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目光盯紧对面的小桥说,“当然不是,这周围都是石头,鱼枪一点用都没有,不过既然只能从这过,那就得需要绳子。”

  “这样,咱们一次过一个人,先把绳子绑在身上,其他人在后面抓紧绳子帮他过桥的,这样就算桥真塌了,过桥的人也不至于掉下去了,等过到对面以后,再解开。”

  “我们随后把绳子收回来,再过第二个人,等到对面过去四个人了,第五个人要是不出意外的话,就带着绳子直接走到对面,对面的人也抓紧绳子。”

  “这样两边人的力量也就差不多了,然后再同时发力,咱们把绳子给拉平,剩下的人抓着绳子过去,尽量把安全做到最高,但是我要说一点,能过去的人,就是幸运的,要是这中间出事了,那其他人就只能任命了。”

  焦八看着我说,“同意,怎么都是赌,我看这个办法可行,你说呢麦老?”焦八又把目光挪向麦老。

  麦老眉头紧缩,大概思考了几秒钟后说,“好吧,那就按照忠义的办法做吧,别人没什么意见吧。”

  “没有,能活着过去就行,但愿能平安无事啊。”馒头好像再说风凉话一样,让人听着很是不爽。

  “那…那谁第一个过啊?”珍妮看着大伙问道。

  “我留在最后,谁第一个过,你们商量一下吧。”

  我直接表态,这最后过的人,才是最危险的,这桥能承重多少?谁也不知道,只要第一个人安全的过去了,那么后面的三四个人,基本上就都没什么问题了。

  但兴许连着走过几个人后,这木板跟绳子就要支撑不住了,到时候后面的人再过,就很容易造成断桥,一旦桥塌了,即使我们有绳子,也保证不了自身的安全。

  尤其是留在最后过桥的人,我前面的人要是出现以外的话,那很容易就把我自己给带进去,对面的人多,还好说一点,毕竟力量够足,可这边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拽绳索,力量根本支撑不住。

  一旦断桥,我前面的人直接就能把我给带下去了,这是最危险的环节了,相当于我前面的人,直接牵连着我的命运,但毕竟这注意是我出的,所以这最危险的环节,理应也由我来做。

  我们手里的绳索,其实起不到什么太安全的作用,只不过是给大家伙找一个心里的安慰罢了,明白人一眼就能识破,当人体急速下降的时候,那股力量,根本就不是几个人能拽住的。

  “不用商量了,我第一个过。”又是李欣,这妞的胆子还真就挺大,上次过黑河的时候,她也是一马当先。

  “啊?你又要第一个过啊?我看还是算了吧,现在可不是逞能的时候。”珍妮又在旁边劝阻她一句。

  “我没逞能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”李欣说话很坚决。

  “听我一句好吗?我不希望看到你出事。”珍妮一把拉住她的手,很担心的说道。

  李欣笑了一下说,“放心吧珍妮,会没事的,你就别再劝我了。”

  其他人到没说什么,焦八和常山,还有顺子,三个人谁也没说话,不知道是同意了还是怎样,焦八的目光,一直落在小桥上,估计李欣刚才说的话,他可能都没有听到。

  顺子则是低头不语,常山更是眼神飘忽不定,也不知道再琢磨个什么呢,大个子他们就甭指望了,看来还得找麦老。

  麦老和我对视一眼,随后我扭头对李欣小声说,“李欣,这次不比上次,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把握的,随时随地,都有断桥的可能,是很危险的。”

  李欣凑到我耳边说,“再危险,不也得有人去吗?我相信我自己的。”

  “我说,这不是闹着玩的,上次你第一个过,那是因为我有把握,这次我自己都知道,一旦你突然掉下去,我们未必抓的住你。”我看着李欣的眼睛,希望可以打消她这个念头。

  “我知道,你放心吧,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”李欣依旧面色冰冷,不过她的眼神,却和她的表情很不相配,她的眼神里,有一种好似温柔的目光,很清澈,很温馨,也可能是我理解错了。

  “不是,你非得....”

