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看她一眼,很无奈的笑了一下,既然她不想说,我问再多也是白问,还是省点口水吧。

  珍妮很平静的问我,“忠义,假如...假如要是没有这个山洞的话,你会松开手吗?”她是在问我,会不会松开抓着她的手。

  “你说呢?”我反问了她一句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珍妮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不会的,大不了一起掉下去就是了。”我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道,如果没有这山洞,我也不会松手的,我们俩左右都是死,到不如做个伴一起上路了。

  “谢谢你忠义。”珍妮并没有笑,而是那种很温柔的声音。

  “别说什么谢谢了,我想睡一会儿,太困了,一个小时就行,再不休息,真就挺不住了。”我是真有点熬不住了,想必珍妮也跟我一样。

  “那就睡一会儿吧。”我们两个人背靠着背,这样还能温暖一些,闭着眼睛,就在洞口处迷迷糊糊的睡着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睡梦中,我看到有个披头散发的人站在我的前面不远处,我看不清楚他是谁,可等他走近了之后,我才看清楚,他居然又是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。

  我浑身一震,猛的睁开了眼睛,我面前一片黑暗,我赶紧把手电打开,四处赶忙查看了一圈,可我周围什么都没有,难道那一切,都只是一场梦吗,还是说,是我产生了幻觉呢。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一惊一乍的?”由于我这猛的一动,把珍妮也给惊醒了。

  “哦,没什么,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而已,你怎么样?缓过来点没有?”我扭头看着她问道。

  “强多了,已经恢复一些体力了。”珍妮脸色照比之前要好了不少,看来这一觉,睡的还是挺管用的。

  “咱们得动身了,不能在这久留,走吧珍妮。”我站起身来,伸手也把她拉了起来。

  我们两人向着洞口里面走去,等走到通道口的旁边后,我也学着焦八,试着在周围找到那个把手,果然在洞口的右边,我找到了那个把手,接着用力往上一推,通道口里面就一点点的亮了起来。

  跟之前的一样,还是那微弱的火光,上面也是有个小铁盆,里面装着蜡烛,“这通道跟之前的很像啊,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啊。”珍妮左右看看,很随意的说道。

  “看样子是没什么区别,不过这也很危险,怕是里面要有机关啊。”这个才是我最担心的,要是没机关,那怎么都好说,可要是有机关的话,我可没有焦八那两下子,这可真是难倒我了。

  “能不能想个别的办法过去?”珍妮看我一眼问道。

  “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我一看这通道,就能想起之前那万箭齐发的场景,要是一个不小心,我跟珍妮搞不好就变成刺猬了。

  “我....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啊。”珍妮话说完,脸色难看的要命,感情她说的全是废话。

  我冷静的思考着,应该怎么办才好呢,既能过去,又能保命,这样才行呢,在这里,稍微有一点点差错,就不是单纯的受伤了,而是直接丢命了。

  看来我只能试着学焦八了,行不行都得这样了,我把潜水刀拿出来说,“拼了吧,我试着学焦八,看看行不行。”

  “啊?你...你能行吗?”珍妮也知道,我跟焦八不一样,他是专业盗墓贼,而我连半吊子都算不上。

  “不知道,试试看吧。”我话说完,直接用力的把刀就甩了出去,也有模有样的学着焦八,把刀打了一边的墙壁上,我出手的同时,也试着把刀旋转着飞了出去。

  人家焦八甩出去的刀,会在墙面上反弹好几下,并且一路都是向前的,那出刀力度非常强悍,中间没有一丝拖泥带水。

  可我没想到的是,我这一刀打在墙壁上之后,仅仅只是反弹了一下,接着就掉到地面上了,并且向前的距离一点都不明显,几乎就跟原地踏步差不了多少。

  这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我啊,顿时我脸色难看的要命,尴尬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飞到探路,可真是一门技术活啊,根本就学不来啊。

  力度大了,反弹的太重,刀就不向前走,要是力度小了,刀是向前飞出去了,可它却反弹不了,这真他妈难啊,也不知道焦八那孙子练了多少年,才练成的这么一绝招。

  珍妮倒好,她在我旁边一把捂住了嘴,险些就笑了出来,我脸色难看的说,“想笑就笑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又不是专业盗墓的,能有这成绩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我自我安慰的来了一句,心里舒坦了不少。

