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顺子平衡感比较好,虽然过桥的时候,小桥总是在摇晃,可他始终能保持住自己的平衡,说实话,我看着他过桥,比我自己过还累,总是让人提心吊胆的,好几次那桥都是忽忽悠悠的,顺子这小子胆量可以,愣是没喊一句,就这么硬着头皮的往前走,步伐比李欣还慢,但甭管怎么样,他好歹是过去了。

  等顺子也平稳的达到对面以后,我对馒头说,“馒头,你要是看我不爽,等离开这岛了,咱俩单练都成,但现在不是时候,过桥保命要紧。”

  “没问题,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吧。”馒头也很痛快,他这人其实就是嘴操蛋,人还不至于那么坏。

  “这次你把绳子带过去,和麦老他们一起把绳子抓住,我们在这边把绳子抓住,剩下的人,只能抓着绳子过桥了,不能再绑在身上了。”这样两边都有力量支撑,要是单靠我这一面,越往后这人就越少,太危险了。

  “行,没问题,那我现在就准备。”

  馒头答应下来后,就开始忙活了,等他准备出发的时候,我在他后面提醒他一句,“一定要走慢点,千万别着急,祝你顺利。”

  馒头侧脸笑了一下说,“谢谢,走了。”他话说完,就往桥上走了过去。

  他是我最担心的几个人之一,因为馒头太胖了,体重快赶上咱们两个人的了,如果这次他能平安的走过去,那么珍妮和小虎子应该也没什么问题。

  珍妮自然不用说了,身材太苗条了,小虎子也是个偏瘦的男人,两个人的体重加起来,预计差不多和馒头相等,所以只要馒头能过去,咱们就有希望可以全部平安的走到对面。

  当馒头的脚踩在木板上的时候,我这心就一直在揪着,不敢眨眼的盯着他,那木板‘吱吱’的响声都刺耳,只要他第一步稳定的过去了,想必后面应该也是可以的。

  馒头这个人,别看他肥猪老胖的,但是做人做事很是心细,也是个颇有心计的人,外表看着大大咧咧,口无遮拦的,其实他滑头的厉害,脑袋反应的也够快,不可以小看。

  他第一步,算是有惊无险的走了上去,随后,馒头也学着李欣的步伐,一点一点的蹭着往前走,这一点我真是很佩服他,他知道自己学不来麦老和焦八的技术,也学不来顺子的平衡力能力,就只好学李欣的速度了。

  馒头真挺聪明的,每次木板发出几声响,他立马就向前迈步,掌握的很好,我似乎也看明白了一点,这木板不能站时间太长。

  时间一长,肯定得断掉,他是找到这个时间差了,趁着木板没断的时候,就立马动身,但话说回来,更不能太急,走路太快,会加重脚下的力量,这样木板更容易断掉,馒头好像就是摸索到了这一点。

  说实话,光看他背影我就知道,馒头走这一路,脑袋上的汗水应该没少流,别看他身体不哆嗦,但这心肯定是悬着的,他比任何人都惜命,不害怕是假的。

  二十多分钟后,馒头才算是平安的到达了对面,可等他刚到达对面的时候,他却突然间就瘫软了下来,麦老和焦八赶紧上前扶住他,这是内心的压力太大了,要是这桥再长一点,他肯定就过不去了。

  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,馒头都过去了,其他人就没什么问题了,珍妮带着小虎子一起,想必也可以了,看来上天还是挺眷恋咱们的,给咱们留了个活路。

  稍等了一会儿,他缓解过来后,几个人在对面就把绳子拉好了,麦老向我打个手势,“好了,继续过吧。”

  我扭头对大个子说,“换你,记住了,刚才馒头怎么走的,你就怎么走,每走一步,别停留太长时间,也别瞎搞别的,出事儿了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大个子这次倒是挺豪迈的,“放心吧忠义,没问题的。”

  大个子不再鲁莽了,他也学的很心细了,果然按照我说的照办,跟馒头一样的步伐前进,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回胆子怎么突然就大了起来,可能是面对生命的威胁,他爆发了潜力。

  等他平安过去后,就是常山了,这个人不需要我多说,他甚至比我都内行,我只嘱咐他一句,“小心点。”

  常山点点头,顺着绳索开始上桥,这个男人果然不一般,他一点都不紧张,很平淡,脸上也没任何不正常的表情,把心态放的很好。

  走上桥之后我才发现,他几乎有着和焦八差不多的道行了,难怪焦八一直怀疑他是盗墓贼呢,看来这也是有道理的,常山一点不拖泥带水,很顺畅的就走到了对面。

  麦老这时响我大喊着,“忠义,珍妮,就差你们三个人了,稳住,一定要稳住啊。”

