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当我们看到这一幕时,全都愣住了,几乎每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,前面那六把刀还好解释一点,可能是焦八扔的准度高一些。

  可最后打石壁的这把刀,才展现出了焦八绝对惊人的一面,先说这力度吧,这通道口的两侧,起码可以容纳下两个人,而焦八居然可以让他手里的刀来回的折射好几次,并且还是一直向前折射,仅凭这一点,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。

  从刀出手开始,就需要一个强大的旋转力度来控制,要是没有功底的人,这刀打到墙壁上,别说反弹了,直接就得掉下来。

  再者,他居然能恰到好处的把这刀,停在最后那把刀的位置上,这是最让人不可思议的,我都未曾想到,他能有这么精准的力道,焦八这人真是深藏不露啊,看来我对他的了解,还只是一些皮毛而已。

  “俺的娘嘞,焦八你在这玩杂技呢啊?”大个子露出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  “好一把飞刀探路啊,小八你确实很厉害啊。”麦老点点头,赞许的说道。

  “真不一般啊,焦八,你是见过的最强盗墓贼了....”常山好像突然说漏了嘴,话还没说完呢,他就赶紧给掐死了。

  焦八扭头看着他说,“哦?听你这话,看来你接触过不少盗墓贼啊?”

  常山尴尬的笑笑说,“呵呵,哪...哪有,就是以前认识几个。”

  “大家伙别说这个了,下一步怎么办?”珍妮赶紧打断了他们,她现在好像很着急。

  “你们跟着我,我怎么走,你们就怎么走,一个人接着一个,千万别并排,跟紧我的脚步,别乱来,我把丑话说在前面,谁要是胡来,到时候真出事儿了,我可保不住你们。”焦八脸色严峻的说道,冰冷的吓人,一看就是动真格的了。

  “放心吧小八,我会提醒大家的。”麦老拍拍他肩膀,示意他安心。

  “那就好,走吧,跟着我。”焦八按照之前把刀扔出去的位置,一大步一大步的往前走去,他每走一步,脚跟都必须稳稳的踩在落地的刀上,而另一只脚则是悬空着,一开始始终不落地。

  等个几秒钟后,这悬空的脚在慢慢的放下,然后再把下面的刀抽出来,在地面上画个记号,接着继续向前走,然后再画记号,就这样以此类推,一直走到最后一把刀的位置。

  其他人就在他后面紧紧的跟着,丝毫不敢有半点大意,全部都是按照焦八所画的位置来走,我甚至能感觉到,大个子和馒头他们几个人,每走一步,都是提心吊胆的,那冷汗一直从额头流个不停,勉强控制着身体的平衡。

  这种场合真是受不了,这看着其实就是一条很普通的地道,可谁也都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,有没有机关更不知道。

  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想,如果真没有机关的话,那我们就当是白挨累了,主要是心里压力有点大,走这几步都是心惊肉跳的。

  可要是真有机关的话,一旦大意,那就是万劫不复,也只能这么干熬着了,但愿这条通道能短点,可别太长了,要不然真能折磨死人啊。

  焦八前面扔出去的这六把刀,一次就只能站六个人,我和李欣等四个人,还是站在通道口的原地没动,耐心的等待着焦八的下次行动。

  李欣这时在我耳边说,“忠义,你说,焦八他这么做,会不会是多此一举啊?”

  “怎么说?”我扭头看她一眼。

  “我看这条通道就很一般,应该没有那么多讲究吧,如果真有墓葬的话,这顶多就是个入口,不至于那么邪乎。”李欣一脸不在乎的说道。

  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万一要是有机关呢?岂不是全完了,而且你也看到了,刚才除了你之外,没人敢打这个头阵,生死关头,谁也不敢冒这个险,毕竟没有把握。”

  我说的一点不假,就连我都不敢大意,这不是胆小的问题,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,要是被机关给暗算死了,那还不如跟下面的死尸火拼呢,李欣之前那么做,确实有点鲁莽。

