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发什么呆呢?”珍妮看到我话说一半突然停下了,赶紧伸手碰了我一下。

  我赶紧站起身来说,“珍妮,我想到了,那幅画,秘密可能就在那幅画的后面。”

  珍妮一听我这话,当下就反应过来了,“你是说...那幅画的后面吗?”

  “没错,你不觉得这幅画挂的位置很有问题吗,它挂在最里面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上,这一点,就是最值得怀疑的,当时光想着其他的事情了,居然把这个给忘了。”我脸上洋溢着笑容,感觉生命又再一次回归了。

  “可别想的太高兴,有没有还两说呢,万一要像这棺木下面一样,什么都没有的话,岂不是又空欢喜一场啊。”珍妮还算是比较冷静,没有那么多的兴奋。

  “看看就知道了,走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又赶忙下台阶,奔着那幅画走了过去,等走到跟前的时候,我拔出潜水刀,把这幅画从石壁上愣是给起了下来。

  当这幅画拿下来之后,后面还是一面石壁,珍妮无奈的说,“完了,又白高兴了一场,还是石壁啊。”

  “别着急,我再看看。”

  这次我到没惊慌,我再次用手敲了敲石壁,顿时心里一惊,扭头看着珍妮说道,“这石壁是空的,想必后面应该有路。”

  这面石壁很薄,照比之前用手雷炸开的那扇石门,要薄太多了,给我感觉这石壁就好像是个障眼法,完全就是糊弄人用的,一点震慑力都没有。

  “真的,你确定?”珍妮这一次,算是来了精神,毕竟这是关系到生死的问题。

  “错不了的,这后面绝对有路,而且这石壁很薄,我试试用脚能踹开不。”

  我话说完,往后退了两步,起脚就开踹,可再我连续踹了几脚后,也不知道是我力气不够了,还是我低估了这石壁的厚度,总之这石壁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  我换个脚,又继续开踹几次,结果还是不行,我累的脚底生疼,都快满头大汗了,可这石壁甚至连个裂缝都没有,丝毫没有任何损伤,看来是我低估了这石壁的厚度啊。

  “这也不行啊,根本就踹不开啊。”珍妮也起脚试了几次,她也不想想,我都踹不开,何况她了。

  “你让我休息一下,一会儿我再试试。”我打算缓缓力气,再踹一把,这石壁肯定是空的,我就不信踹不开它了。

  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别再把你累伤了,咱们得找个东西,试着给它砸开才行。”珍妮说着话,在周围找了一圈,可这地宫里面,哪有什么可利用的东西,那些瓷瓶别说砸墙了,砸人都砸不死。

  “你别找了,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可能利用的东西。”我招呼珍妮停下,别再浪费力气了。

  “那怎么办?要不....干脆你用手雷炸吧?”珍妮眼睛放光的说道。

  我摇头说,“不行,手雷就剩下两颗了,得省点用,这面墙不厚,只要有个借力的东西,绝对能打开,想到了,你在这等我一下,我得爬到外面一趟。”

  我转身就往回走,珍妮赶忙跟着过来,“你爬到外面干嘛去啊?”

  “我去把通道口的长矛拿来,那东西绝对能打开石壁,你在这等我,千万别出去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我一路快步的走到之前炸开的洞口,趴下身子又爬了出去,再快步的向前跑去,跃过那大石头,就是这满地的长矛区域了,我随手挑了两把趁手的长矛,拿起来正准备走的时候,我突然间想到,我应该去通道口外看看情况。

  我又放下手里的长矛,继续向前跑去,没有了机关,速度自然很快,等我到达到洞口的时候,外面的狂风碎石已经停止了,我从洞外往上看了看,那片旋转的灰色雾气,依旧存在,只不过它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。

  也不知道焦八和李欣他们怎么样了,是安全的,还是又遇到危险了呢?但愿他们都能一路顺利吧,我大概在洞口停留了十几秒钟,就转身往回跑去。

  中途拿起事先准备好的两把长矛,又一次爬回了地宫里,“怎么样?没事吧忠义?”珍妮伸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,这一路的狂奔,累的我是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
  “没事,东西拿来了。”我把手里的长矛拿给她看看,表示胜利在望了。

  我们俩个人快速的奔着里面走去,等到了那幅画的位置后,我握紧长矛,开始猛击石壁,这手里用东西就是好办事儿,在我连续几次的猛击下,我用长矛把石壁上扎出了十几个小窟窿。

  大概能形成一个方形,这石壁的厚度果然很薄,长矛扎进去,根本不需要废太大的力气,接着我把长矛扔到一边,退后了两步,憋足一口气,猛的就是一脚踹过去。

  之前的墙壁已经被长矛扎的全是窟窿了,我再这一脚猛踹下去,直接就将石壁给踹碎了,然后我再用长矛扎周围的石壁。

  等扎了一圈后,再用脚把这一片给踹碎,在这连着两次猛扎猛踹过后,这面石壁上,基本上就出现了一个稍大一点的缺口,只不过还没有完全打通而已,里面应该还有一层和这差不多厚的石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