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巫师?你...你能确定吗?”

  听她说完后,我也感觉很惊讶,这巫师我只是听焦八说过,但却一直没有见到过什么样子,刚才我看这幅画的时候,也觉得这个男人很怪异。

  尤其是他两个手里拿的东西,给人一看,很明显就透着一股邪恶的阴冷,尤其是那红色珠子,就像用人血泡过一样,看着浑身上下都不自在。

  “差不多吧,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起码也有八份,首先是这个男人穿的衣服,它更接近于道袍,但还不完全是道士的装扮,很有那种亦正亦邪的感觉,是特殊的袍子,应该是某个不太知名的教派流传下来的。”

  “其次是他手里拿的东西,这个很重要,他左手拿的珠子,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,记得以前在一本玄学的书里,见到过类似这种珠子的东西,也是血红色的,大概是象征着死亡,但具体怎么解释的,我记不清楚了。”

  “还有他右手拿的禅杖,这点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这禅杖,百分之百是用人类的整条腿骨所做成的,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的,但我认得人类的腿骨,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错的。”

  “试问哪个正常人,会用人类的腿骨来做禅杖啊,所以我才觉得他更像是个巫师,那种所谓的黑暗术士,总之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很邪恶的。”珍妮很详细的说了一遍,眼神很坚定,表情却很难看,没想到她还挺了解呢,这个女人,接触面还挺广呢,什么都知道点。

  其实她的解释,跟我之前想的差不多,只不过我万万都没有想到啊,这个用骨头做成的禅杖,居然会是用人类的腿骨做成的,这细想起来,手里拿着人类的腿骨,这浑身上下都起鸡皮疙瘩啊,简直太慎人了。

  “会是哪个教派的人呢?这个男人,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啊,就算他不是巫师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鸟,就是个杂碎,居然用人类的腿骨来做禅杖,真亏他想得出来,还不知廉耻的把自己的画挂在这里表彰上了,看着真他妈让我恶心。”我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,越看这画里的男人,我就越觉得来气,简直是不可原谅啊。

  “好了,你就别骂了,省点力气吧。”珍妮拍拍我的胳膊,示意让我消消火。

  我深吸一口气说,“我不是想故意想骂他,只是实在忍不住了,我刚才看那禅杖就有问题,只是没想到会是用人类腿骨做的,真他妈的晦气,亏他想得出来。”

  “在我们手里可能是晦气,在他手里,那可就是法器了,行了,咱也别想这个了,我只是在琢磨,你说....这两个地宫,除了这画里的人物不一样之外,其他地方几乎都是一模一样,可为什么两具棺木里,全是空的呢?没有一具有尸体的?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这尸体究竟哪去了呢?”珍妮眼睛来回的转着,看样子是在反复思考着。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...这棺木里压根就没有尸体。”

  我猛然间想到,也许...本应该埋葬这两个地宫里的人,可能根本就没有死,如果他们没死的话,那棺木里肯定就不会有尸体了,只不过我的这个想法,有点太偏激,也不太符合常理,说难听点,就是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  “没有尸体?这...这怎么可能吗,既然地宫都已经建造完毕了,棺木也摆放好了,甚至连他们的画像都挂上了,怎么可能会没有尸体呢。”珍妮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,她应该是按照正常逻辑来分析的。

  “很简单,我认为...他们可能还活着,所以,这棺木里才没有尸体的,这回你听明白了吗?”我脸色平静,语气平稳的说道。

  “活着?他们还活着?忠义啊,你是不是在做梦啊,就算我不知道这巫师是哪个朝代的,可很明显,他绝对不是现代人,还有那个叫刘千的明朝太监,试问明朝人,怎么可能会活到今天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吗。”珍妮冷笑了一下,随即摆手就把我的观点给罢免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能?我们这一路经历了多少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但不都还是发生了吗?哪一件事情是可以用常理,用科学来解释的,没有吧?再有,这尸体都能尸变呢,人为什么就不能长生不死呢?”我有意反问了她一句,很想看看她内心的观点。

  “忠义,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,但...但这是两码事儿,人要是长生不死,这就违背天意了,这简直是一种逆天的行为,自古到今,也没有一个人能做到长生不死啊,你怎么会想起这种事儿呢。”珍妮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,不是鄙视,是那种无语的表情。

  “其实....我一开始也不愿意相信,但是现在细想起来,我又不得不信,你知道我们吃过的那个娃娃果实是什么东西吗?”

