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珍妮最后的话,几乎是扯着脖子喊出来的,这外面是狂风碎石的,她在洞里也跟着瞎起哄,这真是有意思啊,就是这场合不太适合,这要是在一个美丽海滩的边上,那真是美妙至极啊。

  我盯着她带泪花的眼睛,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....有意思,很有意思啊。”

  “喂,你笑什么笑,你个臭流氓,兵痞,无赖...”她一口气骂了一堆埋汰我的话。

  我也不生气,笑看着她说,“行了行了,别骂了,我不逗你就是了,我就开个玩笑而已,还要跟我同归于尽,你至于这么认真吗?就算你有那个心,我还没那个力呢。”

  “你…谁让你说话口无遮拦的,你还有理了。”珍妮依旧有点生气,但比刚才的脸色要好多了,刚才那表情,恨不得都一刀捅死我。

  我又往洞外看了一眼,感觉那风声有点小了,我又想起了小虎子从我身边掉下去的场景了,他那无助绝望的眼神,我这辈子都忘不掉。

 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进万丈的深渊,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,他还那么年轻,却就这么走完了他悲催的人生,如果他不跟着出海的话,兴许现在,他应该跟女朋友甜蜜在一起,快乐的生活着。

  “忠义,你…你怎么了,怎么还哭了呢?”珍妮的一句话,又把我从思海中拉了回来。

  我这才发现,我的眼角居然有泪水,我伸手擦了一下说,“哦,没什么,就是…就是想起虎子了,亲眼看着他从我身边掉下去,心里很难过,我本想救他,可我真的无能为力啊。”

  我有些自责,出海以来,死了这么多人了,可没有一次比小虎子的死让我更伤心了,他是个厚道的孩子,对任何人都很尊重,我亲口答应过他,会活着离开这里的,可我还是没做到,这是我失言了啊。

  珍妮伸手握住我的手说,“算了忠义,别再自责了,你已经尽力了,其实我也很难过,要不是我把他带出海的话,他就不会死了,归根结底,这都是我的错啊。”珍妮说话的声音有点哽咽,泪水就在她的眼里打转。

  我深吸一口气,看着她问道,“珍妮,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,咱们这次出海的目地到底是什么?那最终的目标又在哪呢?”

  珍妮慢慢的摇头说,“我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还骗我?都到这时候了你也不肯说实话吗?你肯定知道这次出海的目地,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到底在隐瞒什么呢?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实话实说呢?”我并没有发火,相反我说话的语气是那种哀求,是那种祈求,我希望她能把事情都告诉我,就算不全说,哪怕给我透漏一点也行啊。

  “忠义,我...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珍妮一脸为难的样子,从她的表情我看出来,她肯定知道内幕,如果她要是真不知道的话,她不会说这样的话,直接否决就可以了。

  “有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,要是你真有苦衷的话,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我一把抓住珍妮的肩膀,掏心掏肺的说道,我是真心想帮她,也想知道这幕后的一切。

  “对不起忠义,我无话可说。”珍妮突然又转变了脸色,恢复到之前的样子。

  “珍妮,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我一路也是跟着你出生入死的吧?难道我就不应该知道实情吗?你为什么要隐瞒?”这次我是有点火大了,她到底在想什么呢,她隐瞒的目地又是为什么呢?

  “忠义,其实...我早就知道你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情。”珍妮的眼睛看着我,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一样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又是谁?”她应该知道,我问她是谁的意思,难道她是那两个黑衣人中的其中一个吗?

  “呵呵,想知道还不容易吗?你一天到晚,和焦八两人神出鬼没的,我怎么会不知道呢,你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的,其实心很细的。”珍妮笑着对我说道,可这笑容,让人看了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是那种冷笑。

  “这话你糊弄小孩还行,全船心细的人多了,我不相信你是因为这个才知道的。”我第一次感觉,珍妮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单纯,她的外表,跟她的内心,可能有着完全不同的一面,这也是我突然想到的。

  外表看着越是美丽动人的女孩,可这内心的世界,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我也不得而知了,究竟她是天使,还是魔鬼,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。

  不过按照她说的话来分析看,珍妮最有可能是那个隐者黑衣人,我眼神悄悄的往她的小臂上看了看,可珍妮的衣服完全把胳膊挡住了,我根本看不到她小臂上有没有疤痕。

  我打算来个强硬的,亲自动手,直接把她的袖子挽起来查看,要是没有疤痕的话,大不了她给我几巴掌就是了,可要是有疤痕的话,她想不承认都不行。

  可还没等我动手呢,珍妮突然说,“你在打什么注意吗?”

