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正当我**焚身,刚要亲到她的时候,我突然间就停下了,并且还尴尬的笑笑说,“呵呵,别那么认真好吗?”

  原因很简单,珍妮正用枪,一把顶在了我的脑袋上,刚好是太阳穴的位置,这枪管的冰凉,瞬间就让我身上的**下降了,也让我的头脑冷静了下来,这俗话说的好,英雄还难过美人关呢,何况我还不是什么英雄呢。

  “起来,再不起来,我就开枪了啊。”珍妮说话的语气非常的冷,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,看她那眼神,恨不得都要将我碎尸万段了。

  “我靠你至于吗?我又没干嘛,你居然拿枪顶着我的脑袋?”我也低头盯着她看,身体却始终没有动一下,不过这生理反应已经是没有了。

  “我数三个数,你要是再不离开,我就一枪打爆你的头。”珍妮依旧冰冷如霜,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了,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,恨不得马上杀了我一样。

  “呵呵,好啊,我到要看看,你用枪亲自打爆自己救命恩人的脑袋会是个什么场景,你也甭数了,我替你数,一二三,赶紧开枪吧,你到是扣动扳机啊?”

  我最后的话,几乎是低吼了出来,我这也是在打赌,就赌她不敢开枪打我,这个女人,真是受不了她,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,一会儿天使,又一会儿魔鬼的,简直情绪无常啊,我早怎么没发现她会是这种怪脾气呢。

  珍妮果然不敢开枪,她叹口气,把拿枪的手放下来后,突然笑了一下说,“行啊,居然没吓到你,真失败,我还以为你会乖乖的听话呢。”

  “能吓到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。”我也笑着回应了她一句。

  她红着脸,动了动腿说,“喂,你赶紧下去啊,压着我怪沉的。”

  “你还敢动腿是不?都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。”她刚才大腿这么那么一动,差一点又把我的**给勾起来,这妞的身材和长相,简直没得说,谁要是能娶了她,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啊。

  “你怎么...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功夫在这闹呢,赶紧给我下去。”珍妮这次是有点生气,她本想直接把我推下去,可奈何她力气不够,推了好几下,愣是没推动我。

  我只好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说,“不是我想压着你,是刚才的情况太危险了,我这也是为了你好。”这可是实话,要不是为了保护她,我才懒得把她在我身下呢,还以为我占了她多大便宜呢。

  珍妮站起身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说,“谢谢,刚才好危险啊,要不是你反应的够快,咱俩真就全都交代了。”

  我瞄她一眼说,“运气好罢了,走吧,机关应该是没有了。”

  我们俩人又从新往台阶上面走去,虽说刚才的机关躲开了,可棺木的附近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机关,这个谁也不清楚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  当走到最上面的时候,也没发生什么事,看来暂时是安全的了,现在摆在咱俩面前的,就是那具棺木了,这棺木的颜色也很特别,不是黑色,也不是黑红色,居然是灰绿色的棺木。

 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棺木呢,简直太奇怪了,“怎么这个颜色呢?真他妈难看。”我随口骂了一句。

  “嘘,别说话,先看看。”珍妮食指放在嘴上,表示安静。

  这棺木给我的第一感觉,不光是怪,还很大气,比山下那被雨水冲开的棺材要大不少,很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。

  等走到这上面以后我才发现,在棺木的后面,居然还有一层台阶,原来这是一个大圆形的阶梯,并且从棺木的后面下去,还有一部分的空间,但里面具体有什么,我看不清楚,等一会儿找个时间,非得下去看看才行。

  我和珍妮对视一眼,“转圈看看。”

  我们俩人在棺木的四周检查了一下,确定没什么威胁后,才又回到棺木的跟前,我打着手电,顺着棺木的四周查看,可突然发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这棺木上居然没有棺材钉,就只有个棺盖,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?