  “不过确实挺好笑的啊,人家焦八扔出去的时候,让我们大吃了一惊,你扔的时候,也让我大吃了一惊。”珍妮这话摆明是有点埋汰我,笑都不是好笑。

  我白她一眼,“现在你还有功夫笑,呆一会儿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笑了。”

  我这话一说完,珍妮果然不笑了,脸色也恢复到原先的状态了,“我不笑就是了,你干嘛要吓唬我。”

  “我可没那功夫吓唬你,这样,你先在这里呆着,我进去探探路,能过的话我再喊你,要是过不了,你就想办法离开这,不用管我了。”我做好了冒死的准备,焦八不在这,现在只能全靠我自己了。

  “还是我们俩人一起去吧,遇到危险了,也好有个照应啊。”珍妮抓住我的胳膊,一脸认真的说。

  我拍拍她的手背说,“你还是留在这吧,真遇到危险了,我照顾不了你,听我一句,呆在这。”

  “那...那好吧,那你可要多加小心啊。”珍妮看我的眼神,充满了担心,只是不知道是真担心,还是做做样子,我对这个女人,越来越看不透了。

  我点点头,准备开始往通道口里走去,我手里的潜水刀已经扔出去了,除了手雷之外,我手里已经没什么东西了,再就是有几个荧光棒了,这可怎么弄呢?

  “怎么了忠义?你楞什么呢?”珍妮看到我站在通道口处楞了老半天,也没往前迈出一步。

  我头也不回的说,“手里没东西了,我得需要一个投石问路的东西啊,这他妈的。”

  正当我着急的时候,珍妮突然说,“那...这个给你。”

  我低头一看,居然是一把潜水刀,我盯着她问道,“你身上有刀?”我记得很清楚,我们在盘查所有装备的时候,珍妮并没有说她身上是有刀的。

  “是啊,怎么了?有什么可惊讶的。”她眨着大眼睛看着我。

  “我记得当时你不是没有刀吗?”我眯着眼睛问她,这个女人,让我感觉浑身都冷。

  “拜托,是你们谁也没问过我啊,我身上何止有刀,还有枪呢。”她说着话,撩开裤腿,从小腿上果然拔出一把手枪来,这居然还是一把92式手枪。

  这顿时让我大吃一惊,“我靠,你这手枪藏在哪了?我记得....”我们当时在岸边烤火的时候,她都已经把衣服脱下来了,谁也没发现有这些东西啊,这个女人,太不简单了。

  “偷偷跟衣服放在一起了,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也是为了个人安全,才不得已这么做的,再说了,我有枪,我也没伤害过任何人啊,焦八不也一样吗。”

  她一句话又把我给说没电了,焦八当时也私藏了枪支,过后也没人多问什么,这两人还真是一个套路的,不过这样一来,反到引起了我的注意,搞不好其他人,也都有私藏的东西呢。

  “能不能让我看看。”我试问她一句。

  珍妮直接把枪递给了我,我拿过来检查了一下,这是一把真正的92式手枪,并不是仿制的。

  这可比焦八从大胡子手里搞到的仿54要强多了,大胡子的那些手枪,基本上都是越南仿制我国的,可珍妮的这把枪,却是货真价实的,不是什么仿品。

  “你在哪搞到的,这可不是仿制品。”手枪的真假,我还是比较好分辨的,主要也是因为我接触过92式手枪。

  “这个你就别管了,反正不是偷的,更不抢的,来路...也算正常。”珍妮随手把枪收好,看来她是不打算告诉我了。

  “好吧,不想说就算了,有枪也好,起码你可以保护自己了。”我话说完,把她递给我的潜水刀,直接扔了出去。

  我这也是学着焦八,往前扔个一米多远,接着我就一步跨到潜水刀的上面,第一步并没有出现上面意外,说实话,我心里其实是紧张的要命,不害怕那是假的,这鬼通道谁知道暗藏着什么机关呢。

  “忠义,你千万要小心啊。”珍妮在我后面喊道,听得出来,她这一声真像是为我着急了。

  等了好一会儿,我才把刀拿出来,又再地面上画了一个小圈,然后继续再往前扔,我就这么扔着刀,往前走了大概七八米远的路程,中途又把我的潜水刀给捡了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