  “没啊,我能打什么注意啊,刚才我不是说了吗,我跟你开玩笑呢。”我一脸无辜的表情,这妞的观察力真挺强啊。

  “我不是在说这个,你想什么呢你心里清楚,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干。”珍妮说话的语气很平淡,同时也很冷,一双眼神好像能杀死人一样,我越来越看不清她了。

  这就让我有点搞不明白了,她越这么说,不是越让我怀疑她吗?不对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,我猛的快速出手,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奔着她的手臂就抓了过去。

 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珍妮的反应也够快的,我的手刚抓住她的手腕,她的另一只就直接扣住我的手腕了,等我刚要动另一只手的时候,她双脚突然盘起,一下子就把我手臂给压了下去。

  “哎呦我靠,你松开,你他娘想弄断我胳膊啊。”这妞居然还会这招,直接用腿来压住我的手臂,这是锁术,一种格斗的技巧,她还真有两下子,不过这也就是她吧,要是换了其他人,我早就出手要他命了,可我并不想伤害她。

  “松开可以,那你先答应我,不要再怀疑我了。”珍妮语气有点耍赖的意思,说话的同时,脚又用力向下压了压。

  “珍妮我告诉你,我就是不愿意动你,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压住我吗?我只是怕我伤了你。”由于我身体被压低了,所以我只能抬头看着她,她的脸,就在我的面前,

  “我知道我打不过你,你要是动真格的,我早就挂了,三个我也不是你的对手,但我愿意赌一把,我赌你不敢动手,不舍得动手。”珍妮的眼神,变得很轻柔,很轻柔,杀伤力太强了,感觉她好像吃定了我一样。

  他奶奶的,她是真抓住我软肋了,“好好好,算你厉害,我怕你了行吗?我不怀疑你就是了,你赶紧给我松开,骨头要断了。”我大声的吼了一句,我胳膊真挺不住了。

  珍妮这时才赶忙松开腿,随即也把抓着我手腕的手松开了,我也不能失言啊,随手也松开了她,甩了甩我的胳膊,“你下手还真挺狠啊,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。”

  “那你是没早认识我,早认识我,你早发现了。”珍妮带着坏笑说道。

  我瞄她一眼,没搭理她,这妞漂亮的脸蛋,即使再养眼,我也有点不爱看了,她心机太深,隐藏的太好了,我一直都以为她什么都不会呢,感情还是有两下子的吗,这真是能伪装啊。

  “珍妮,我就问你一个事儿,你是郑和的后人吗?”

  “恩,是的。”珍妮很干脆的点点头。

  “那这张航海图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我还是没忍住,又问了一个问题。

  “已经是两个问题了,我不需要回答你了。”她微笑着说道。

  可这笑容让我看着很不舒服,我自嘲的笑了一下,你够厉害,还真会算计啊,愣是没把她套进来。

  “忠义,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有些恨我....”

  “等等,我不恨你,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仇恨,我只是有点不理解罢了。”珍妮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我给抢了过来。

  “好吧,你相信我忠义,我是不会害你的,但这次出海的最终目的地在哪,我是真的不知道,我也是一路在跟着往前走,能走到哪,就算哪。”

  珍妮说话的口气,不像是虚假,可我还是不敢信,女人的话,不可太当真,尤其是这种漂亮的女人,她迷惑你的时候,简直易如反掌。

  “算了,我也不问了,我早晚都会知道的,到时候你想隐瞒,也隐瞒不住了。”我不打算再问她了,没那个必要了,只要焦八和我还活着,我们完全可以靠自己,来解开这个迷的。

  “恩,不问最好了,你只要知道,我不会伤害你就行了。”珍妮说着话,还用手拍了拍我的胳膊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