  我想起焦八之前说过,这果实很有可能就是没长成的人参果,一想起那个可以长生不死的传说,我不光是震惊,还有一种期盼,在这个小岛上,也许就隐藏着这长成的人参果,只不过是我们还没找到罢了。

  “不知道啊,那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?”珍妮表情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大有关系....”我大概把焦八那天跟我说的事情,都跟她说了一遍。

  当珍妮听完我的话后,也显得很震惊,她看了一眼画,又仔细琢磨了片刻后说,“听你这么一说,也许真有这个可能,这人要是真能长生不死,那简直太可怕了,那你说...这幅画里的人会是谁呢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他是谁,有可能...”

  我话刚说到这的时候,我猛然间想起一个人,就是那个干瘪枯瘦的老头,我说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,原来说的就是这个老头子,对,这画里男子给我的第一感觉,就是很像那个干瘪的老头子。

  尤其是他穿的衣服,跟这幅画里的男子穿的衣服很像,都是那种斗篷一样的衣服,只不过我就是没看到他手里有禅杖和血红色的珠子罢了。

  但是那头散乱的长发,到真是有几分相似,可画里男子的年龄,跟那老头也不太相配啊,差挺多呢,但转念再一想,这幅画也许是几百年前完成的。

  当时他可能还处于稍微年轻一点,几百年后,也许他就变成了今天的这副摸样,这也仅仅只是我的个人猜测而已,完全凭的是第一感觉。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”珍妮见我突然说到一半就停止了,她伸手碰了碰我问道。

  我看她一眼说,“我怀疑....这幅画里的男人,就是那个干瘪枯瘦的神秘老头子。”

  “啊?能...能是他吗?”珍妮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,可见她害怕的程度不是一般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,就是猜测而已,我一直都没跟你说过,其实那干瘪的老头子,他一路从丛林,一直跟随我们进入到这山洞里,中途有好几次我都见到他了,但却一直没敢跟大家说。”我脑海里回忆着这几次见到那老头的场景,一想起他,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。

  “我的天啊,那你不早说呢,他...他不会就在我们周围吧?”珍妮说着话,拿着手里的长矛来回的观察,冷汗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“你别激动,他应该没在这,放心吧,咱们不都检查过了吗,别总自己吓自己。”

  我一把将她拉住,但嘴上却说着谎话,其实我哪里知道他在没在这啊,那老家伙神出鬼没的,比幽灵还吓人,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现呢,只是我要不这么说,我怕珍妮的精神会受不了。

  珍妮大喘了几口气说,“我一直没见过那老头,但每次听你一说,我心里都很害怕,这荒岛上根本就不是人能住的地方,你说他能在这里生存着,那得多可怕啊。”

  “是啊,这鬼地方别说人了,动植物都生存不了,那老头子是我来这岛上见到的第一个人,也是唯一一个,现在一回想起来,有很多地方,他都要超出常人,比如速度,快的我都难以想象,瞬间就能消失不见,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。”

  我想起那天和焦八在岸边说话的时候,我无意间看到这老头时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急快速的消失在了我眼前,我甚至连他的动作都看不清楚。

  “天呐,这可真是个大麻烦,他要真是从古代活到现代的巫师,那可就糟糕了,他要想杀我们,我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,就算是焦八,估计也阻挡不了他。”珍妮的眼睛里,充满了害怕的神色,她的额头上,已经开始冒虚汗了。

  我慢慢握住她的手说,“别害怕,没事的,他要想杀我们的话,早就应该动手了,这一路,他只是跟随而已,也并没有伤害过我们,我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,但我总感觉,他好像是要传达给我某种信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