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首先就是珍妮的话,她一口咬定这就是她家祖上流传下来的,明朝流传下来的遗物上,不可能有清代沉船,这时间上根本就是个错误,相反要是清代地图上标有明朝的东西,还可以说得过去。

  再者,就是那个向下的箭头,标画的很清晰,我记得我第一次看的时候,那上面好像是没有,这个我也有点拿不准了,所以后来麦老和珍妮都说这箭头是之前就有的,我也就没再怀疑什么。

  可现在一想起来,这里面绝对有问题,虽然我记不清了,但那向下的箭头我确实没什么印象,珍妮和麦老,要么就都说的是实话。

  要么就都是谎言,只不过他们俩人,是有一个在说谎,而另外一个是在帮着圆谎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就证明他们俩人是‘一条船上的’。

  这个想法,我谁也没跟谁提起过,焦八也没问过我,大家之前似乎都对这另一半的航海图不怎么感兴趣,反倒都急于找到传说中的宝藏,这就好像是个障眼法,用表面把我们大家全给蒙蔽了。

  我很怀疑这航海图是假的,也许这根本就不是郑和家族所流传下来的,而那真正的航海图,可能藏在某个地方,假如我说的没错的话,那么珍妮又是谁呢?她还是郑和家族的后人吗?

  或者说...咱们这次出海的目地,可能有一部分是为了寻找那真正的航海图,那手里这张航海图又是怎么来的呢?

  我根本就琢磨不透,事情复杂到难以想象,从一开始上船出海,这就是个错误,一切事情的发展,都是有目地性的,我需要等,耐心的等,只要我能保住性命活下来,就一定可以解开这些谜团,还有那背后的阴谋....

  “你看,这上面怎么还有乌云呢?”大个子抬头看了一眼说,并且碰了我一下,他这一下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  “那个不是乌云,是山里的一种雾气,只是不知道有毒没毒,大家伙还是小心一点为好,休息归休息,千万别放松警惕。”焦八也抬头看看,脸色变的及其严峻。

  “他妈了个蛋的,坐着休息一会儿都不安心,还得时刻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再他娘这么下去,我非疯了不可,你说我干嘛非要出这趟海啊,现在钱没赚到不说,命他妈还悬在这里,能不能活着回去,都还两说呢。”馒头坐在地上不停的咒骂着,也难怪,别说他了,我都想骂人了。

  大个子安慰他一句,“算了胖子,你现在再骂也没用了,还是养足精神,想想怎么离开这里才对。”

  “想你妈了个蛋啊,光想就能离开了?靠,傻逼。”馒头张嘴就给大个子骂了。

  大个子这次没有跟他对骂,只是说了一句,“俺知道你心情不好,所以俺也不搭理你。”

  “傻逼,我他妈还不愿意搭理你呢?一脑袋浆糊。”馒头又来了一句,并且还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死胖子,你他娘别瞪鼻子上脸,俺不爱理你就是了,你再骂俺一句试试。”大个子真是火大了,‘蹭’的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  馒头这次反倒没生气,而是嘲讽的笑看着他,“傻大个,你别冲我来劲儿,你也不想想,咱们费力不讨好的来这干嘛?别他妈被人家当了炮灰用,自己还傻逼呼呼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。”

  馒头有意把说话的声音提高了,目地应该就是想让我们听到,别看馒头是个胖子,但是心眼子还是蛮多的,他能这么想,不无道理。

  他的这句话,也让我想到了一些事情,我们从出海到现在,搞不好真就是一直在被人利用,可但到底是谁在利用我们呢,我不好乱下决定,这里面一定有内情。

  珍妮是打着打捞沉船的口号出海的,可现在看来,完全变味了,不光是找沉船,可能是再找某些更重要的东西,但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,我要想的,是该怎么活下去,才能走到最后的终点。

  “被人当炮灰?不是...俺们现在都快要死了,谁能拿谁当炮灰啊?”大个子还是有点没明白。

  “哼,这可就不好说了,出海到现在,咱们狗屁也没得到,身边的人全死了不说,现在还被搞到这个岛上,我之前还以为是咱们运气不好,可现在一想,这是有人要拿我们当垫背的啊,好得到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”馒头冷着脸,眯着眼睛,眼光扫射着在场的每一位。

