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小虎子一个没站稳,脚一踩空,直接摔倒在地上了,小桥也因此变的剧烈摇晃,发出那‘吱吱吱’的难听声音。

  这时候我赶紧松开绳索跑过去,一把扶住他,“虎子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

  这得亏是刚走第一步,要是走几步后再踩断木板,他百分之百得掉下去,到时候我们几个人根本就拉不住他。

  小虎子脸色都发青了,看来他是吓的不轻,浑身上下不停的在哆嗦,其他人也赶紧围了过来,焦八蹲下身子,一手扶住他胳膊,一手拍拍他后背说,“别害怕,没事了没事了,放心,你没掉下去。”

  小虎子依旧一句话也不说,两眼发呆,浑身继续发抖,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。

  我又摇晃了一下他的身体,“虎子,虎子你没事吧?他...他这是怎么地了?”我感觉这哥们好像被吓傻了,到时候精神分裂可麻烦了。

  常山也蹲了下来,他看了看小虎子的眼睛,扭头冲我说,“他可能是被吓到了,咱们让他先缓解一会儿,看这样子,应该没什么大碍的。”

  “忠义,出什么事儿了?”麦老的声音,再对面悠悠的传了过来。

  我没有说话,只是挥手示意他没事,不用担心,就算真有事儿了,他也帮不上忙,还是让他少操点心吧。

  两三分钟过去后,他脸色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,他看着我说,“义…义哥,我…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…”他说着说着话,就痛哭了起来。

  其实我能明白他的感受,他只是渔船上的一名维修工而已,却无端的被卷进了这场逃命的风波,又经历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恐怖事件,并且几次差点丧命于此。

  这是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的,他还这么年轻,心里会害怕,也是在所难免的,其实他已经很坚强了,这一路上也没发过什么牢骚,都可以说是无怨无悔了,现在面临这么大的困难,他会哭,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  反倒他要是不会哭,那才容易出事儿呢,憋在心里,容易使人崩溃的,现在发泄出来了,哭过了,也就没事了。

  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,有些心酸,我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说,“没事的虎子,没事的啊,你不会死的,我们都不会死的,我们会平安的离开这里的。”我话虽然这样说,可我心里却连一点底都没有。

  小虎子依然再痛哭,他擦了一把泪水说,“义哥啊,我怕...我怕我挺不住了,出海到现在,死了这么多人了,我受不了了,我真受不了了啊。”

  我眉头紧锁,无奈的叹口气,扭头看了一眼焦八。

  “虎子你放心,只要有我和义哥在,你就不会有事的,别哭了啊,咱大老爷们的,应该坚强点才对。”焦八拍拍他胳膊,再给予他最好的安慰。

  “操,你说你也叫个男人,哭他妈什么哭啊,真他妈丢人,过个桥就害怕成这样,真他妈不是个爷们,就你这样的,干脆跳涯得了。”馒头在后面大声的吼了一句,一脸鄙视的看着小虎子。

  小虎子一听他这话,更是憋屈的眼泪直流,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。

  “你他妈给我闭嘴,少说一句不行吗?”我扭头瞪着眼睛就骂他。

  这个孙子,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煽风点火,他是真不怕事儿大啊。

  馒头冷笑一下,眯着眼睛骂道,“少他妈跟我来这套,姓金的,这嘴长在我身上,我他妈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,你他妈管的着吗?什么东西吧。”

  我‘蹭’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伸手指着他鼻子,“死胖子,你有种再骂我一句试试?”

  我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,从上岛开始,他就跟我不对付,怀疑我这个,怀疑我那个的,我忍了他很久了,这次又再这胡搅蛮缠,我是真忍不住了。

  “操,骂你又能怎么样?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他妈的,我早就看你不爽了。”馒头也横眉立眼的指着我大骂。

  “我操你大爷…”我刚要动手的时候,焦八在旁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,“义哥,你冷静点,千万别冲动,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搞内杠啊。”

  我看了焦八一眼,他说得也对,这时候不能再内杠了,我只好把肚里的火气给压了下来,我这人这点好,关键时刻,还是能听劝的。

  大个子和常山也一把拉住了馒头,“算了馒头,大家都是自己人,何必闹成这样,你就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“你们都给我起开,我他妈非揍他不可,听到没有,谁要是敢拦着我,别说我不给他面子。”馒头这会儿还来劲儿了,他指着大个子和常山,瞪着眼睛骂道。

