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珍妮大吼一声,猛的用双手把身体支撑了起来,可那大风和碎石依旧在袭击着她柔弱的身体,珍妮顽强的抵抗着,她接着一条腿抬高,踩在了洞口的边上,这才慢慢的爬了进去。

  珍妮进入洞口后,直接倒在了地上,想必刚才我一把扔她出去,她也吓坏了,但看到她平安无事了,我这心也踏实了不少,暂时她是安全了,我这手里少了一个人,浑身上下明显感觉轻松多了。

  起码现在我抓绳子的手,算是得到解放了,我赶紧换手抓住绳子,珍妮慢慢的爬了起来,回过身来向我喊到,“忠义,我进来了,你该怎么办啊?”

  是啊,我该怎么办啊,从我这个位置到达下面的洞口,不是那么容易的,有一点闪失,我都将万劫不复,可我不能总抓着绳子啊,狂风和碎石的击打,也会让我吃不消的。

  “珍妮,你往里面去,我打算直接下去。”没办法了,拼死也得试试了,成功的几率,顶多只有一半。

  “好,那你要小心一点啊。”珍妮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我接着风力,再次把身体荡了起来,当我荡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我看准洞口,送开抓绳子的手,猛的就飞了下去,这就是一次玩命的游戏,我顶着碎石,直接就飞到了洞口处。

  可我万万没想到,这一次我彻底的失算了,我心里很清楚,我在上面,洞口在下面,我根本不可能直接冲进去。

  正常来说,我可以不用把身体荡起来,直接松手就可以了,在身体下滑的同时,把握好时间,抓住洞口就算成功了,可这么做的危险性更大,身体下降的同时,根本不好掌握,我也不知道洞口到底能不能抓住,要是双手抓不住洞口的话,那我就直接掉下去了。

  我把身体荡起来,是为了速度够快,并且可以准确的冲向洞口,可我却忘记了这里的环境影响,这是我最大的失败。

  当我松手的一刹那时间,狂风卷着一堆碎石打在了我的脸上,我不得不把眼睛闭上,这一闭眼不要紧,我瞬间什么都看不到了,就感觉身体猛的撞击在了石壁上,双手胡乱的抓着。

  正当我感觉身体在下滑的时候,珍妮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,“忠义,坚持住。”她大喊一声,身体险些就被我给带出来。

  我一只手抓着洞口的边缘,另一只手抓着珍妮的胳膊,她用力的往上拉着我,这个女人,并没有我看到的那么脆弱,相反她要比我想象的要坚强多了。

  在珍妮的帮助下,我是连滚带爬的上来了,等我爬上来以后,我直接翻身躺在了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“我..我的妈呀,差那么一点就挂了,珍妮,这次可真谢谢你了啊。”

  “谢…谢什么啊,要是没有你,我也早就死了。”她倒在我旁边,也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  几分钟后,我勉强的坐起身子,往洞外看了看,外面的狂风和碎石依旧漫天乱飞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。

  “真没想到,我们在山洞里,也会碰到这怪异的事情,这里面居然也会风沙乱飞,真是不可理解啊。”珍妮说着话,慢慢的也坐了起来。

  我回身看她一眼说,“这鬼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,这就不错了,狂风卷碎石,起码还能活着,这要是卷刀子,咱俩直接就死了。”

  “你呀,想得还真开啊,哎,也不知道李欣和麦老他们怎么样了,你说…他们会来救咱们吗?”珍妮叹口气,有点担忧的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他们可能认为我们已经死了,咱俩最好还是别指望他们,这个时候了,自身都难保呢。”我很无奈的说道,想必焦八他们已经离开这了,搞不好已经找到出去的路了。

  “那…那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珍妮看着我问道。

  我拿出手电打开,往洞口里面照去,结果又是一惊,我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山洞,却没想到,再往里面几米远的地方,居然又有一个通道口。

  通道口里一片漆黑,手电光根本照射不到尽头,这通道口的大小,几乎和之前的通道口差不多,甚至就连四周的建筑都是一样的。

  “又是个通道口?这是通向哪里的呢?”珍妮强挺着身体站了起来,往前走了几步后,在通道口的边上停了下来。

  “不知道,这山里的地道还真多啊,咱们稍微休息一下,一会儿顺着通道口,直接往里走。”我依旧坐在地上,这浑身上下哪都疼,实在是不爱动弹。

  珍妮点点头,又走到我对面坐了下来,我抬头看着她,原本那漂亮迷人的混血美女面孔,现在却变得满脸灰尘,狼狈不堪的,身上的衣服也破损的厉害。

  “我…我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啊?”珍妮活动了一下身子,显得有点拘谨。

  “哦,没有没有,你还是那么漂亮,就是脸上有点脏。”我尴尬的笑笑,伸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擦了一下灰尘。

