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李欣的一条腿还在下面,她现在根本无法站起来,小桥依然摇摇晃晃,她就这么死死的抓着绳子,身体一动也不动,也不敢喊,更不敢乱叫的。

  “李欣你不要动,千万要稳住,等我过去。”我大喊一声,她这一下不要紧,吓的我心还忽悠一下,直接都提到嗓子眼来了,我得过去帮她一把才行。

  “忠义你别过来,我自己能应付。”她终于是头也不回的大声喊了一句。

  “你能行吗?不行你就赶紧退回来吧,太危险了,还是我去吧。”麦老也向前大喊了一句,看来每个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啊。

  “我没事,真的没事,刚才就是有点着急了,等桥不摇晃了,我就继续向前,你们千万别过来,这小桥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。”她心里还是很有数的,这小桥确实很难承受两个人的重量。

  我回头看了麦老一眼,他向我点点头,我们只好耐心的等待,大概三四分钟过去后,小桥停止了摇晃,又恢复到了原先的安静状态。

  这时候,李欣开始慢慢把悬空的腿收回来,接着又一点一点的站稳身体,动作虽然很慢,但是很熟练,也很稳当,没有一点心急浮躁的动作,看来她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了。

  等她站起来后,她又头也不回的喊道,“我继续向前了,你们帮我抓好身上的绳子。”

  “你放心吧,咱们会死死的抓着不放的。”我向她回了一句。

  李欣没做声,调整好状态后,她继续向前走,双手扶着两侧的绳子,几乎是拖着两腿条前进,想必刚才那一折腾,也给她吓够呛,我虽然一直看不到她的正面表情,可看她的背影,还是多少能看出来点。

  这一次,她不再奢望加快速度了,她的步伐很缓慢,也很平稳的往前走着。

  缓慢的速度比年迈的老人还难受,就跟电影里面的慢镜头差多,可每走一步,前面的木板,依旧发出‘吱吱’声,这声音听的我脑门子都疼,太折磨人了。

  由于她走的步伐平稳缓慢,所以这小桥只有轻微的抖动,已经不再摇晃了,我们随着她的前进,一点点的把她身上的绳索放长,眼凑着她就要走到对面了,我心里有一份紧张,但也多了一份激动。

  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,可千万别在这最后的关头再出什么事儿了,要不然真就是前功尽弃,一切徒劳了。

  但好在一切还算是顺利,当李欣的两脚,平稳着地的时候,我‘呼’的一下,突然大喘了一口气,而且不光是我,我后面的所有人,都是如此,全都送了一口气啊。

  李欣已经安全的到达了对面,她把身上的绳索解开后,转身向我们挥了挥手,“可以过来了,但一定要慢点走,木板不结实,随时都有断的可能。”

  “俺的娘嘞,她可算过去喽,俺们又有希望了。”大个子兴奋的喊了一句。

  “太好了,李欣终于过去了,咱们有希望了。”珍妮也很高兴的笑着说道。

  “哎呀我的妈呀,她总算是过去了,她走这一路,比我亲自走都难受啊。”焦八在我后面轻声的嘀咕了一句。

  我扭头看他一眼说,“我也是,这心就没下来过,大家赶紧把绳索收回来,第二个人开始过桥。”

  我们把绳索收回来之后,第二个过桥的人,原本想让珍妮去,可珍妮却一再的说自己还没准备好,非要再等一会儿,这个不是强求的,要是心里一直紧张的要命,过桥的时候真就容易出大事儿,所以只能让她再往后等等了。

  最后决定让麦老第二个过去,还是跟之前一样,麦老把绳子绑在了身上,我们其他人在后面抓住绳索,从上桥开始,他就放慢了脚步,很平稳的往前慢慢的走去。

  这老家伙果然很有本事,他每走一步,脚踩在木板上的时候,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,我只能微微的听到,木板有发出‘吱吱’的声音,这声音小的要命,要不是我高度集中精神来听,我根本什么都听不到。

  照比之前李欣过桥的时候,这声音要小太多了,他的动作虽然慢,但几乎是一气呵成的,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和等待,就算走到李欣之前出现事故的桥段,他也很顺利的迈过去了,整个走桥的全过程,时间一致,步伐一致,平稳匀速的往前走着。

  小桥别说摇晃了,甚至连颤抖都少,放佛桥上根本就没有人过一般,这真是厉害啊,要换做是我的话,我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么完善。

