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这蓝色的火焰,把我们两个人的脸都照成了深蓝色,看着很是慎人,我拉着珍妮的手,贴着墙边,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去。

  当我走到里面台阶下的时候,我才看到,那摆放在台阶上面的东西,果然是一口棺木,台阶的上面是一个圆形的地面,那棺木正好摆在正中间的位置。

  从这往上看,这台阶是一圈一圈的圆形组建而成的,上面的圆形最小,最下面的圆形最大,正好形成一个阶梯状,虽然很简单,但给人看着很是宏伟,有一种很庞大的气魄存在,看来这棺木的主人,生前应该有些权利。

  “珍妮你看,那上面有一口棺材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我一见到棺木,这浑身上下就都不舒服,不是说害怕,是那种心理的反应,就是感觉很晦气,每次遇到它,总是没好事儿,几乎每一次接触棺木,都差一点要了我的命。

  “恩,先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棺木,要是没有的话,那应该就是这地宫里的墓主了。”珍妮看我一眼,脸色也很沉静,看不出来有什么紧张感。

  我们两个人除了台阶没上去之外,周围其他地方几乎都走了一个遍,除了那些简陋的陪葬品以外,其他什么都没有,看来这地宫里面,就只有这一具棺木了。

  我们两个人回到台阶的下面,我打着手电往上照了照说,“珍妮,你说这棺木里的死人,到底会是谁呢?”

  从我发现这口棺木开始,我就在琢磨,埋葬在这里的人,到底会是谁呢?这个小岛真的很怪异,山下有大批明朝死尸,对面还有无数清军死尸,这些事情都很不复合常理,完全打破了我的思维。

  现在这山洞里,居然也有墓穴,这里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?才有着这么大的变化呢,又是谁在这里建造的陵墓呢,还有那个神秘的干瘪老头子,他到底属于哪个年代的人?为什么这个神秘的小岛上,只有他一个人生存,这里的一切,应该跟他有着不可分割的事情。

  他是这里的守墓人?看样子又不太像,要是守墓者的话,早就应该阻止我们了,我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,可要不是守墓人的话,那他是又是干什么的?我实在是想不明白,这岛上之前发生过什么,也许只有他能知道了。

  “这个...我也不知道,这地宫很特别,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人生前到底是多大的官。”珍妮轻轻的摇头说道。

  “有没有可能是皇室家族的人?”我有意这样问,是想看看,这棺木里躺着的人,会不会跟那凤凰佩有什么联系。

  “这个绝对不可能,任何皇族,都不可能有这么简陋的墓穴,就算是争权夺利的失败者,丢掉了性命,也不至于这样,这里就是面积大一点,其他根本就不够看。”珍妮手一摆,立马就给我否决了。

  其实我也想到了,焦八之前就说过,那玉佩的主人,最有可能就是明朝当时的皇后,可大明皇后怎么可能有这么简陋的地宫呢,如果这个人,并不是凤佩的主人,那他又是谁呢?看来我只能打开棺木亲自看看了。

  “咱俩得把这棺木打开看看,你说呢?”我询问了一下她的意见。

  “打开它到是可以,只是....只是我怕会出现什么变故,还记得之前的那两具魔虫尸吗?险些就要了咱们的命,这不就是个例子吗?

  “现在山下的那些死尸也都尸变了,保不准咱俩一打开这棺木,那里面的尸体也会尸变呢,现在焦八和麦老还不在这,单靠你和我,肯定不是魔虫尸的对手。”

  珍妮说话的语气很冷静,脸上没有半分的玩笑话,她说的很对,只要这棺木一旦打开,里面的尸体随时都有尸变的可能,要是变成山下的那种死尸,那还好说一点,起码我还能对付。

  但这里面要是真装着一具魔虫尸的话,那我和珍妮两人就完蛋了,百分之百都得死在这,魔虫尸的力量,我领教过两回,那两次,我都是侥幸逃生,险些就死在这邪灵的手上。

  仅凭我一个人的能力,根本就不是对手,就算现在加上珍妮,也一点用没有,手枪都是废的,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,只会激怒魔虫尸。

  可要不打开这棺木,怎么来验证这里面的死人是谁呢?这又是一个难题啊,我皱着眉头思索着,想找一个万全之策来保住性命,可目前来看,根本就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。