  “忠义,你的手怎么了?”珍妮惊讶的问道。

  我翻过手掌看了看,我左手掌血肉模糊的,只不过鲜血不怎么往下流了,但还是皮开肉绽的,疼的我都专心,连握拳都不敢太用力了。

  “没事,刚才抓绳子的时候,磨开了而已,不碍事的。”我勉强露出笑脸,但心里却郁闷的要命,我腹部的伤口在隐隐作痛,现在到好,左手又受伤了,这他娘真是祸不单行啊。

  “对不起忠义,要不是因为我,你也不会变成这样。”珍妮脸色有点难看,她低头自责的说道。

  “干嘛啊,这跟你没关系,是这里的环境太复杂了,我们能暂时捡条命活着,就已经是很幸运了。”我不想给她任何的压力,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人了,我得尽力保护她才行。

  珍妮没有说话,看了我一会儿后,她突然把自己的衣服给撕开了一条,当时弄的我都有点不知所措了,“不是...你这是要干嘛?”难道她要以身相许,好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?这时候有点太扯了,也不合适啊。

  “还能干嘛,我给你包上点啊,到时候感染了怎么办?要不然你以为什么呢?”珍妮说着话,就把我手拉了过去,很认真的用衣服给我包扎上了。

  “我还以为…呵呵,没什么。”我坏笑着说道,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看,虽然她现在灰头土脸的,可美女始终是美女,即便她再怎么落魄,她还是个大美女,这混血美女的魅力,真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啊。

  这孤男寡女的,独自呆在一个山洞里,我要是想对她干点什么,那是绝对可以办到的,只可惜咱不是这种人,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还不至于这么龌龊。

  珍妮突然瞪我一眼,手一使劲,勒的我手疼的要命,“哎呦,你轻点啊,你这是想要我命啊,我手都这样了,你怎么还这么狠心呢?”

  “活该,谁让你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。”珍妮说话的语气有点冷,这让我想起了李欣,也不知道李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,是逃出去了,还找到了焦八说的那个陵墓呢。

  “喂,我想什么了你就这么对我,刚才可是我救了你的命啊,你这人怎么还恩将仇报呢,太不地道了吧?”我有意跟她开着玩笑,这种场合,要是太闷的话,人容易压抑的厉害,对我对她都不好,心里防线容易崩溃的。

  “谁恩将仇报了,你敢说你刚才没乱想?看你那色迷迷的表情就知道,真是流氓习性一点都不改。”珍妮一边用衣服给我缠着手,一边瞄着我说道。

  我邪笑了一下说,“嘿,我怎么就色迷迷了?我怎么就流氓了?再说了,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想什么呢?要我说啊,是你多想了才对,还冤枉起我来了。”

  跟她逗逗闷子,感觉也不那么寂寞了,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人了,必须得相互照顾才行,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。

  “你…我说不过你,你就在那气我吧,难怪李欣有时候说你呢,部队要是都你这样的兵,那真就成流氓团伙了。”珍妮她很快就帮我把手包扎好了。

  我看了看,包扎的还可以,起码不怎么流血了,暂时能挺住了,“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敢说我是流氓,可别怪我不客气了,到时候我就真流氓给你看了,在这山洞里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我可以为所欲为,到时候你想反抗都来不及了。”我有意冲她邪笑着,还伸手摸了她脸颊一下。

  珍妮一把打掉我的手,瞪着凤眼,语气冰冷的说,“你想干什么,我告诉你金忠义,你可别乱来啊,要不然我跟你同归于尽。”她的表情极其认真,身体都有点发抖了。

  “哎呦,还跟我同归于尽?你感觉你有那实力吗?别看我一只手受伤,但要是对付你,我想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”我继续邪笑着,并且还假装舔舔舌头。

  珍妮的脸都快气绿了,她咬着嘴唇瞪着我说,“金忠义,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小人,你要是敢碰我一下,我非跟你拼命不可。” 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