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这时候我停下脚步,回身向珍妮大声喊道,“按照我画的位置,你过来吧,慢点,记住了,保持跟我三米远的距离,千万别靠太近了。”这么做是为了她好,真要出现什么意外了,她也不至于被牵连进来。

  我站在原地等着她,珍妮的动作很麻利,几步就追了过来,“喂,你慢点,别着急啊。”这妞上来这股劲儿,还真挺唬的。

  “没事儿,你都走过了,就证明是安全的。”她在距离我二米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  我回身对她说,“站在这里别动,我让你走再走,千万别擅自做主。”

  珍妮点点头,我又开始继续往前扔刀,可当我刀扔出去的时候,我心里也在盘算着,当时我们过之前的通道口时,焦八是靠甩出去的刀,割断了什么东西,这才引起的万箭齐发。

  这么一算的话,在我们面前,很容易有一条不易被发现的微细的线,可能这线跟头发丝差不多,在一定的距离上,肉眼是根本看不到的,这是最危险的根源,既然我不会飞刀,那我就得想别的办法给它找出来才行。

  目前来看,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,只能小心的往前走了,我又把手里的潜水刀扔了出去,这次我不再一步迈过去了,而是先伸出胳膊,由下往上的慢慢抬起来,这速度不能快,要是真有机关的话,线刮断了,我就玩完了。

  “忠义,你在干嘛呢?”珍妮在我后面问道,估计她被我的动作有点弄蒙圈了。

  “嘘~别说话。”我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,我现在需要精神高度集中,不能有半点差错。

  还好没有线,我送了一口气,走过去把刀捡起来,继续向前进,我学焦八也是有模有样的,虽然没有他那高超的技术,但贵在我能坚持,也能多加留意身边的一切,就这么反复的扔刀,找线,一点一点的蹭着往前走。

  “忠义,我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珍妮依旧还站在原先的地方,看来她是有点等着急了。

  “再等一会儿吧,注意周围的一切,待会我喊你。”为了确保安全,我绝对不能有半点马虎,这条通道有多长我也不知道,要是跟之前的一样,那我可就遭罪了,这么个走法,没两个小时可出不去。

  又坚持走了一段时间,也没出现任何意外,可就在我认为可以平安度过的时候,突然,我脚下踩的地方塌陷了下去,这塌陷的地方,刚好是一个正方形。

  这时我猛然间想起,焦八在过之前通道口的时候,他有意观察过地面,当时的地面是平坦的,没有任何缝隙,所以他才敢平稳的踩上去,可我脚下的通道,却是被一块一块正方形的石板所铺成的,这就是个最大的问题。

  糟了,我百分之百是触动机关了,我的第一反应是立马卧倒在地上,可我等了好几秒钟,也没见发生什么事情,怪了?难道没有机关吗?是我自己在吓唬自己呢?

  “忠义,怎么了?你又干嘛呢?”对于我的一举一动,在后面的珍妮根本看不清楚,估计她现在都郁闷坏了,我走一个通道,光慢不说,还越来越离谱。

  “我...我好像踩到机关了,你千万别过来。”我满脑袋全是汗水,目光四处来回的观察。

  “啊?那你要不要紧?”珍妮在后面也有点着急了。

  “你先别过来就是了,等我....”就在我话还没说完的时候,突然间,通道口的两侧窜出来一堆长矛,这些长矛就在我的头顶上来回的飞射,几乎是擦着我的身体过去的,我甚至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劲的风力,那‘叮叮当当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个不停。

  “忠义小心啊。”珍妮在我后面大声喊着,这场景换做是谁,谁都难以接受,这些长矛每一把都得有将近两米长,穿透的力量很大,当长矛扎在对面墙壁上的时候,有的能立马断掉,而有些则是能直接扎到墙里。

  这得亏我是趴在地上了,要是我站着身体的话,那长矛直接就能将我刺穿了,可这地面也不见得就是安全的,我匍匐着继续往前爬,尽量躲开这一片长矛乱飞的区域。

  可就在我刚刚爬出这片区域的时候,我双手支撑着身体刚要站起来,我就亲眼看到,我手掌下一块正方形的石板,居然又塌陷了进去,我的妈呀,我又触碰到机关了,这条该死的通道口到底有多少机关啊。

  还没等这些长矛结束的时候,我的直觉就告诉我,我上面肯定有什么东西,而与此同时,我又听到珍妮在我后面的一声大吼,“忠义小心上面。”

