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这小桥是从中间瞬间就断掉了,我一只手抓着断掉的绳子,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珍妮喊道,“抓紧了珍妮,我们要掉下去了。”

  “啊....”珍妮始终闭着眼睛,嘴里大喊着,可即便如此,谁也改变不了我们现在的命运了,生死各安天命吧。

 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,小桥这一断掉不要紧,我们三个人全都掉进了黑暗的深渊,由于这桥是从中间断掉的,再加上我一只手还抓着绳子,所以我能明显感觉到,我的身体,正在往另一侧的石壁上撞去。

  断掉的小桥,直接将我甩到了下面的石壁上,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容不得你有半点的考虑时间,这得亏我是练过的,就在我马上要撞到石壁的时候,我双腿猛的抬起,愣是用脚掌支撑住了我的身体。

  这一下的冲击力太大,即便用双脚顶住石壁,震的我双腿都哆嗦了,并且还能明显感觉到腹部的疼痛,我受伤的地方,还没完全好,这一下搞不好又得大发了。

  而珍妮的反应也算够快的,虽然她没能用脚掌顶住自己的身体,但在往下坠落的那一瞬间时,她把身体调成了侧身,愣是用胳膊和腿,应生生的抗下了这一下严重的撞击,这一撞击,八成得给她撞昏迷过去。

  可当我抓着断桥的绳子掉下深渊的时候,小虎子也跟着掉了下来,我本想抓住他,可我根本就没有办法,我只有两只手。

  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我身边掉落下去,“义哥救我……”小虎子往上伸出手,那充满绝望的眼神我永远都忘不掉,他急速的从我身边坠落了下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深渊里。

  “虎子,虎子,虎子…”我大声的嘶吼着,几乎是撕心裂肺了,可任凭我怎么呼喊,也挽回不了这一切了,虎子他死了,他被黑暗的深渊给吞食掉了。

  一个小时前,我还信誓谈坦的告诉他,只要有我在,他就可以活着,就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,可现在,我不但救不了他,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掉下深渊却无能为力。

  这一刻我心里很难受,很疼,是那种悲伤的感觉,跟我战友当年死在我面前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,这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。

  我跟他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,接触的也不多,可就在这之前,他明明选择可以先逃跑的,但却为了救珍妮,他到最后还是牺牲了自己,不管他是有意,还是无意,我都为他感到惋惜。

  可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,狂风卷着碎石依旧无情的打在我和珍妮的身上,我不用想都知道,我现在全身上下,肯定是青一块紫一块的,这碎石打在身上实在是太疼了,一般人根本就受不了。

  目前我紧靠着一个人的力量,在勉强支撑着我们两个人,我抓着绳子的左手,鲜血顺着手腕一直往下流,我的手已经磨破了,疼痛感直专心,我低头看了一眼我下面的珍妮,大声喊着,“珍妮,珍妮你醒醒。”

  我抓着她胳膊的右手,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,再这么下去,我真承受不住了,“珍妮,珍妮你赶紧醒过来啊,我快坚持不住了。”

  我咬牙切齿的低吼道,我浑身的力气已经快用完了,再被这狂风碎石一阵折磨,我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死掉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碎石击打的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她听到了我的呼喊,总之珍妮是醒了过来,“忠义,我们还没死啊?”

  “没死也快了,我要抓不住了。”我的声音都变了,实在是熬不住了。

  “义哥,义哥你在哪?”

  “忠义...珍妮。”是麦老和焦八的声音,他们在我的上方,想必刚才的断桥的一切,他们也都看到了。

  我抬头向上,本想大声的呼喊救命,只可惜我根本喊不出声音,不是因为我不想喊,而是因为那些碎石扑面而来,打的我连头都不敢抬了。

  “义哥,珍妮,你们到底在哪啊?”焦八嘶吼的声音里面,充满了悲伤,想必他可能认为我已经掉下去了,也难怪,从这断桥上坠落下来,我能暂时的侥幸活着,其实是连我都不敢想象的。

 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?就算是焦八他们知道我在下面,我也未必能获救,即便把绳索放下来,我也腾不出手去抓,就算我有三只手,我也没力气拖着珍妮往上爬了,靠着他们用力往上拽,也不见得就能行,这狂风碎石的,环境恶劣到无法想象,生存的几率,实在是太渺茫了。