  “这老家伙真他妈厉害啊,他能把自己调控的这么好,几乎一点都不紧张。”焦八在我后面,轻声的说道。

  “是啊,确实很厉害,步伐轻便,匀速,身体平衡掌握的太到位了,要换做是你,你能做到不?”我侧过脸去,很小声的说道。

  “这个....应该是够呛,像我这种盗墓贼,这种本领到是有,但不一定能达到他这个水准,这老家伙真不一般啊,一个教授,就能有这两下子?这太说不过去了。”焦八说话的语气很冷,又是那种怀疑的口吻。

  “那你怎么想?”我试问他一句。

  “没什么,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,一切都是推断,咱们耐心等待吧,现在保住性命最要紧。”

  等到麦老平安过去以后,他很随意的解开身上的绳索,回身笑着喊到,“没什么问题,只要大家小心一点,都可以安全过来的,千万别紧张啊,忠义,我在这边等你们。”

  我也挥手示意,“放心吧麦老,咱们这就过去了。”

  我们开始商议第三个人谁过,这个很关键,我总感觉这桥随时都会塌陷,要想保证大家都能顺利过去,就必须得先把身体素质稍差的给弄过去才行。

  其他人都好说,珍妮应该也没什么问题,只有小虎子不行,这一路他都得靠我们保护着,在山下面对那些死尸的时候,小虎子都快吓尿了,好几次差点就被死尸给活埋了。

  要不是有麦老和常山两人一路护着他,估计他早就死在那片坟地里了,其实从上岛以后,这一路可以说是大家伙轮流照顾他,对于这一点,咱们还是比较有团队精神的,起码没有扔下任何一个人。

  等到上山后,才好一点,这小子体能不错,爬山的时候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,一路紧紧跟随,也算是不错了。

  我和焦八商量了一下,决定让他先过,“虎子,这次你来过桥。”我扭头看他一眼说道,这小子在最后面拽绳子呢,一听到我说让他过,他脸色‘刷’的一下就变了,变的煞白煞白。

  小虎子这时候走到我跟前,结结巴巴的说,“义…义哥,我…我有点恐高啊?我不敢过啊。”

  我就知道这小子肯定害怕的要死,从他的脸色,就能看出来,“没事的虎子,是人都会恐高的,你别往下看,眼看前方就行了,慢点走,会没事的。”我拍拍他肩膀,给予他安慰。

  “我…我真不行啊,刚才看李欣差点掉下去,我吓的腿肚子都打转了,义哥,你...你还是让其他人先过吧。”小虎子脸色难看的要命,几乎是哭丧着脸说出的话。

  我脸色一沉,看着他说,“虎子,别人现在是可以过,可你要自己不走过去的话,没有人能帮你的,这桥两个人过,太危险了,几乎是等于找死呢。”

  “可我……”

  “行了义哥,他不愿意过就算了,你也别在这浪费这口舌了,虎子我告诉你,咱们要是都过去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这越往后就越难走,到时候你真掉下去了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焦八直接打断他的话,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  我心里很清楚,焦八这也是好意,是想激他,也只有激怒他,才能有用,男人吗,只有愤怒的时候,才会爆发。

  小虎子突然眼睛一瞪,深吸一口气说,“那好,我过,义哥我过。”

  这招果然管用啊,我和焦八对视一眼,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,“准备一下,出发吧。”

  小虎子把绳子反复的在身上绑了好几圈,看的我都别扭了,“我说兄弟你至于吗?缠了这么多圈了,你也不嫌沉的上。”

  “至于,这能让我安心一些。”他脸色还是那么难看的说道。

  等他弄好以后,其他人再次抓紧绳子,我示意他可以过桥了,这哥们哆哩哆嗦的往前走去,双腿明显都有在发抖,看来他这恐高症很严重啊。

  “千万别紧张,把身体放轻松,要不然你更难走。”我轻声的说道,希望这样能让他减少一点心里上的压力。

  他僵硬的身体转过来说,“恩,知…知道了。”

  看来是没什么用了,祈祷他能一切顺利吧,可我万万没想到,他刚走出去一步的时候,就出事儿了,这脚刚踏上小桥的木板,等另一只脚再要往前迈的时候,就听‘咔嚓’一声,木板突然断裂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