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琢磨一下说,“应该是不会的,这石门之前是完好的,是我用手雷楞给炸开了一个洞,要是有人进来过,那石门不可能这么完好。”

  “除了这扇石门以外,这里也许还有别的入口,你想啊,我们是从桥上掉下来的,无意间才发现的这里,要是没有其他入口的话,谁又能想到这里会有个墓穴呢?”

  珍妮的话,很有道理,要不是从桥上掉下来,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这里,并且她的话,也提醒了我,这建墓者,不可能不给自己留后路的。

  要是只有一个石门的话,那建墓人岂不是全都得死在这里陪葬了,从这一点来分析的话,这里应该还有其他出入的地方。

  我伸手拍了珍妮一下说,“这样,咱们再四处在找找,看看能不能发现另一个出口,就算实在找不到出口,找到些其他的信息也行啊。”

  “行,就去这里检查一下吧,前面咱们都看过了。”珍妮伸手指着棺木后面的空间,目前为止,也只有这里没有检查过了。

  “恩,跟紧我下台阶,千万别大意。”想起刚才的事情,我还心惊胆战呢,这鬼地方,处处都透着危险。

  我在前面打头,一步一步的往台阶下走去,珍妮就跟在我的后面,每走一步,我都格外的小心,脚落地的时候,我都是侧耳倾听,就怕是碰到什么机关。

  好在这一路是没什么事儿,很顺利的就走了下来,我先停了下来,用手电四处照照,虽然这里也有蓝色的火光,但毕竟火光太阴暗了,很多角落还是漆黑一片的。

  所以必须得下来确认一下周围有没有能威胁到我们生命东西存在,站在这里,才能把后面地宫的情况全看明白,其实这里并不小,几乎跟棺木前面的地宫差不多大。

  这么一算的话,那圆形的阶梯,是正好建立在地宫的最中间了,而那具棺木摆放的位置,更是精准了,在圆形台阶的最中间,这个摆放,真是很到位啊,能体现出棺木主人的地位显赫,起码不是一般太监能拥有的。

  等看了一圈后,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,我和珍妮对视一眼,她向我点点头,意思可以继续走了,“忠义,咱俩分开行动吧,这样也能节省一些时间。”

  “不行,万一有危险怎么办,都到这份上了,现在咱俩也不着急,真出事儿可就麻烦了?”我不太同意她的意见,现在能不能出去还两说呢,谁还在乎这点时间了,现在对于我来说,就是时间充足,别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“真的没事....”

  “行了你别废话了,你手里也没个手电,跟着我走就是了,现在这里就剩下你和我了,可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。”

  我语重心长的说道,我和珍妮,目前可是相依为命了,要是珍妮出事儿了,剩下我自己在这鬼地方呆着,就算我死不了,那不也得发疯啊。

  珍妮这次到是很听话,“好吧,听你的就是了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  我伸手拉住她的手腕,她也没反抗,仍凭我拉着她往前走,手电光在四周来回的扫射,这周围没什么东西,几乎跟前面一样,只有一些很简单的陪葬品,都是一些很普通的瓷器,更别说什么金银珠宝了,连个上等的丝绸都看不到。

  我随手拿起一个瓷瓶看了看说,“这东西也不知道好坏,我更看出来是哪个朝代的,你能看明白吗?”

  珍妮接过来看了看说,“我也看不太明白,但这瓷瓶外表看着还不错。”

  “要是老八在这就好了,起码能查查看,这墓主的太监,直属于哪个皇帝身边。”我放下手里的东西,继续往四周查看着说道。

  “就算查到皇帝是谁也没用,这棺木是空的,你根本就查不出来这太监是谁。”珍妮说着话,越过我身边,就往前面走了过去。

  “喂,你干嘛,小心点。”这妞,到什么时候都不安分,跟着我就那么别扭啊。

  “没事的忠义,我去前面看看。”珍妮走到最里面的石壁前面,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,我继续在周围观察,总体来说,这地宫建造的还算不错了,能在一个大山里面,建造出这种规模的墓穴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  最主要的是,我在这里面并没感觉到很冷,相反还很温和,这跟沉船里的情况反差很大,这点是我没想到的,我一直以为,这种埋葬死人的地方,都是比较阴冷的,也可能是因为这里没有尸体的原因吧。

  我顺着石壁一路向前走着,脑海里想着这些事情,希望能把这些事情都链接到一起,好找出问题的所在。

 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,珍妮突然喊了我一声,“忠义,你快过来看看。”

  我不知道珍妮怎么了,也来不及多问,赶紧一个箭步跑了过去,“珍妮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儿了?”我上前一把将珍妮给拉了过来,我怕她是遇到什么危险了。

  珍妮从我后面走出来说,“放心,我没事,你看看这个。”她随手往石壁上一指。

  我扭头一看,顿时一惊,在这石壁的上面,居然挂着一幅画,这幅画很大,能有将近两米高,借着蓝色的火光我看到,这画里面画的,居然是个人,按照这幅画的比例来算,这画里面的人,应该跟真人大小是一样的。

  我赶忙把手电照过去仔细看看,这是一副男人的画,是用中国古代的绘画手法制作的,这一点还是比较好区分的,古人的绘画,跟当今现代人的绘画,有着很明显的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