  要是让焦八或者麦老亲自下来救咱俩,那危险性更大了,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,搞不好几个人全都得掉下去,就算我能挺住,珍妮也未必能坚持到他们下来,现在看来,我和珍妮是死定了。

  “他们掉下去了,掉下去了。”又是麦老大吼的声音,这老家伙的声音浑厚的厉害,就感觉好像有穿透力一般,这风沙碎石的,根本阻挡不住他。

  “我他妈不信,我要下去找义哥。”焦八那发疯的声音,隐隐约约的从上面传来。

  “你疯拉?你看看现在是什么环境?你下去别说救人了,你自身都难保。”麦老怒吼的声音,依旧在我头顶上方回荡着,再然后,我就不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了。

  “忠义,你听,是焦八和麦老的声音,他们在找我们。”珍妮大声的向我说道,我们两人的距离这么近,我才能勉强听到她的声音,这风声和碎石,打的周围乱响,耳膜都快被震裂了。

  “我听到了,可现在没用,即便他们下来了,咱们也未必能上去,风太大了,不能再连累他们了。”看来这是天要亡我,我抓着绳子的手,已经开始有点松懈了,我的力气要用完了。

  “忠义,快想点办法啊,咱们不能就这么等死啊。”珍妮在这生死的关头,显露出了求生的本性。

  “我能有什么办法啊,这周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除了深渊,我什么都看不到啊。”我这次真有点绝望了,除非有奇迹发生,要不然,简直没个活。

  “忠义,我这旁边好像有个小山洞啊。”珍妮的这一句话,又让我看到了生存的希望。

  “什么,有个洞?在哪?”我低头向珍妮问道。

  “就在我的旁边,稍微往上一点的地方,正好能看到,可我过不去啊。”珍妮试着伸出脚,可依旧还是碰不到。

  我顶着强风,眯着眼睛仔细往下看了看,果然在珍妮的旁边,有一个洞穴,这洞穴其实就在我的脚下不远处,洞口的大小应该在两米左右。

  洞穴的下端,正好在珍妮的腰部位置,即便她怎么用力,脚也不可能碰到洞口的下方,除非她能把身体横起来,但以目前这情况来看,根本没什么希望。

  “我看到了,得想办法进去才行,我已经快支撑不住了。”这碎石砸的我头晕脑涨的,这还不算什么,最主要的还是这里的强风。

  感觉这风起码得有六级以上了,吹的我和珍妮两人来回的乱飞,这是我抓着她手比较紧,要是稍微松懈一点,珍妮都容易掉下去。

  我抓绳子的左手也快受不了了,疼的我冷汗直流,鲜血都已经滴落到我头上了,我心里很清楚,最多我还能再坚持几分钟,几分钟过后,要是还不能获救,我们两人必死无疑。

  “我..我也快抓不住了,忠义,想..想个办法把我送进洞里去。”珍妮说话的声音,是上气不接下气的,很明显她已经到极限了。

  把她送进去?可应该怎么做呢?没有什么太安全的办法了,看来只能赌一把了,“珍妮,我试着把你荡起来,然后你借力直接冲进洞里去。”我抓着绳子的手又紧了紧,低声喊了一句。

  “能行吗忠义?我这一点把握也没有啊。”珍妮被碎石打的灰头土脸的,哪里还有什么混血美女的样子了,都快赶上山沟里的村姑了。

  “行不行都得试试了,你抓紧了,当我松手的时候,你一定要全力往前冲。”我话喊完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,我双脚顶住石壁,用力的往后一登,接着风力,我很容易就荡了起来。

  我抓着珍妮的胳膊,来回的摆动,这大风到是帮了不少忙,很轻松的就把珍妮给荡高了,可同时我抓着她的手,也开始颤抖了。

  她这身体一荡起来,我感觉我都有点抓不住了,我憋住一股劲儿,看准了一个时机,“珍妮,我准备把送进去,你可要控制好了。”

  我大喊一句后,也没管珍妮做没做好心里准备,我一把松开手,猛的就把她往前送了出去,这时候容不得我再多虑了,再不松手,我就真抓不住了。

  珍妮也大喊一声,身体奔着洞口就飞了过去,这一下不算是很成功,我直接把她甩在了洞口的边上,但好在珍妮反应够快,愣是用手抓住了地面,要不然她很容易就滑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