  我甚至连看都没功夫看,我身体急忙向一侧翻滚了过去,就在我身体刚刚离开原地时,紧接着我就听到‘咣’的一声巨响,我身边不知道落下来一个什么东西。

  几乎是在我离开的前后脚落下的,我要是在晚一点,哪怕是半秒钟的时间,估计这东西直接就能将我砸碎了,当这东西落下来后,地面顿时就被砸了一个大坑,掀起一股尘土的弥漫。

  我靠在通道口的一侧,被呛的直咳嗽,等这灰尘渐渐散去之后,我才看到,落在我跟前的,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石头,这大石头无论是高度,还是宽度,最少都得有一米多,重量就无法估计了,砸碎我是肯定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  这大石头落下来后,就把通道口快给堵满了,两边紧紧只有一个人身的距离,我一的脸惊恐,满头汗水的看着眼前的石头,冷汗顺着我的额头,‘哗哗’的往下流啊。

  我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给打透了,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心跳在‘砰砰’的加速,一回想起刚才的过程,我就心惊肉跳的,要是被这大石头给砸到,我甚至连尸体都没有了。

 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些乱箭一般的长矛就已经停止了,通道口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死寂,除了我面前的大石头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以外,其他一切还算完好。

  这些该死的机关,到底是谁设计的啊,居然他妈的是一环套一环,差一点就将我带进地狱啊,要不是我反应够快,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。

  “忠义,忠义你怎么样?你没事吧?”珍妮着急的声音,在我后面传来,想必刚才那一切,她都亲眼目睹了。

  我并没有说话,其实不是我不想说,而是我暂时还说不出来话,被刚才这么一搞,我的心忽悠忽悠的上下乱颤,这真比上战场还吓人,这是一种心里防线的突破,你根本就预知不到下一秒即将要发生什么。

  当年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,我也没皱过一下眉头,最多就是把生死置之度外而已,当子弹打穿你身体的一刹那时,你兴许会死去,可你却并不害怕,因为你知道你的处境,你所面临的一切,就是这么个环境。

  可现在倒好,这简直就是步步惊心啊,每走一步都是想要我的命啊,这该死的鬼岛,真不是人能来的地方,可这地方居然就是我们要找的下一站,这简直太可怕了。

  “忠义你要不要紧啊,你要再不回答我,我就过去了。”珍妮见我半天也没回答她一句话,她有点坐立不安了。

  “我没事,你过来吧,现在周围应该安全了。”经过这么一闹腾,除了前面以外,想必现在四周都没有机关了。

  珍妮二话没说,赶紧跑了过来,她跑到我跟前,蹲下身子扶住我说,“怎么样忠义?你能站起来吗?”

  “暂时还不能,我得再坐一会儿。”

  我感觉双腿都有点打颤了,并且还发麻,整个大腿都发麻,我心里很清楚,这是惊吓过度照成的,一次次的死里逃生,不但没有让我变的麻木,反倒让我的精神更加敏锐了,这简直是一种折磨,内心深处的折磨啊。

  “你哪里受伤了,我看看。”珍妮一脸的担忧,着急的不得了,

  我轻笑一下说,“没事啊,我并没有受伤,你让我缓一会儿就行,刚才这么一搞,我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了。”

  珍妮一听我这么说,她才大喘了一口气,“哎呦,我还以为你受伤了呢,看你脸色煞白煞白的,吓我一跳啊。”

  “我这脸色,是刚才吓的,你又不是没看到,这么大个石头突然掉下来了,这我要是再晚半秒钟,你我可就阴阳相隔喽。”我有气无力的说道,勉强让自己露出难看的笑容。

  “行了,你还有功夫臭贫呢啊,刚才都给我吓坏了,还好你及时躲开了,没想到这个通道里,有这么多的机关暗器,你也算是命大了,这连着两次触碰机关,居然还都逃脱了。”珍妮也一屁股坐到我旁边,看来她也紧张坏了。

  我瞄她一眼说,“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呢,太不顺耳了,按照你那意思,我得死在这,才算是正常呗?”

  “不是不是,我哪有那个意思啊,我就是庆幸,还好你没事,你要是真出什么事儿了,到时候就剩下我一个人,那我可怎么办啊。”珍妮的语气有点低沉,现在我们是在相依为命呢啊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