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不好意思各位朋友,昨天晚上有事了,就没更新上,今天补上,谢谢大家支持 



  我‘啪啪啪’的给了自己几个大嘴巴,并且每一下都很用力,打的脸是火辣辣的疼,现在能知道疼就好,证明这一切就不是幻觉,要是幻觉或者梦境的话,根本就不会知道疼痛。

  “忠义你干嘛呢?疯啦?”珍妮被我这一举动给吓到了,她赶紧拉住我的胳膊,不让我再动手打自己了。

  我揉着通红的脸说,“我靠,不打自己,怎么能知道咱俩是不是在做梦呢?走珍妮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  我们两个人,握紧手里的长矛,一步一步的往圆形台阶处走去,当我们走到台阶下的时候,我看到在台阶的最上面,也有一具棺木,看来这里的一切,果真跟刚才的地宫一样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?为什么两个地宫紧挨着不说,并且还建造的一样呢?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道呢?就算是两个身份地位平等的人,也不至于连地宫都建造的一样啊。

  “忠义,这上面也有一具棺木,我的天啊,我怎么感觉…感觉好像梦境一样,都糊涂了。”

  珍妮有点傻眼了,目前这里的一切,跟之前的地宫确实没有任何的区别,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好像是鬼打墙了的幻觉,明明走出去了,但又绕回来的感觉。

  “这不是梦,这确实是另外一个地宫,咱俩得把棺木打开,看看里面装着什么人。”我轻声的说着,目光却在四处查看,虽然地宫一样,但我怕会有其他生物跑出来,还是不能大意。

  “恩,上台阶的时候注意点,之前的不是有机关吗,咱们尽量避开它。”珍妮提醒了我一句,要不然我差点忘了。

  既然之前的台阶上都有机关,那么这个地宫的台阶,应该也会有的,避开不行,过后容易触碰到,到时候更麻烦了,“你在这等我,我上去看看。”我刚要过去。

  珍妮一把拉住我说,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她的眼神,不容我反对,看得出来,她是在担心我。

  我笑着点点头,随后我还让珍妮在后面跟着我,我们两个人轻声轻脚,慢步的往台阶上走去,当我快走到最上面台阶的时候,我示意珍妮躲开一点。

  等珍妮避开后,我拿着手里的长矛,猛的往最后的台阶上扎了下去,‘当’的一声,长矛直接扎进了台阶的石板上,我赶忙快速的躲开,可等我躲开以后,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更没有乱箭射出来,就好像根本没有机关一样。

  我扭头看了珍妮一眼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要是没有机关,那自然好了,就怕是没触碰到机关的点,那可就麻烦了,我是按照之前地宫机关的位置来试的,就怕这机关的位置不同,那这个可就不好办了。

  “忠义,会不会这里根本就没有机关啊?”珍妮看着我,有点纳闷的问道。

  “谁知道了,但还是小心点好,费点劲儿,总比丢了命强啊。”这地宫虽然布置的格局和摆设基本同之前的一样,但就怕这里面的机关有变化,往往很多时候,越是这样的场景,越容易干扰人的大脑思维。

  “算了忠义,不管那机关了,该咱俩死的话,怎么都躲不开。”珍妮说着话,直接快步的就跑到了台阶上面。

  她这一举动给我吓了一跳,还好是没发生什么事儿啊,这要出事儿了可怎么办,这个女人,上来那股唬劲儿,比李欣都吓人,我真是服了,彻底服了。

  “我靠你疯啦,还好这上面没有机关,要不然我都来不及救你。”我瞪着眼睛说道,她这一下,把我心都给提到嗓子眼了,这得亏是我没有心脏病,要不然非得犯病不可。

  珍妮到好,她还笑着对我说,“这不是没事吗,快上来吧,咱俩赶紧把棺木打开看看。”

  我无奈的叹口气,拔出长矛就往上走去。

  我们两个人在棺木的跟前停下后,我打开手电先在棺木的四周看了看,顿时又是一惊,这棺木的颜色也是灰绿色的,并且这棺木的四周,居然也没有钉子,跟之前的棺木是一样的?

