手电,盯着前面说道,“咱们不用继续了。”

  “怎么?打算回去?”我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浑身都湿透了,小风一吹,全身都瑟瑟发抖。

  他突然笑了起来,“嘿嘿,看来这场大雨没白下啊,你们看那前面。”

  我也打开手电往前照去,当我看到之前挖坑的地方时,顿时眼前一亮,立马就来了精神,这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坑,很明显是放棺材的地方,想必这肯定是因为刚才那场暴雨所导致的。

  “不错啊,省了咱们的力气了,看来这场大雨没白下。”常山也显得很兴奋。

  “走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我手一摆,我们三个人快步就走到了坟坑的旁边,手电从上往下照去,在下面不到三米深的地方,有一口的棺木,这棺木不大,照比之前沉船里的棺木要小一些,棺木的四周,大概能有不到半米长的空间,应该可以容纳下一个人。

  “看来这坑挖的还真就不深,才三米左右,想必当时肯定挺急的。”常山蹲在坑口,往里面看着说道。

  “行了,咱们别浪费时间了,下去看看。”

  我刚打算动身的时候,焦八一把抓住我说,“先别下去,放一放尸气,要不然容易中毒的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在上面又等了十几分钟,我有点着急的说,“行了吗?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眼凑着一个小时就到了。”我跟麦老越好的时间已经快到了,不能在耽搁了。

  “行了,下去吧。”焦八率先直接跳了下去,他先跳到了棺盖上面,随后又下到了地面。

  我和常山两人也赶忙下去,我们三人一人一边,空间的位置正好够用,我先拿手电看了看,这口棺木不是黑色的,更接近于红色,但还不是红色,有点类似与红黑结合的颜色,很特别。

  “这棺木的颜色很特别啊,搞不好活着的时候,就是个有身份的人呢。”我用手把棺盖上面的尘土擦掉。

  焦八查看着棺木的四周,连头都不抬的说,“你这可就错了,这是很普通的棺木,无论是木质,还是大小,都是很一般的东西,就是颜色有点特别罢了。”

  “看样子,这口棺材可有些年头了,周围都腐蚀的差不多了,我估计啊....最起码得百年以上了。”常山在我旁边,拍了一下棺盖说道。

  “百年?那么说...真有可能是明朝人了?”常山都能这么说了,我感觉差不多。

  “你俩别假想了,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,义哥,用刀把这棺盖上的钉子起开,咱们准备开棺。”焦八拿出尖刀,就开始起棺木钉。

  我和常山也赶紧动手,这棺木的钉子都是很长的,但可能是因为时间长的原因,所以起的时候并没有费多少力气,几下就能起开一个,还没用上十分钟呢,我们就把整个棺木的钉子全给起开了。

  焦八看我俩一眼说,“你们上我这边来,咱们把棺盖推过去,等开棺后,记得先别呼吸,憋住一口气。”

  我和常山绕到焦八那边,“来,准备开推。”焦八低吼一声,我们三个人开始同时发力,这棺材盖一点都不沉,照比之前那两具女尸的棺盖,简直相差太多了。

  我们没费多少力气,就将棺盖给推开了,当棺盖落地之后,我们三人赶紧用手捂着嘴,我眼凑着有一股黑气从棺木里散发出去了,但很快就消失了。

  我们忍住呼吸大概一分钟左右,我向焦八打了个手势,问他还得憋多久,焦八意思再等一会儿,没办法,只好继续闭气。

  快两分钟的时候,常山第一个忍不住了,他‘噗’的一下,大口大口的喘气,“不…不行了,实在…实在憋不住了。”

  焦八随后也吐出气,“没事了义哥,可以了。”

  我放松之后看着他说,“靠,他妈差点憋死我啊,我看早就没事儿了。”