  我冷笑一下说,“大个子,常山大哥,你们俩个都让开,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。”

  “忠义,你就少说两句吧,行吗?馒头,给我一面子,咱别再斗下去了,大家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命都难保了,怎么还有心在这打架呢?”常山语重心长的说道,这个男人,还是挺知道轻重的。

  “都别拉他们,让他们俩打,你们不是能打吗?现在你们俩就打,谁不把对方给打死,你们都不算是男人。”珍妮突然在旁边大喊了一句。

  我扭头看她一眼,没吱声,其实我也知道,这时候内杠,是很不理智的,我也是太冲动了,明明火气都下来了,又突然燃烧了起来。

  馒头这会儿也没说什么,憋的脸色通红,只是眼睛一直在瞪着我看。

  珍妮看了看我们俩人说,“怎么都不打了呢?你们到是打啊?不是挺能耐的呢吗?一到这关键时刻,你们就搞内杠,我拜托你们行吗?现在大家生死都是问题,想想怎么离开这,才是最要紧的,不要再搞内斗了。”

  “虎子的事情怎么办?得想办法让他过去才行。”我把话题又回到正轨,算是默认了珍妮的话。

  “虎子交给我吧,我跟他一起过。”珍妮看着我,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你跟他一起过?疯了吧你,这桥根本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,不行,这太危险了。”我立马否决了她,这样简直就是送死,一个人过都勉勉强强的,更别说两个人了。

  “那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”珍妮一脸平静的问道。

  “我...”我他妈确实没什么办法了,我看了一眼焦八,他轻轻的摇头,表示无能为力,显然他也没有办法了,小虎子自己一个人不敢过桥,这确实是个问题啊。

  “可也不能就这么冒险啊,你这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呢。”我还是想劝劝珍妮,这不是可行之计。

  “呵呵,忠义,咱们这一路,哪一回不是在赌命啊,以前总是你们在赌命,现在轮也该轮到我了。”她脸上带着笑容,可我知道,这笑容很苦涩,是那种没有办法的苦笑。

  “要不...还是我带着虎子吧,这样....”

  “别说了忠义,这事儿就让我来吧,咱们就这么说定了,我跟小虎子,在你前面过。”珍妮打断我的话后,就走到了小虎子的跟前蹲了下来,她看了看他,握住他的手说,“我跟你一过,放心,会没事的。”

  小虎子傻愣的点点头,“好,但...但我怕我连累你。”

  “没事的,会安全过去的。”珍妮笑笑,又站起身来说,“其他人准备过桥吧,让小虎子先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老八,换你来过桥吧。”我扭头冲焦八无奈的说道。

  焦八点点头,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,“义哥,你看上面的雾气,好像正在一点点的下降啊。”

  他话说完,我抬头往上一看,顿时一惊,果然如此,那雾气离我们又近了一些,几乎就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着,那灰色的雾气,越积越厚,我感觉是有点不对劲。

  “老八,那雾气怎么这么怪呢,你发现没有,它好像是在旋转着。”

  我也是仔细看才发现的,咱们头上的灰色雾气,正在一点一点的旋转,但速度很慢很慢,你不仔细看,根本就看不出来,这事儿实在是太邪门了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  “听你这么一说,它好像是在旋转,这雾气太诡异了,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山洞里会有雾气,也不知道呆会儿会发生什么怪事,咱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,抓紧时间过桥吧。”

  他话说完,赶紧把绳子缠在了身上,就开始过桥,我又看了一眼头上的雾气,它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来气了,必须得趁着它没全压下来的时候离开这才行,这鬼雾气让我心里一直不能平静,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  焦八不愧是盗墓的行家,简直是轻车熟路啊,他过这桥,几乎没费吹灰之力。

  虽然他的速度比不上麦老,但是他的步伐实在是太稳定了,给我的感觉,就是在走平道一般,很轻松,非常的轻松。

  等焦八过去后,我又让顺子过,说实话,我是有点私心了,焦八和顺子都是我的兄弟,所以我先让他们过去,这桥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断了,我得尽力保证他们的安全才行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