  “那是你们都太怂了,还大老爷们呢,就这点胆儿啊?丢不丢人啊。”她不冷不热的讽刺了我一句。

  “这跟胆量没关系,这叫谨慎。”我也懒得跟她犟,她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。

  “可按照他这么个走法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通道啊。”李欣还是有点埋怨。

  “再慢,也比死这强。”我扭头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焦八的动作其实很快了,第二次跟第一次一样,还是这么做的,我们继续跟随着他的脚步向前走去,这一路走的要多慢,就有多慢,别提多难受了,李欣刚才这么说,也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  但还好我能沉住气,即便再麻烦,也总比掉脑袋强,我们这一路上,没有一个人说话,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,焦八一直在前面重复着他的动作,我们就这么小心翼翼的跟随着,时刻观察着周围的情况。

  我在最后面走着,我前面的是李欣,自从我走进这条通道口以后,我总感觉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一样,可我还不敢回头,我怕一不小心我真触碰到机关了,那可就完了,这么多人呢,很容易全军覆没啊。

  所以当时我也没理会这种事情,这条通道到底有多长,现在还是个未知数,但这一路,我们走了很长时间了,还是没有走出去,依旧在这里慢慢的向前磨蹭着。

  气氛显得非常压抑,除了我们的轻微脚步声以外,其他的什么声音都没有,整个通道安静的吓人,两侧蜡烛的火苗,忽闪了一下,又亮了,就好像是有风刮过一样。

  不对啊,这通道在地下十几米深,怎么可能会有风呢,正当我胡乱琢磨的时候,我似乎闻到了一股味,是那种很难闻的味道,这气味不明显,时有时无的。

  我随口向前问道,“李欣,你闻到什么味了吗?”

  “没有,别说话,安静点。”李欣头也不回的说道,依旧继续随着大家往前走。

  可我感觉有点不对,这四周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,我左右望了望,除了冰冷的墙壁之外,什么都没有啊,看来是我多心了。

  可当我刚放松下来的时候,我就看到我后面有一个拉长的人影,他停在了我的脚下,这个人影应该是蜡烛照应出来的,可我心里很清楚,我就是最后一个了,这后面不可能有人的。

  我顿时一楞,猛的向后看去,在我后面不远处的位置上,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,他又是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子,他躲在一个角落里,蜡烛正好能照应出他的样子,他跟之前一样,还是紧紧的盯着我们看。

  我浑身一惊,“我靠..”,这一动不要紧,差一点就踩到外面。

  得亏是李欣反应够快,她回身一把就扶住了我,“慢点,急什么?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呢?”

 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,这个老家伙真是神出鬼没的,这马上他又不见了,这个该死的老家伙,他一会儿在山上,一会儿又在山下的,到底想干什么?

  他再玩什么花样,他就这么跟着我们是什么意思呢?这里面肯定有事儿,绝对不是简单的跟踪我们就完了,可我就是想不出来,但我知道,我还能跟他见面。

  我转过身来说,“哦,没...没什么,就是大意了,没站稳。”

  李欣冷笑一下,“就这点水平啊,走好了,可别牵连了大家。”她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冰冷,反正我也习惯了。

  当走了一段路程后,也不知道焦八是第几次扔刀了,可这一次,危险真来了,当他把手里的刀再次甩出去的时候,刀撞击到墙壁以后,再反射向前的时候,我听到了‘嘭’的一声细响,好像是割断了什么东西。

  就在这时候焦八大喊一句,“都蹲下。”

  我们所有人赶紧抱头蹲下,突然间,前方的通道口两侧射出来无数只弓箭,两侧的弓箭不停的向着对面发射,那密集度高的吓人,并且力量还很大,每一只箭射到对面墙壁的时候都折断了,可见这力度得有多大吧。

  大家伙蹲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,这些弓箭持续了足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,等停下来的时候,满地都是折断的弓箭了,场面极其震撼。

  看来焦八的做法是对的,要是我们大意了,那就完蛋了,如果我们站在那里的话,百分之百全都得被射成刺猬,细想一下,都觉得后怕啊。

  焦八第一个站起身来说,“走了这么长了,才遇到一个机关,估计前面应该没有了,大家可以放松一下了。”

  “我说焦八啊,咱们还是小心点好啊,这得亏是你英明啊,要不然咱们就成刺猬了。”馒头裂个大嘴说道,他在我前面几个人的位置,我看不到他的脸色,但估计好不到哪去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