  我招手示意了他一下,随即对珍妮说,“去吧,一定要小心,这桥摇晃的厉害,你们两个人,一定要保持好平衡。”

  珍妮脸色严峻的说,“恩,我会的,小虎子,咱们走吧。”

  小虎子在后面看了我一眼,脸色虽然恢复了一些,但还是好不到哪里去,他走到我跟前说,“义哥,你看咱们上面的雾气,怎么越来越近了。”

  小虎子这一提醒我,我才想起来这个事儿,我抬头往上一看,那雾气果然又降低了很多,距离我们已经是近在咫尺了。

  并且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,这雾气的旋转速度,比之前要快了不少,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来是在上面旋转了,那灰色的雾气一圈一圈的旋转着,这时候我才感觉到,周围居然起风了。

  肯定是这雾气的旋转带动了风力,虽然现在的风不大,可等它速度上来后,那就指不定得是多大的风了,要是光起风也不算什么,就怕有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,冷汗,顺着我的额头就流了下来。

  “义哥,你们赶紧过,雾气,你上面的雾气。”是焦八的声音,他在我对面大声的喊着。

  “我看到了,这就过。”我赶紧又对珍妮说,“快快快,你跟小虎子赶紧过,这里恐怕要有变数,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
  珍妮点点头,招呼小虎子赶紧出发,我把手里的绳索死死的抓住,珍妮让小虎子打头,他们两人顺着绳子就要上桥了。

  小虎子站在桥边,还是不敢动弹,我向他大吼一句,“靠,你到是走啊,别墨迹了,再不走就都得死了。”

  珍妮在他耳边低声了几句,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呢,就见小虎子傻愣的点点头,乖乖的往前走了,并且走的步伐还算是比较平稳。

  珍妮也赶紧跟上,他每走一步,珍妮都在后面提醒着他,两个人还算是默契,匀速的往前走着,珍妮这妞也挺厉害的吗,这关键时刻了,还真能拿分。

  可就在他们快中到中间的时候,突然间,周围的风力越来越大了,我抬头往上一看,我的天呐,要出大事儿啊,那灰色的雾气越转越快了,都快赶上漩涡了,但这跟漩涡还有明显的不同,它是从中间往外扩散的旋转,和漩涡正好是反方向。

  “珍妮,你们两个人快走。”

  当我喊完这句话后,我头上的雾气突然更急速的旋转了起来,速度快的简直难以想象,整个空间里全是大风,这风速更是快的吓人,‘嗷嗷’作响的,吹在脸上都是生疼生疼的。

  小桥被这大风吹的摇晃的厉害,就跟一条发疯的狂蛇一样,左右来回的摇摆,珍妮和小虎子两人在桥上被这大风吹的东摇西晃的,根本连站都站不住了。

  两个人死死的抓住绳索,他俩这一动不要紧,连带着差点都给我甩出去,愣是将我向前带出去好几步,险些就摔倒在地上。

  要不是我急忙用力摆正了身体,这一下非他娘摔死我不可,这是我身体素质较强,换作一般人的话,都能被直接甩到深渊下面。

  但这边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抓着绳索,根本就支撑不住他们两个人的重量,对面麦老他们还可以,起码人多啊,力量就要比我大多了。

  珍妮顽强的顶着大风,嘴里还大喊道,“小虎,你快过,快过啊。”

  小虎子吓的双手几乎是抱住绳子了,从嘴里哭喊着,“不行啊,我不敢,我真不敢。”

  我眼瞅着珍妮急的要伸手去拉他,可她刚一动弹,这小桥又是剧烈的一摇晃,直接将珍妮给晃倒了,她这一倒不要紧,脚下的几块木板全都断掉了。

  珍妮的身体直接下滑进去,她赶紧一把抓住了桥上两边的绳子,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我们的绳索,这才使得她没有从桥上掉下去。

  可即使这样,她半个身子还是甩在了外面,场面极其危险,我也被她这一下给带到了小桥的边上,她要是再往下坠一点,我就得跟着上桥了。

  小虎子这时吓的还是在那死死的抱着绳子,连动都不敢动一下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珍妮的身体吊在下面,风力越来越大了,再这么下去,小桥非塌了不可。

  麦老和焦八在对面大声的喊着,可我只能看到他们的嘴型,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的,大概是让我赶紧躲起来,可这鬼地方我躲哪去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