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这根本就无处藏身,除非我再回到刚才的通道口去,可我要是就这么跑了,那珍妮跟小虎子怎么办?

  珍妮被这大风吹的头发都乱飞了,半个身体还悬空在外,她想往上爬,可奈何她根本不敢用力,一旦她用力过猛,小桥上的绳子要是断了,那就彻底完蛋了,我们三个人都得死这不可。

  我身体向后用力倾斜到四十五度,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,前面的力量再大一点,我就得飞出去不可,我抓着绳索的双手都快被勒出血了,我向小虎子嘶吼着大喊一句,“虎子,你快去把珍妮拉上来,快点。”

  小虎子不停的摇头喊道,“我不敢,我不敢啊,义哥我不敢动了。”

  他奶奶的,这哥们的胆子也实在太小了,再这么搞下去,珍妮非得掉下去不可,不过也难怪他不敢乱动弹,小桥的摇晃太剧烈了,一般人根本就站不住,再加上这大风的力量,小虎子那瘦弱的体格直接就能给刮飞了。

  这样不行啊,我得想个办法救珍妮才行,就在我万分着急的时候,突然间有什么东西打在了我身上,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的脸又被狠狠的打了一下。

  我抬头往上一看,顿时就傻眼了,打在我脸上的东西,居然是碎石,这些碎石能有黄豆那么大,是从上面的灰色雾气里飞出来的。

  并且是越来越多,再伴随着大风的袭击后,碎石击打在周围,发出‘啪啪啪’的声音,打在人的身上,更是疼痛的要命,使得我都有点抓不住绳子了。

  小虎子被这碎石砸的单手护住脑袋,嘴里不停的‘啊啊’大叫,珍妮就要倒霉了,她半个身体还在外面呢,当这些碎石击打在她身上的时候,我感觉珍妮她有点挺不住了,身体正在一点点的下坠,糟了,这可怎么办啊。

  现在最要命的还有一点,当这狂风加夹着碎石,落在小桥上的时候,那强劲的灌力,居然把小桥的一些木板打个细碎,就连支撑这小桥的麻绳子都快要断掉了。

  我双手依旧拉住绳索,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句,“珍妮,你挺住啊,千万要挺住啊。”

  珍妮微弱的呼喊声音传来,“忠义,我抓不住了,我要抓不住了.....”

  现在得拼一下了,要不然咱们三个人都得死这,麦老和焦八在对面依旧大喊着什么,可我根本就听不清楚,其他人好像已经躲进了对面的通道口里,这又是一次生死的抉择。

  “我这就过去救你。”我大喊一句,扔下手里的绳索,猛的就像小桥冲了过去,由于我爆发的力量太大,当我第一脚踩在小桥木板上的时候,这木板直接就断掉了。

  不过我却没有倒下,全力冲刺的力量,使得我能一路向前,但只要是被我踩到的木板,几乎全都断掉了,个别坚硬一点的,还能保存下来,我这是在做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的事情,不是我想这么做,而是我实在没办法了。

  无数个碎石击打在我身上,疼的我是呲牙咧嘴的,这滋味简直难以形容,实在是太折磨人了,小桥因为大风和碎石的袭击,已经是破烂不堪的了,桥上的木板,几乎都碎掉一半了。

  我一口气跑到了珍妮和小虎子的跟前,我上前一把拉起小虎子,“你赶紧过去,这桥要塌了。”

  小虎子还哭丧着脸喊道,“我走不动了,我腿走不动了。”他这个软蛋,这个时候了还哭哭啼啼的,哭要是能解决问题,那这个社会早就太平了。

  “你他妈给我冷静点,现在没时间哭了,再不走,咱们都得死这。”我瞪着怒火的眼睛,向他大吼了一句。

  小虎子被我这一吼,才算是清醒了不少,他傻愣的立马点点头,抓着小桥两边的绳子,就往对面慢慢的走去,可他那颤抖的身体,依旧是个麻烦,因为他根本就迈不动步了。

  焦八和麦老这时候站在小桥的对面,焦八大喊一句,“义哥,你们挺住,我和麦老这就过去救你们。”

  “你们谁都别过来,这桥要塌了,根本承受不住任何力量了。”我头也不抬的向他俩喊道。

  紧接着我慢慢的低下身子,伸手一把抓住了珍妮的胳膊,“别害怕,我抓住你了,放心你掉不下去了。”我不敢太快用力,小桥已经承不住力了,再加上这大风和碎石的袭击,随时都有断桥的可能。