  “这样吧,珍妮,你留在这,我一个上去看看,要是有什么突变的话,你立马就跑,不用管我。”我想来想去,只能这么办了,今天这棺木必须得打开,我非得看个明白不可。

  “那怎么能行,我留在这,让你自己上去冒险?我可不是那样的人,真要出事儿了,就算我跑出去了,我也活不成,外面就是悬崖,到头来还得死,既然怎么都是死,那干脆我跟你一起上去,要真是尸变了,那也没办法,咱俩认命就完事。”珍妮说着话,还用手拍拍我胳膊,好像是在安慰我一样。

  这个女人挺有意思的,都这个时候了,居然还能想到来安慰我,她自己能不害怕就是万幸了,不过这一点也证明了她绝非表面看着那么柔弱,一般的女人,哪有这种魄力啊,现在的她,让我看到了李欣的影子。

  李欣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是胆大心细,冲在队伍的最前面,一想起李欣,我这心里就怪怪的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,是安全的,还是遇到危险了,要不是珍妮的这一举动,我还想不起来呢,但愿她能平安无事。

  “喂忠义,你想什么呢?我再跟你说话呢。”珍妮伸手碰了碰我,看着我说道。

  我赶紧回过神来说,“哦,没...没什么,那就按你说的办吧,咱俩一起上去,走吧,小心点。”

  珍妮点点头,把手枪拿了出来,我则是手握潜水刀,一步一个台阶的往上走去,这台阶大概有七八个,并不是很高,但每走一步,我都是万分的小心。

  我让珍妮跟在我后面,我打头在前面开路,“别乱走,我脚踩哪,你就踩哪,千万别走错了。”我怕这台阶上会出现机关,距离这棺木越近,危险源应该也就越高,要是我走过的地方是安全的,那珍妮也不会出事的。

  “放心吧,我会跟紧你的,你慢点走,小心有机关。”她也想到了,其他地方都好说,这台阶可是最危险的。

  这几个台阶上的,几乎每走一步我都胆战心惊的,这心就一直在悬着呢,双腿都快哆嗦了,还好我自控能力较强,勉强让自己冷静了下来。

  当我快走到最上面的台阶时,我的脚刚踩上去,我就听到了‘卡’的一声轻响,这声音很轻,要不是我仔细听的话,再加上这地宫的安静,我根本无法听到。

  当这声音响起的时候,我连想都没想,大喊一声,“小心。”

  我回身一把就将珍妮扑倒在了地上,从台阶上一路滚了下去,我抱着她滚出很远,当停下的时候,我用身体直接护住了她。

  而与此同时,当我回身的一刹那时间里,从那棺木里射出来一堆箭,那乱箭几乎是从我脑袋上擦着头发飞过去的,但时间很短,几秒钟的功夫就结束了,乱箭也不多,跟之前通道口的乱箭齐发简直差多了。

  但不管有多少,这弓箭可都是致命的啊,还好我躲的及时,要不然我和珍妮非死这不可,这又是一次有惊无险的逃生,得亏我多加小心了,要是在大意一点,这次都难逃啊。

  我趴在地上,扭头向后看了一眼,一切又恢复了安静,我又看了一下我身上的珍妮,这个姿势多少有点暧昧,我的脸跟她的脸挨的很近,几乎就快贴上了。

  而我们两个人的身体,却仅仅的贴在一起,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她胸部的温暖,这感觉很特别。

  这下面的姿势也很尴尬,我们两人的两条腿,是交叉的,我的一条大腿,正好贴在了她的下面,而她的一条腿,也正好贴在了我的下面。

  我们两人就这么尴尬的看着对方,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,足有好几秒钟都没说话,虽然珍妮的脸,被火光照的发蓝,但我还是能看出她有些红润,不知道是她内心火热的燃烧,还是她不好意思了。

  而最让我感到无奈的是,我在这种生死危急的关键场合,由于珍妮她一条性感的大腿,紧紧的贴在了我的下面,这一刻,我居然有生理反应了,并且反应来的很快,也很猛,我瞬间就感觉血液直冲大脑,心跳在‘砰砰’的加速。

  我目光盯着她美丽的脸庞,咽了下口水,有那么一刻,我真想就地要了她,这个女人,有着不可抵挡的魅力,我感觉我自己呼吸都有点急促了,不自觉的慢慢把脸靠近她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