  “珍妮你看,这棺盖上面没有钉子啊,难道说...在这之前,有人把棺木打开过?”我伸手在棺木的旁边摸摸,好像压根就没有钉钉子。

  珍妮观察的也很仔细,“不是被人打开过,是这上面根本就没有钉子,你看,连钉子钉过的痕迹都没有。”

  “这就怪了,棺木哪有不打钉子的道理,你以前遇到过这种事儿吗?”我扭头看她一眼问道。

  “没有,我都没怎么接触过这东西,我是学历史的,又不是学考古的。”珍妮摇头说道。

  “不都一样吗,差不哪去。”我随口胡来了一句。

  “胡扯,那可差多了,考古的总接触这个,我可没接触过。”珍妮藐视我一眼,说话语气不善。

  “那就把棺材打开吧,看看里面装着什么就知道了。”

  我刚要伸手去推棺盖时,珍妮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说,“忠义,你真要打开它啊?我...我这心里怎么怪怪的呢,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  其实我心里何尝不是呢,就怕出现什么意外情况,“行拉,你别老自己吓自己,没事的,你要是害怕的话,那就躲远点,我来打开。”

  珍妮一看我态度这么坚决,她叹口气,一咬牙说,“算了,死就死吧,***开。”

  我向她点点头,我们俩个人扶好棺盖,我最后嘱咐她一句,“等把棺盖推下去以后,马上躲开点,别靠太近,速度一定要快,千万别磨蹭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珍妮一脸平静的说道。

  “恩,开推。”我话说完,我们俩个人开始同时发力,这棺盖很沉,几乎跟之前棺木女尸的棺盖差不多一个分量了,我和珍妮两个人,费了老半天的力气,才勉强把棺木给推开了,但并没有完全推下去,仅仅只是推开了一半。

  当这棺盖被打开一半时,我赶紧招呼她,“快撤快撤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快速的往后退了几步,跟棺木保持一定的距离,就算是有什么突发事件,起码也能应付一下,珍妮手里端着枪,一直对着棺木,她那紧张的脸色和瞪大的眼睛,证明她此刻是非常害怕的。

  我拿着手电往里面照了一下,可顿时有点傻眼了,怎么?怎么这里面居然没有尸体?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,我又仔细看了一下,里面确实没有尸体,起码在我这个角度,是看不到尸体的。

  “忠义,这里面好像没有尸体啊。”珍妮也发现了,那就证明不是我眼花了。

  “我看也是,赶紧把棺盖全打开看看。”我们两个人又过去把推到一半的棺盖给全部打开了,当棺盖‘咣当’一声掉地以后,这整个棺材里面的情况就一目了然了。

  这里面果然没有尸体,我打着手电,把棺木彻底翻了一个遍,这里面除了有一件黑色的衣服和一顶黑色的帽子之外,就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任何的陪葬物品,更没有尸体,当然里面也没有死人的那种难闻气味存在。

  “我...这...怎么什么都没有啊?这棺木居然是空的。”我彻底无语了,扭头看了一眼珍妮,这事儿有点怪啊,这么大个地宫,里面摆放的棺木居然是空空如也,就算他娘的尸体再腐烂,也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啊。

  “我也想不明白,按理说,这是不可能的啊,地宫里怎么会放一具空棺木呢,这事儿确实挺怪的。”珍妮也想不明白,脸色有点沉重。

  我随手把那黑色的衣服拿起来看了看,这衣服有点像大褂,看样子应该是古代人穿的,衣服是黑色的,领口和袖口,还有腹部和后背的位置,有少许的白色花纹,要是细算的话,这应该是一件黑色带白图案的衣服。

  “这是个什么衣服?看样子好像是古人穿的。”棺木里的这件黑色大褂,其实很像是官服,但我分不清楚是哪个朝代的,更分不清是个什么官的。

  “给我看看。”珍妮从我手里把衣服拿过去仔细看了看,顿时脸色变的更加沉重了。

  “这…这不是明朝时期的宦官朝服吗?”珍妮看着我,一脸惊讶的说道。

  什么?宦官的朝服?那说白点,不就是太监穿的衣服吗?“你确定这是明朝太监穿的朝服?”

  我疑惑的问道,这太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地宫呢,就算他生前很有权利,也不可能有这等规模啊,这简直就是逆天了,不过要是在这座岛上,那还真就不好说,毕竟没什么人知道啊,可这太监的尸体哪去了呢?

  珍妮点头说,“没错,这绝对是明代官宦的朝服,我是不会看错的。”

  她赶紧又把棺木里的帽子拿了出来,左右看了看说,“这就对了,这顶帽子,也是宦官的官帽,这样看来,这里应该是一个太监的墓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