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我…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。”麦老突然脸色有点难看,搞的他莫名其妙。

  焦八只是冷笑一下,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“焦八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吗?都这个时候了,怎么还这样呢?”珍妮有点按耐不住了,轻声的说道。

  我仔细看着焦八的脸色,他心里肯定有事,可能是他发现了什么,也可能是他抓住谁了把柄,要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。

  焦八突然又恢复了常态,贼笑着说,“我哪有什么意思啊,我问问麦老,是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没?你呢珍妮?你有什么办法吗?还有李欣,常山,以及现在的每一位兄弟姐妹,大家都来想想办法吧,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啊。”焦八突然做出很无奈的表情,就好像自己已经尽力了一样,什么也想不到了。

  大家伙一听他这话都有点傻眼了,相互之间看看对方,都是一脸的难堪和不知所措。

  “老八你这是干嘛呢?这时候了还开他妈什么玩笑。”这回我真看不明白了,他玩的这是什么路子啊?现在咱们就堵在这通道口,也不敢进去,更不敢出去,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吧。

  “谁跟你开玩笑了,你别多话,要是有办法你就说,没有办法就闭嘴。”焦八一句话就把我给干没电了,我想骂他都没理由了。

  “小八啊,你就别拿我们开玩笑了好吗?这生死关头,岂能儿戏,一步走错,咱们可就全完了。”麦老沉着个脸,很明显是生气了。

  常山这时候也说,“是啊焦八,危险可以大家一起抗,但这办法,还得是你来想啊,毕竟你明白啊。”

  焦八嘿嘿的笑着,他拍拍常山的肩膀说,“常山大哥,其实你比兄弟我都懂行,干嘛那么谦虚。”

  “我…我这是哪是什么谦虚啊,我就是懂点皮毛而已,以前跟家里长辈学过一点。”常山急的脑袋都出汗了。

  李欣突然冰冷的说,“你这人很没意思啊,都这时候了居然还有意刁难大家,你以为没你就不行了吗?我就不信了,我还走不过去这条路?”她说着话,就要硬往通道里走去。

  我上前一拉住她,“你疯了,要是里面有机关的话,你就死定了。”

  “你松开,我非过去不可。”李欣一把甩开我的手,直接就往里走去。

  可这时候珍妮突然在后面一把抱住了她,“你别去,这样太冒险了,焦八,算我求你了,想想办法吧?”珍妮几乎是哀求着焦八。

  焦八一脸平静的说,“我不是想为难大家,只是不敢乱下决定,这样吧,我来问大家一个问题,然后我再想办法离开这,可以吗?”

  “什么问题啊?”珍妮他们几乎是一口同声的问道。

  “很简单,就一个问题,老王死的那天晚上,是谁第一个发现他的。”焦八的眼睛闪着寒光,但不是杀人的寒光,而是那种看穿一切的眼神。

  大家伙一个看一个,“不知道啊,那晚不是俺站岗的。”大个子第一个说话。

  随后除了麦老和小虎子以外,其他人纷纷表示不知道。

  小虎子红着脸说,“是…是我第一个听到老王的惨叫的,随后我把麦老喊了过来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小虎子唯唯诺诺的说道,声音听起来都发虚。

  “小八,难不成你是怀疑我们俩杀了老王?”麦老声音有点高,明显火气很大。

  “没有,谁都知道他是被那虫子给咬死的,怎么可能怀疑你们俩呢,我就是想问问,你们当时,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存在。”焦八赶紧解释说。

  “没有,当时小虎子喊我过去的时候,老王就已经快不行了,我很想救他,可惜无能为力啊。”麦老说话的表情有点伤感。

  小虎子也说,“是啊,我们发现他的时候,他就已经被那群虫子给围上了,至于其他人,我是没发现。”小虎子看着焦八说道。

  焦八冷静的点点头,然后露出一副虚假的笑容说,“呵呵,好了,没事了,我就随便问问,现在时间差不多了,应该可以过了,这样,先把你们手里的刀都给我。”

  “都给你?这....什么意思啊?”馒头傻愣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什么意思,想办法过通道啊,要不然还能干嘛?”焦八很无奈的说道。

  既然他有办法,咱们照做就是了,随后我们把手里的刀全部都给焦八了,焦八手里拿着刀,走到通道口的最边上,他先蹲下来,用手电仔细观察着通道口的地面,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。

  几分钟后,他自言自语的站起来说,“应该没什么问题,地面是整个的,问题不大。”

  “老八,你看出来什么了?”我很想知道,这地面怎么了。

  焦八头也不回的说,“如果这上面是一块一块石板铺成的路,那可就危险了,脚下势必会有机关,可这地面是平坦的土地,问题应该不大,但为了以防万一,我还得试试,尽量保证大家伙的安全要紧。”

  常山这时候突然说,“地宫的建筑,一般不都是用汉白玉吗?”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那是皇陵,一般的王宫大臣,是没那资历的,而且这只是一座荒岛,能有石头就不错了,那有那么多的讲究啊。”

  他话说完,就往前扔了一把刀,‘嘡啷’一声掉在了地上,距离我们大概也就一米多远,随后他又往前扔了几把刀,不得不说,焦八的准确度简直吓人。

  他扔的这几把刀,几乎都是一条直线,左右连几公分相差的距离都没有,每一把刀的前后相差一米多远,一共扔出去六把刀,大概能有**米远的距离。

  大家伙谁都没说话,就连麦老和常山都没敢插嘴,就这么一直盯着焦八的一举一动,焦八把这六把刀扔完后,接着又拿出一把刀。

  他扭头看了一眼通道口的右侧,猛的甩出右手,‘当’的一声,他手里的尖刀直接打在了通道口的石壁上,这刀就好像是被事先安排好了一样,居然能做出一系列的折射状态。

  当刀打到右面的墙壁之后,接着又往前反弹到左面的墙壁,然后在向前反弹到右面的墙壁,就这么反复的折射了几次,才掉在了地上。

  而这刀落下的地方,正是焦八之前扔出去的六把刀之一,最后一把刀所在的地面,也就是距离我们大概七八米远的位置,而这把来回反弹的尖刀,不偏不斜,正正好好的落在了那把刀的旁边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