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-----------











  我在这里跟其他朋友说一下,17K的链接,我早就发出来了,想必老读者,一路跟随的朋友,都应该知道,很多人也加了我的书友群,我在这里对加群的朋友,表示感谢,对看帖的,支持我的朋友,也表示感谢。



  前段时间我就跟大家说了,这个月我在17K加大更新力度,想看快一点的,就去17K看,毕竟那里是主站。

  我在天涯,就是保证每天更新,不断更,让更多喜欢惊悚的朋友,都能看到这本书。


  为什么每次我都更新的晚,是因为我每天都需要码字,然后上传到17K,最后再来天涯更新固定的章节,就是这样。


  天涯的更新,就是每天一章,之前我也遇到过一个人,把我在17K写的文章发到天涯来了,然后还质问我一堆问题。



  但人家起码是好意,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抄袭了,这个‘你丫是楼主’的人到好,发完了就开骂,不光骂我,还骂大家,耍这种三岁小孩玩的把戏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啊。
  我链接都发好几次了,你还在这装什么呢?压根就没看帖,还跑这耍泼来了,一路跟帖的朋友,哪一个不知道我在天涯早就发过17K的链接了。


  不管你怎么发,我还是按部就班发我的,保证天涯一天一章,继续接着我昨天的发,你要是有能耐,就把第三季发上来,那我才佩服你呢,我都省力气写了。


  最后还是那句话,支持我的朋友们,想看快一点的,就去17K,谢谢大家了,旗轩感谢一路支持我的朋友,非常感谢,我会尽力把文章写的更好的。









  “我的天啊,这...这是怎么了?”我呆呆的说了一句话。

  焦八抬头也盯着天空,轻声的嘟囔着,“红色,这天居然变成红色了,坏了,可能要出事儿,义哥,咱们得马上离开这。”

  “怎么了老八?”焦八的突然变化,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“可能要尸变,我刚才想起来了,这黑红色的棺材,一般都是镇邪用的。”焦八脸色变的煞白。

  “尸变?那还等什么呢?赶紧走。”常山立马跑到边上,双手放在腹部前,摆好托底的动作,“你们先上去,快。”

  现在也没时间墨迹了,我让焦八先上去,这盗墓贼果然有两下子,他上前踩住常山的托手,常山往上用力一抬,焦八在借力向上一冲,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力,焦八直接就窜了出去,简直身轻如燕,逃生的手段确实不赖啊。

  “常山大哥,要不你先来吧,我托你上去。”我打算殿后,他是陪我来的,我总不能给人家扔在最后面啊。

  “你就别墨迹了,快点,我这还等着呢。”

  既然他这么坚持,我也就不再废话了,几乎跟焦八一样,我踩着他的手,借力也很顺利的就窜出来了,可等我出来以后才发现,整个天空都变成了血红色。

  连带着整个小岛,都被染成了红色,周围的一切,全是血红色,就连被闪电劈开的坟包,也都是红色,我的视线里,除了血红色之外,再就没有别的颜色了,仿佛就跟地狱一般,这到底是他妈怎么了。

  “义哥,你就别愣着了,快过来帮忙把常山大哥拉出来。”焦八一句大吼,我才赶紧趴下身子。

  我们两个人把手伸到下面,“来,上来。”

  常山在里面向上一冲,直接抓到了我的胳膊,当我正打算拉他上来的时候,我突然间看到,那棺材的里面的男尸,居然慢慢的坐了起来。

  这一刻顿时吓的我瞪大眼睛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险些抓着常山的手就松开,焦八当然也看到了,他大声的喊着,“快点义哥,赶紧拉他上来。”

  我立马回过神来,用力的往上拉,常山似乎看出来我的异样了,“怎么了忠义,我..我后面是不是有什么?”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发颤,保不准是想到什么了。

  “放心,什么都没有。”我说着谎话,可我却亲眼看到,那男尸已经爬出了棺木,正在一点点的往常山这来。

  我大吼一声,和焦八两人用力往上一拉,常山的身手其实也算不错了,他顺着力道直接爬了上来,可还没等他出来呢,忽然间我就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在后面猛的一把就拽住了常山。

  “啊~~”的一声大叫,常山直接又掉进坟坑里了,我和焦八两人刚一放松,差一点就被这股力量给带下去,这得亏是我和焦八两人谁也没松手,要不然他非掉进棺材里不可。

  常山就这么吊挂在下面,我和焦八两人趴在地上,胳膊也伸了下去,大家伙这会儿很狼狈,有点被打的措手不及。

  这时候我才看到,拽住常山的正是那具男尸,他抓着常山的一条腿,似乎还想往上爬呢,常山回头一看,大惊失色的喊道,“天呐,果然尸变了,忠义焦八,赶紧拉我上去,快快快。”他边大声喊,边用另一条腿猛踹这男尸的脑袋。

  “我们正在拉,这狗日的力量太大,咱俩有点抓不住了。”我撕破喉咙喊道,这男尸的力气太大,我和焦八有点承受不住了,不管我们怎么用力,顶多就是能维持原地不动,

  “给我下去,他妈的离我远点。”常山有点疯癫了,猛踹那具男尸啊,可即便他怎么连踹,也起不到什么作用,那尸体根本就不知道疼痛,长着大嘴,瞪着一双死鱼眼睛,从他嘴里发出一种低沉的吼叫。