  “这样,还是我来吧,咱们这么多男人呢,总不能再让你一个女人打头啊,我都感觉有点过不去了。”我的话还没说完呢,麦老就直接给我打断了。

  “恩,那就这么定了吧,麦老你先过。”趁着李欣没说话,我赶紧下决定。

  “不用了麦老,我都决定了,所以还是我先过去。”李欣话说完,就把绳索拿了过来,直接绑在了身上,看样子是谁也劝不住她了。

  “好吧,那你自己小心点,过桥的时候,小心脚下。”麦老向李欣点点头,最后没办法,只好答应了她。

  李欣应了一声后,就走到了小桥的边上,我走到她旁边,嘱咐她说,“记住,别太紧张了,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,我们尽力在后面抓住你,千万别急,脚要要平稳,一定要慢点走。”

  李欣向我点点头,“恩,放心吧,我会安稳的走到对面的。”

  这时候我才发现,其实李欣的额头上已经出汗了,她脸色也比之前变的紧张了很多,有一些发白,甚至连她的呼吸,都有点急促了。

  我心里很清楚,她这是在硬挺呢,也难怪,换做是谁,这第一个过桥的人心里都会有些紧张。

  这项任务,按理说应该由麦老去做,也只有他的胆量和能力,才最适合打头阵,可李欣非要硬上,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啊,死活都要冒这个险。

  我伸手用拇指在她额头上擦了一下汗水,“记住,害怕了就退回来,千万别硬挺,这对你没好处的。”

  “恩,我知道了,你就别多说了,我该过桥了。”李欣话说完,深吸几口气,就准备过桥了。

  “大家用力把绳索拉近,千万不要松手。”我扭头大喊一声,走到李欣的后面,把绳索紧紧的握在手里,“过吧。”

  李欣慢慢的开始往桥上走去,她腰上绑着绳索,双手扶着小桥上面的两根绳子,当她第一脚踩在小桥木板上的时候,我能清楚的听到,那木板发出‘吱吱’的声音,很明显,这木板已经承受不住什么重量了。

  李欣第一脚下去后,她就停了下来,她背对着我,我看不清楚她的样子,可她那急促的呼吸,我却能明显的感觉到,下面就是无尽黑暗的万丈深渊,要想从这里走过,真得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行。

  “不行就回来,千万别勉强自己。”我向她轻声的说道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即便她再强悍,内心还是比较脆弱的。

  李欣侧脸看我一眼,但没有说话,正过身,接着开始继续向前走,她走的很慢,非常慢,可她每走一步的时候,那脚下的木板都会发出‘吱吱’声,这声音听的我心一直在悬着,始终踏实不下来。

  虽然是李欣在前面走着,可我却感觉比我自己过桥还紧张,我手心里都布满了汗水,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的盯着她,真怕一个不小心,她就这么掉下去了。

  她已经走了四五步了,桥上的木板虽然发出‘吱吱’的响声,可却没有一个断掉,她目前为止,还算是比较平稳的,我回头示意大家把绳子拉近,其他人向我点点头。

  我知道,他们跟我一样紧张,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沉重,李欣要是过去了,那还好说,可要是没过去,中途断桥了,不光是她的性命不保,我们这些人搞不好也得全部埋葬在这里。

  现在四周安静的要命,我们没有一个人多说话,整个山洞的空间,显得额外的沉静,哪怕是一根针掉地上,都能清楚的听到声音,死寂,又是一片死寂。

  当李欣走到三分之一路程的时候,她居然开始加快了脚步,可能是她认为,这桥只是看着吓人,其实还是挺安全的,这就是她最大的错误,都这个时候了,绝对不能操之过急啊。

  “李欣你慢点,别着急,稳住,千万要稳住。”我向前大喊了一声,我必须得提醒她,加快速度,会让小桥的木板突然受力,必然会出现断掉的木板。

  李欣大声的回答我,“没事的,我很安全,你们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她又一大步的向前迈去,可由于她的速度加快了,她这一脚踩在木板上之后,突然,我就听‘咔嚓’一声,桥底的木板断开了。

  “小心。”焦八在我后面急的大喊一句。

  可还是晚了一步,由于李欣这一脚没踩住,她直接就悬空下去了,她身体往外一歪,眼凑着就要掉下去了,也得亏是她反应够快,她快速的伸出手,双手一把死死的抓住了小桥上面的两根绳子,这才使得她的身体没有跌落下去。

  可即使这样,她身体暂时也无法站稳,小桥因为她这突然一动,开始了剧烈的摇晃,左右的晃动很明显,并且还伴随着好像随时要断桥的声音,让人是提心吊胆的,场面实在太惊心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