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馒头话说完,焦八侧脸说了一句,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,这一路我大体算了一下,不会有什么闪失的。”

  麦老在他后面说道,“小八啊,咱们还是谨慎一点的好,可别因为这一时的大意,出了大事儿就麻烦了。”

  焦八点点头说,“那好吧,就按照麦老你说的,咱们继续这样前进。”

  这时我伸手拍拍前面的李欣,她回头瞪我一眼说,“干嘛?”

  “看到刚才那些箭没,你要是硬闯的话,估计会变成一只很漂亮的刺猬。”我看着她涨红的脸,愣是憋着笑呢,这妞一向高傲冰冷,思维反应也够快,这次算是糗了一把。

  “想笑就笑啊,别憋着。”李欣依旧面无表情,冰冷如霜。

  “算了,我还不至于取笑一个女人,小心点吧李欣姐。”我又伸手拍拍她,并且向她挑挑眉毛。

  李欣突然露出很温柔的笑脸,搞的我都莫名其妙了,可下一秒钟,她脸色一变,冷哼一声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,“还好你憋住了,你要是敢笑,我就一刀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她话说完,直接就把头转过去了,嘿,这个女人真有意思,我就随便开句玩笑话,她就想要了我的命,亏我当初还不要命的去救她,真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。

  焦八又按照他的手法,继续向前领路,剩下这一路都很顺畅,没再出现什么机关埋伏,看来焦八说的话挺准,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了。

  在我们艰难的走了一段时间后,终于是走出了这条通道口,少说也得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大家伙都累的不行了,这种走法,谁受的了啊,原本我们打算在通道口的边上坐下来先休息休息。

  可等我们走出来后,这眼前的景象,再次让我们难以接受。

  “这…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,我们究竟走到哪了。”我看着眼前的场景,脑袋翁翁的响,这又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啊。

  摆在我们面前的,是一座用木板搭建的,还不足一米宽的小桥悬挂在通道口的前面,摇摇晃晃的,只有两根碗口粗的木桩子,在固定着小桥。

  小乔的两侧,则是用麻绳子做的扶手,仅仅只有两根绳子,中间全部都是悬空的,下面就是木板了,这木板也是用绳子一点一点链接起来的,每个木板相隔大概十公分左右,一直排列到对面。

  那木板的颜色已经变的焦黑焦黑,并且有明显的大裂痕,看样子已经被腐蚀的很严重了,小桥呈现向下弯曲的形态,看那样子,估计随时都有断桥的可能,实在是太单薄了。

  这桥全长大概四十米左右,对面又是一条漆黑的地下通道,看样子,大小应该和之前我们走过的通道差不多,只是不知道它通向哪里。

  而在小乔的周围,就是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了,除了黑暗之外,什么都没有,就跟夜晚的天空差不多,只不过没有星星和月亮罢了,黑暗一望无际,根本什么都看不到,从上往下看,也是如此,就好像是在外太空一样。

  在这深渊的上面,还有一层厚厚的灰色雾气,这雾气程流动状态,仔细看,才能看到雾气才慢慢的流动,就像水蒸气一样,笼罩着整个山洞里的空间。

  这里给我的第一感觉,就好像是山顶与山顶之间的链接悬崖,那头顶上的雾气,就好像是天上的云一样,小桥周围的万丈深渊,就是悬崖峭壁,只不过,这里要比那山顶还震慑人心,是会让你产生那种胆怯的心里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但想必...应该不是什么好地方。”麦老看着眼前的景象说道。

  “我的天啊,这地方真诡异,你们看,这里的天跟地就好像是相连的一样,头上是天,脚下就是地了。”珍妮惊讶的说道,想必她这辈子,都没见过这阵势,当然我也没见过。

  “是啊,头顶天,脚踩地,四周漆黑一片,跟他娘传说中的鬼门关一样。”我自嘲的咒骂一句,这鬼地方,真不是人能来的。

  李欣不冷不热的说,“这里,应该才是真正通向墓地的地方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扭头看她一眼,李欣这好像是话里有话啊。

  “你别用这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,我也只是猜测而已,之前是焦八说有墓地的,我可没这么说,再加上我们刚才走过的通道,那明显就是一道门槛,穿过了它,才算是有资格进去了。”李欣说话的语调就跟自动播音机一样,没有任何的情感成分,平淡的吓人。