  “馒头,现在大家都落难了,你没必要这样吧,这次出海,是珍妮和我带队,你要这么说的话,那就是我在把你们当炮灰喽?”麦老脸色有点难看,可还是很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“我可没说是你和珍妮,我就是说这个事儿,咱们这群人里,肯定有人是有私心,保不准隐藏着什么呢?”馒头说这话的时候,居然是看着我说的。

  我的目光也紧盯着他,这个死胖子的想法是对的,证明他很聪明,可他居然怀疑是我,他也不想想,我也是个打工仔,怎么可能会有私心,八成是认为我要独吞航海图的宝藏呢,我也懒得搭理他。

  “好了馒头,少说两句,大家一路出生入死,都是兄弟,何必呢。”常山在旁边劝阻他。

  馒头抬头看他一眼,冷笑一下,“说说还不行啊?真是的。”

  “算了算了,大家伙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?就这么一个小桥,到底是过还是不过。”珍妮立马打断了他们,总这么吵吵,也不是个事儿。

  我在焦八的耳边小声说,“老八你看,这个死胖子好像是在怀疑咱俩呢。”

  焦八不动声色的说,“恩,我看出来了,要怪,就怪咱俩上次的行动失败,现在不易多说,保住性命,找机会出去再说。”

  我点点头,随即恢复正常的问道,“我说,这个地方不会再出现什么鬼脸鬼手的东西了吧?”

  我一看到这桥,就总能想到我们之前遇到的小河沟,那河水是黑色的,这小桥的周围也是黑色,并且比之前那鬼地方还邪门,所有心里总是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。

  焦八轻轻的摇头说,“不好说,前面是个万丈的深渊,就只有这个小桥能过去,目前来看,好像一切都很安稳,可就怕过桥的时候,会突然发生意外。”

  “应该不会吧?就算是有危险,也是这桥的危险,那万丈的深渊,难道还会爬出人来不成?”常山看着他说道。

  “黑暗的深渊,难免不会有变数,如果可以看到,还好说,可这黑暗里,有没有隐藏什么可怕的东西,这还是个未知数啊。”焦八脸色很严峻,从下到洞穴里开始,他就没在嬉皮笑脸过。

  “恩,小八说的也对,这里的一切都太怪异了,不知道我们头顶上的雾气,对我们有没有威胁。”麦老说着话,抬头又看了一眼上面的雾气。

  “现在到底怎么办?是从这桥上过去,还是另想办法,时间不能总这么耽搁下去吧?”珍妮有点着急了。

  “你好像很急啊?大家伙都累坏了,多休息一会儿不好吗?难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吗?”焦八斜眼看着她问道。

  “是啊,求生算重要的事吗?我刚才把附近都看过了,除了这个小桥之外,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,所以咱们在商量,也是没用的,除非我们长翅膀飞过去。”

  珍妮现在有点变化啊,平时她都是听别人的意见,现在居然也开始主动了。

  “看来,咱们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能从这过了,这又是一场生命的赌注啊。”麦老的脸色不太好,想必为这事情也挺发愁的。

  “可是…咱们从这过,根本一点把握都没有啊,先不说出现什么鬼脸鬼手的,万一要是桥塌了,咱们都得死。”顺子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  “恩,也对,要是突然断桥了,那可就完了,这桥实在是太小了。”大个子赞同的说道。

  “这个我想过,一次过一个人,人多肯定不行,这桥摇摇晃晃的,危险确实挺大。”麦老看了一眼对面,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
  “一个人过可以,如果桥真塌了,这人死了不说,咱们也彻底被困住了。”李欣语气冰冷的说。

  “李欣,这个道理谁都懂,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,要不你说怎么办?咱们听你的也行。”麦老这次直接把问题丢给她了。

  “我没有什么办法,有办法早就说了,我只是把我们所面对的危险说出来而已。”李欣还是那么冷,甚至连看都不看麦老一眼,这妞面对谁都这样,一点面子都不给你,即使珍妮和她说话也一样,心情好了,能给你点好脸色。

  常山脸色严峻的说,“得做点安全准备,以防万一。”

  “顺子,我们手里的绳索还有多长?”我扭头看着他问道。

  “大概…还有五六十米吧,怎么了义哥?你该不会又想用鱼枪,让我们飞过去吧?”顺子有点惊讶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