  焦八也没吱声,赶紧拿起手电查看里面的尸体,手电一路从头慢慢的往脚下走,这里面装的是一具男尸,尸体并没有腐烂。

  当然也不可能跟之前的明朝女尸相比,那两具魔虫尸是可以永保青春的,而这具男尸肌肉都萎缩了,仅仅只留下一张发皱的皮囊,看着就跟干尸差不多。

  他脸部有点变形,牙齿全部突出在外,眼皮都挤到一起去了,四肢呈自然弯曲,双腿就跟个蛤蟆一样,看着很别扭。

  男尸的头上戴着顶帽子,身上穿着的衣服类似大褂,稍微有些腐烂,但是并不严重,从衣服的外表上看,能很明显看出来这是汉族人的装扮,并且还是古人的装扮。

  在帝王统治的时期,其他民族的服装,跟汉人有很大的区别,只不过我暂时还分不出这具尸体是哪个朝代的,毕竟我不专业,除非是清朝的衣物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  而在尸体的周围,除了有一把生满锈的破刀之外,什么都没有,连盖在身上的被子都没有,实在是太简陋了,难怪焦八说这口棺木很普通呢,确实太一般了,居然连什么陪葬品都没有。

  “是具男尸,这尸体怎么保存的这么好,居然没有腐烂。”常山用刀背,轻轻的按压了一下尸体的胳膊。

  “是啊,保存的还算完好,常山大哥,你能看出来他是哪个朝代的人嘛?”我看了他一眼问道。

  “应该是明朝人?我看着很像。”常山没敢下定论,说了句两头堵的话。

  “不能确定吗?”我再次问道。

  常山并没回答我,反而是问了焦八一句,“焦八,你看这尸体是哪的人?”

  焦八突然深吸一口气,扭头看着我们说,“你说的没错,这具男尸,就是明朝人,这一点绝对不会错的。”

  “你就这么敢肯定?我刚才可只是瞎猜的。”常山摆出一副很幸运的表情。

  “当然。”焦八随后把手电光照到尸体的头部,用刀轻轻的挑开尸体头上的帽子。

  “喂老八,你干嘛啊,咱们可不是来盗墓的,你可别瞎搞。”这哥们不愧是盗墓贼出身啊,怎么到哪都这样,不空手而归啊。

  “一介草民的破坟堆子,我有什么可盗的,你们也都看到了,除了一把没用的破刀以外,这棺材里什么都没有,你让我盗什么啊?”焦八有点不乐意了,说话都挺硬的。

  “那你挑开人家帽子干嘛。”我伸手指了指。

  “就是因为这帽子,我才敢断定他是明朝人的,你们看啊,这帽子叫网巾,是明代时期普遍用的东西,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,他百分之百是明朝人。”焦八很得意,似乎脸上还带着邪笑。

  “能看出来生前是个什么人吗?是当官的还是百姓啊?”这一点也很重要。

  “看不出来,网巾什么人都能戴,不分高低贵贱的,所以根本没个看,现在只能肯定,这具男尸就是明朝人。”焦八很沉着的说道。

  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说,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下一站了。”常山有点吃惊的说。

  “没错,绝对是这样的,我早就怀疑这个岛了,看来还真对啊,我们能登上这个岛,肯定不是什么巧合了,早就是事先安排好的了。”我话说完,就看到焦八在拿刀划开尸体的衣服。

  我很厌恶的说,“你他妈干嘛呢?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好这口。”

  焦八头也不抬的说,“在干正事,看看他是怎么死的,你以为我能干嘛啊,奸尸不成?真服了你。”

  我被他说的哑口无言,感觉自己刚才的思想,确实是挺龌龊的。

  “看出来什么了?”常山问道。

  “你们看,这人胸口上有多处伤痕,最严重的就数这一刀,直入心脏部位,由此可以推断,他是被人杀死的,这是尸体没完全腐烂,要不然根本看不出来。”焦八收回尖刀,脸色很严峻的说道。

  “难道说…这里之前真有过一场战争?”我感觉这答案就快出来了。

  “应该是,虽然一具尸体还不好证明什么,但我感觉很准的,至于这尸体为什么不会腐烂,我想应该跟这里的地理环境有很大关系,这个小岛似乎有着种魔力。”焦八随手又把尸体的衣服给盖回去了。

  “魔力我到不知道,我到感觉这小岛怪邪门才是真的。”常山说着话,用食指往上面指了指。

  我和焦八两人顺着他手抬头往上看去,可等我看到的时候,我立马惊呆了,瞪大眼睛看着天空,从这坟坑里往上看去,原本还是乌云密布的小岛,现在的天空却变成了红色,不是那种火烧云的红,而是如鲜血一般的血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