  “我哪敢怀疑你啊,万一你一个不高兴,再杀了我怎么办?”我有点尴尬的说道。

  “哼,你知道就行,最好别惹我生气。”李欣白我一眼,不再搭理我了。

  “得,算我多嘴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下到这山洞里之后,李欣对我又恢复到之前的冰冷了,甚至比之前还恶劣,试问我也没得罪过她啊,这个女人翻脸,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  可我还不得不承认,她说的话很有道理,确实是焦八第一个怀疑这地方有陵墓的,这个我也很赞同,这个神秘的小岛,肯定就是航海图上的下一站了。

  麦老走到小桥的边上,在周围看了看说,“这地方怎么这么邪门呢,居然还有一座木板搭建的小桥,这周围一片漆黑的,下面能有什么呢?”

  顺子随手在附近找了一块相对大一点的碎石,伸手直接扔进了下去,我们安静的等待了一会儿,碎石从上面掉下去后,大概能过去快一分钟了,也没有听到落地或者落水的声音。

  “看来这周围真就是无底深渊,咱们要想从这里过去,唯一的道路,就是走过这个小桥了。”常山左右看看,脸色沉重的说道。

  珍妮在附近看了一圈后说,“确实如此,周围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,看来只能过桥了。”

  我轻轻的摇头说,“这小桥看样子有些年头了,那木板和绳子都明显被腐蚀了,要想从桥上走过去,我看够呛,危险性太大啊。”

  “义哥说的对,我也感觉太危险了,这桥看着都悬乎,别说过去了,万一走到一半要是掉下去的话,那可就完蛋操了。”顺子随口说了一句脏话,他这人平时很少说脏话,除非他是真着急了。

  “但现在也没有其他的路了啊,咱们没得选择了。”常山很无奈的叹口气说道。

  “咱们尽量还是别冒险的好,好运不能总跟着我们吧。”随后我又看了麦老一眼问道,“麦老,你是怎么打算的?是想马上就从这过去,还是....”

  “让大家伙在这先稍微休息一下吧,都累得不行了,不能再硬挺着了,我们也好趁机,想想怎么才能安全的过去,这个桥,确实太危险了。”麦老说着话,走到一边就坐了下来。

  随后,大家伙也在通道口外都坐了下来,这一路从丛林到这里,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恐惧和疲惫,一直压抑着我们所有人。

  大家伙似乎都有点心不在焉,每个人的脸色和神色都有点呆斜,一个个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,面对绝境,人想要坚强起来很困难,这是我们人还算多点,起码有个伴,要不然真不敢想象,很容易被折磨疯的。

  而我也一直在琢磨,也许这里就是那个凤佩女主人的陵墓,只要找到那凤佩的女主人,想必就能解开之前所有的谜团了。

  当然,也可能包括那两个黑衣人是谁了,自从上岛后,我就没再见到过那俩个黑衣人现身,我还真就有点不适应,怪想念这两人的。

  这次我感觉,只要走过了这里,到达目标所在的地方,我就距离这航海图的秘密,应该是不远了,这背后隐藏的不管是什么阴谋,还是什么计划,还有我身上的诅咒,想必都能解开了。

  只是,这航海图只有一半,那另外的一半又在谁手里呢?这半张航海图上面是两个航线。

  上岛这段时间,我突然想明白一点,这半张的航海图上面,绘画出的两点,有很大的可疑,最主要的是,多了一个向下的箭头,那这么一算,就是三个点了。

  如果这一切都是跟明朝有挂钩的话,那么我们是不应该会找到清朝的沉船,这清朝沉船,是麦老和顺子同时发现的。

  因为距离明朝沉船很近,当时只是说找错沉船了,但仔细一想,应该不是这样,那清代沉船的位置,航海图上其实已经画出来了。

 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,把全部矛头都指向了顺子,焦八之前也怀疑过他,可等到从明朝沉船里打捞出棺木的时候,焦八又把这个怀疑给推翻了,他也认为可能是有人再把事情往顺子的身上推。

  按理说,那清朝沉船,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明朝航海图上,一张明朝的航海图,怎么会出现清朝的东西,这一点当初我一直没有想过,可后来再一琢磨,还是有疑点的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