  “忠义你看,这棺木居然也没有钉子?”珍妮也有点惊讶了,和之前的场景,简直太像了。

  “我看到了,你说…这棺木里有没有尸体呢?”这个才是我最关心的,但我感觉,这里面应该不会有尸体,不知道为什么,完全是直觉,这两个相同的地宫,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秘密,要不然绝对不会这么相像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啊,赶紧打开看看吧。”珍妮扶住棺盖,就准备开推了。

  我赶忙也上前扶住另一边,这棺盖也死沉死沉的,跟之前的那个一样,我们两个人费了好半天力气才勉强的推开一半。

  不过一半就够用了,我赶忙用手电照过去,可结果跟我预想的一样,这里面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,别说尸体和陪葬品了,里面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没有。

  我又用手在里面摸了一圈,又闻了闻,整个棺木,里面就跟新的一样,根本没有死人的那股尸臭味。

  “这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两个棺木全是空的。”珍妮看着我,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。

  我冷笑一下说,“这个更邪乎,刚才那个好歹还有一件衣服呢,这里面干脆就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这都给我弄迷糊了,两个一模一样的地宫不说,还是一模一样的棺木,又都没有尸体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还有那画里面的人,这个叫刘千的太监,又是个什么角色呢?等等这些问题,搞的我是焦头烂额的。

  珍妮这会儿突然说,“对了,我才想起来,之前的地宫里不是还有一幅画呢吗,那这个地宫里,会不会也有一幅?”

  “对,还有那幅画,走,咱俩下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我赶紧下台阶,往最里面走出。

  我们俩还是按照之前路线走的,在石壁的一个角落里面,果然又发现了一幅大画像,无论画的大小,还是外观,第一眼看过去,几乎跟之前的画像是一样的,并且这幅画里,依旧画的也是个人。

  “我的天呐,还真就有一幅画,这....这简直太诡异了。”珍妮瞪大眼睛盯着面前的画,显得有些惊恐的说道。

  “是啊,诡异的让人心都哆嗦。”

  我先伸手摸了一下画质,还是皮质的,然后再打着手电看着面前这幅画,这画跟之前的那幅画,唯一的区别就在于,里面的人物不一样,绝对不一样,任何人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。

  这幅画里的人物,依旧栩栩如生,画里面还是个男人,但看外表的样子,年纪应该在五十多岁上下,他并没有坐在椅子上,而是站着的。

  他的头发较长,散落着披在后面,头上也没有戴帽子,一双眼睛显得炯炯有神,目光直视前方,但他这个眼神,给人一种很霸气的感觉,这人四方大脸,脸色稍黑,表情很严肃,根本一点笑容都没有,几乎就是板着脸被画上去的。

  相反,这个男人的胡子到很长,长长的胡须,甚至都有些发白了,他身穿一件好像斗篷一样的黄色衣服,左手拿着一串好像佛珠一样的东西。

  但跟佛珠还稍有不同,这个珠子的颜色,居然是那种血红色的,正常来说,佛珠是绝对没有这种颜色的,红的很炸眼,给人一种很邪恶,也很震慑的感觉,看着就不像是什么普通人能拿的东西。

  而他的右手则是拿着一个类似禅杖一样的东西,但跟禅杖也是有一些不同的,他右手拿的这个东西,更像是用某种动物的骨头做成的,白色的不说,整个禅杖的造型,更像是一个大腿骨,这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。

  但他给我的感觉,好像也是在哪见过,这真是他妈见鬼了,怎么这两幅画里面的人物,我都有这种感觉呢,是不是我最近太疲惫了啊,精神恍惚啊。

  “珍妮你看,这里面的人物,跟之前的画不一样,你能看出来他穿的是什么衣服吗?”我盯着面前画,头也不回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...我看了老半天了,我也没看出来他穿的衣服是属于哪个朝代的,这个人的整个装扮,都太怪异了。”珍妮的目光,也一直停留在这幅画上,她的脸上,写满了不知所措,这幅画里的人物,想必是让她为难了。

  “连你都看不出来?”我扭头疑惑的看着她问道,要是她真看不出来的话,那这幅画里的人物,又将是一个谜团。

  珍妮仔细的看着画,眉头越来越近,脸色也变的越来越难看,“忠义,你把手电给我,我再仔细看看。”

  我把手电递给她,她拿着手电,从上到下的认真观察着画里的男人,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,我只是知道,她表情变的相当差。

  “喂珍妮,你到底看明白了吗?这都过去好几分钟了。”我都等了快五分钟了,她也没说一句话,就这么自己嘴里嘟囔着看画,好像中邪了一样。

  她还是没理我,继续看着画,算了,我也不再催她了,只能耐心的等着了,又过去了几分钟后,珍妮把手电递给我,同时表情很严肃的说,“我看不出来他是哪个朝代的,这画上面也没写,最下方根本没有人名的落款。”

  “那么说,你看了这老半天了,就等于白看了呗?”我真服她了,这又观察了老半天,居然跟刚才说的话一样,那你说你还费这劲儿干嘛啊。

  “那倒不是,我发现了一些东西,这幅画里的男人,他给我的感觉,更像是一个....一个巫师。”珍妮脸色变的很严峻,说话的语气都明显不一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