  焦八这时候赶忙掏出枪来,对着男尸的脑袋,‘砰砰砰’就是三枪,这三枪下去后,那男尸的脑袋几乎被打个粉碎,脑袋里面还嘣出来一堆绿色的粘稠液体,抓着常山的手这才松开。

  我咬紧牙关,大吼一声,猛的往上一用力,常山直接被我拉了出来,等他上来之后,我们两人直接躺在了地上,累的呼吸都急促了。

  “我的妈的,你总算是上来了,累死我了,那鬼东西的力气可真大啊。”说着话,我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。

  常山似乎还有点没回过神来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空,“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焦八也趴在地上呢,他扭头看了一眼常山问道。

  常山轻轻的摇摇头,半分钟后,他坐起身子说,“好悬啊,差一点就上不来了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咱们得赶紧离开这,去跟麦老他们回合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立马爬起来,可等我们刚想离开的时候,眼前的景象,再次把我们三个人全给镇住了,在我们的周围,几乎布满了刚从坟包里爬出来的死人,并且还有很多,也正在从其他坟包里相续爬出。

  我把周围的情况全看了一遍,整个坟场的坟包,全都裂开了,要是我没估计错的话,这片坟场,用不上多一会儿,就得被这些活死人给占满了。

  这些死人跟之前的男尸几乎一摸一样,它们并没有腐烂的身躯,每个尸体都是骨瘦如柴,皮肤紧抱着骨头,脸上的表情不一。

  有的牙齿外漏,有的干脆就没有下巴,也有披头散发的,还有半个脑袋和缺胳膊少腿的,死尸的大小不等,男女不等,并且还有小孩的尸体,那扭曲残破的外表,让人看了不光恐惧,还很恶心。

  它们统一都穿着古人的衣服,有的甚至还穿着战服,只不过衣服被腐蚀的程度不同,显得衣衫不整,它们的身上还沾满了泥土,从嘴里正发出一种很低沉的嘶吼。

  这些死人,居然手里还拿着长短不一的兵器,他们身体歪歪扭扭的,正一点一点的往我们三个人这边走过来。

  “我靠,这...这些死人居然全活了,老八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?难道全尸变了不成?”我们三个人左右观察着,因为周围几乎无路可走了,这群死尸,正在从四面八方,向我们三个人慢慢的靠拢。

  “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尸变呢,整个坟场都尸变了,这一下真完了,咱们三个够呛能活着出去了。”常山握紧手里的扎枪,眼神四处扫荡,可见他也紧张的不得了。

  “这不对啊,很不对,尸变是不假,可根本没有这样的啊,整个坟场都在尸变,你让我想一想义哥,你让我想一想。”焦八也很急,抓耳挠腮的思考着。

  “还想什么想啊,赶紧他妈想办法离开这才是真的。”

  我低吼了一句,还不敢大声的说,我怕我的声音会引起他们的行动速度,我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了,拿着扎枪的手都有点颤抖了。

  这些死尸越积越多,起码得有几百个了,再这么下去,很快我们三个就将全军覆没了,如果我们这边是这样的话,我估计珍妮和麦老他们那边也好不到哪去,除非他们上山了,要不然他们也得陷入困境。

  “咱们得找个时机冲出去才行,不能在坐以待毙了。”常山小声的说道,现在的他,显得稍微冷静了一些。

  “撤退撤退撤退,快。”我们三个人慢慢的往后退去,尽量避开那些刚从坟包里爬出来的死尸,一路上是左躲右闪,我们不敢走的太快,就怕引起他们的注意。

  可这样还是不行,坟场实在太大了,无论我们怎么退,从哪个位置走,都有源源不断的死尸从坟包里爬出来,并且全都是奔着我们而来。

  “他妈的,他妈的,完蛋了,他们是要包围我们啊。”

  我又换了一个方向,继续往后退,期间当我们经过那些死尸的跟前时,他们会咧着大嘴,张牙舞爪的伸手抓向我们,有几次我险些就被他们给抓住,但好在我精神高度集中,能躲开的,我尽量全躲开了。

  这些死尸现在的速度并不快,就是太多了,几乎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了,所以他们没抓住我们时,也不会一路快速追赶,有的只是在原地冲着我们大声的吼叫,那声音听起来不光刺耳,还很恐怖。

  在逃离的时候,焦八突然说了一句,“这些死尸之前都是明朝的人,凡是穿战服的,都是明代前期的军装,我现在可以肯定了,埋葬在这里的全部都是明朝人。”

  “我靠,你他妈不早说,现在说来又有什么用啊,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离开这,怎么办啊?要是实在想不到办法话,那我就得用手雷炸了。”

  目前来看,只能用手雷了,我们四处都试过了,可还是走不出去,饶了一个大圈子,几乎又回到了原地,现在是能跑多远算多远,命大的生存,命薄的就挂这。

  “义哥你先别用手雷,你让我再想想,他们已经死的够惨了,我不想再给他们炸的粉碎,连个全尸都没有。”这会儿焦八居然同情上这些死尸了,他也不想想,人家会不会同情咱们,等把咱们撕碎了,一切都晚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