  珍妮抬头看着我,“你疯了,这桥容不下三个人的,你会掉下去的。”

  “没事,我会想办法的,来,快点,我拉你上来。”我刚要用力往上拉她时,这小桥突然又是一震,一下子倾斜了过去。

  这一倾斜不要紧,我不但没有把珍妮给拉上来,她反倒身体更往下了,而我也因此被晃倒在了小桥上,我赶忙一把抓住我后面的绳子,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身体。

  这是我反应够快,要不然我直接就能被甩出去了,这时候我才知道,我面前小桥一边的绳子,已经彻底断掉了,难怪这桥会如此的倾斜呢,现在我们是仅靠着一根绳子在坚持呢。

 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,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情而已,这狂风和碎石打的我浑身上下疼的厉害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这完全就是靠着我自身强大的意志来坚持呢。

  “义哥,义哥你们快点,桥就要断了,赶紧抓住咱们的绳索。”焦八焦急的在对面大喊着,现在的他们,根本帮不上我们了,上桥是不可能的了,也只有这唯一的办法了。

  可我现在哪有时间去抓咱们的绳索啊,而且一旦我们真掉下去,他们根本就抓不住咱们三个人,搞不好会连着把他们也给带下去呢,我不能这么自私,这么做就等于是害了大家。

  “你们赶紧走,别管我们了,走吧,快走吧。”我使出浑身的力量大喊了一句。

  这时候,珍妮的双手,正死死的抓住桥上的木板,她嘴里喊着,“忠义,救我,救我啊,我坚持不住了。”

  木板上发出‘吱吱’的声音,看样子马上就要断掉了,我一手抓住后面桥上的绳子,另一只手伸过去,“珍妮,拉住我的手,快点。”

  珍妮这丫头也挺顽强的,在这生死的关头,她要比我想的坚强多了,她猛的向前一用力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我用力一握,也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,就在她用力向上的那一瞬间,木板‘咔嚓’一声就断掉了。

  “啊~~~”珍妮一声大喊,她身体瞬间就掉了下去,不过好在我的一只手,死死的抓住了她,要不然她真就掉进这万丈的深渊了。

  由于珍妮这突然一下,我的身体也跟着向前倾斜了不少,就差那么一点,我就得和她一起坠落到这无尽的黑暗深渊里。

  我现在属于一只手抓住了后面的绳子,而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她,现在她的身体,完全被甩出去了桥面,是紧靠着我的力量在支撑着呢,我们两个人,一旦有一个人松手,她都将必死无疑了。

  “珍妮,抓住我的手,一定要抓住啊,千万别松开。”我侧过脸去,尽量避开这些碎石打在正面。

  我大声的呼喊着,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我抓绳子的左手,已经出血了,可我不能松手,我一旦松开,珍妮和我瞬间就没命了,我更不能扔下她,就算拼死,我也得把她给拉上来。

  “忠义,你松手吧,这样我们俩个都会死的。”珍妮似乎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,她几乎是流着眼泪大喊着。

  “我不松手。”我怒吼一句,右手和身体一点点的用力往上拉她,哪怕是拼了这条老命,我也得把她给拽上来。

  就在这生死一刻的时候,我无意间看见,这小虎子居然还没走呢,他几乎还在刚才原来的地方,没挪动一步,他一手抱着脑袋,另一手抱着绳子,就这么低着脑袋蹲在桥上,

  “虎子,你他妈怎么还没走啊?赶紧走啊,现在没有时间了,你他妈等死呢啊?”我向他大吼了一句,都他妈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磨蹭呢,非得等到死亡来临了,你才知道什么叫晚了吗?

  小虎子抬头看了我一眼,两秒钟后,他居然向我这边爬了过来,“你他妈疯了,赶紧走啊。”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可这么做,简直就是在玩命。

  他也不理我的话,等他爬过来之后,他上前一把抓住了珍妮的另一只胳膊,扭头看我一眼说,“义哥,要走咱们一起走。”

  我看着他的眼睛,不再多说什么废话了,“用力,快,快点把珍妮拉上来,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  就在我们两个人拼了命的往上拉珍妮的时候,突然之间,我听到焦八一声绝望的大喊,“义哥....”

  紧接着我就感觉身体一震,整个人都开始下坠了,这下完蛋了,小桥真的塌陷了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