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信息?他能传达给你什么信息啊,我看他就是想慢慢的把我们折磨致死。”珍妮咬牙切齿的说道,眼神里全是愤怒,可能她一直认为,我们所遭遇的这一切,都是拜那老头所赐。

  但我却不这么想,上这个小岛,并不是那老头让我们来的,相反到是我们无意间打扰到人家的清净了。

  再有最重要的一点,他如果真想要我死的话,我也许早就死在了那片摄魂草的丛林中。

  到现在我也认为,那奇怪的魔音,一定是他吹响的,除了他以外,也不会再有别人了,既然他能想救我,自然就有他的道理,要不然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。

  “估计是这个小岛的信息,珍妮你试想一下,假如这幅画里的男人,就是那个干瘪神秘的老头,那么之前地宫里画的人,就是那个叫刘千的明朝太监,他又会在哪呢?”

  这两具空棺木,应该是压根就没有尸体的,这里很明显没有被盗过的痕迹,盗墓贼的作风,我心里很清楚,焦八之前就跟我说起过,盗墓是绝对不会走空的。

  虽然这地宫里面没有什么,但多少还是有一些瓷器的,而且地宫下也没有被盗墓者给挖开过的通道,四周的四壁保存非常完好,就连上面都是,要不是我楞给炸开了一个狗洞,这里就是一个完全封死的空间。

  现在还差一件事儿,就是找到另一条出口,要是找到了,那就可以断定我的说法了,这里面确实没人来过,至于棺木为什么是空的,只能暂时理解为,那画里面的人,兴许还没死。

  “是啊,要是假设那老头子就是这画里面的巫师,那就能证明,之前地宫画里面的太监,也有可能活在这个世上。”珍妮的话说完后,露出了非常吃惊的神色,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,这个能活几百年的人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“就是这个道理,那个叫刘千的太监,要是他还活着的话,他会在哪呢?”我脑海里思索着所有事情,可还是找不到一点头绪。

  “忠义,虽然你说的这些有点道理,可这事儿还是太邪乎了,一个人,能从明朝活到现在,确实让人有点接受不了啊。”珍妮还是不愿意相信,不过也难怪,谁能相信会有长生不死的人呢。

  “呵呵,我也不愿意相信,现在还只是假设,具体这两幅画里面的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想...只有那个神秘的老头能知道了。”这一点我完全坚信,那老死头子肯定能知道这岛上的秘密和这画里人的去向。

  “也对,只要找到那个神秘的老头,应该就能知道这画里面的人是死还是活了。”珍妮也表示赞同的说道。

  “不用咱们去找,我感觉,他会主动再来找我的。”这一点我时分肯定,那老头子一定会再次找到我,说不定,他现在就在某个地方观察着我们呢。

  “忠义,我还在想一件事...你说,这画里的两个男人,跟山下的那两群尸变的死尸,他们之间...有没有什么关联呢?”珍妮所想的这一点,到也很关键。

  我甚至都没想过,那山下是明清和两朝的两代死尸,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,两朝人,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生活在一个岛上,最主要的是,时间上相差有点远,掐头去尾,少说也得有五百年,这中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呢?

  “有...肯定有,还是那句话,要想解开这个谜,就只能从那老头的身上下手了。”

  其实我心里还有一个想法,就是那个猫眼黑衣人,这个老头的眼睛跟他很像,两者也许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,那猫眼黑衣人,想必知道这所有的一切,既然他现在不现身了,我也就找不到他,所以只能靠这神秘的老头子来解谜了。

  “恩,只有这个办法了,那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?”珍妮看着我问道。

  我琢磨了片刻后,拔出潜水刀,就把面前的画给卸了下来,“珍妮,你把这幅画收好,我现在返回第一个地宫,去把另一幅画也拿回来,咱俩得把这两幅画都给带走。”

  我把画卷上,交到了珍妮的手里,这两幅画必须得留下才行,不能摆在这里了,要是能离开这里,找到焦八他们,我得把这两幅画拿给焦八看看,也许他能知道,那个叫刘千的太监是谁?还有这个男人,到底是不是巫师。

  “恩,那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珍妮把画收好后,看着我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