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不好意思各位,朋友从外地回来,出去吃饭了,耽误一会儿。


  是珍妮的话,让我想到了他,难道说....他是那个猫眼黑衣人不成?想到这里时,我更是感觉到一阵后怕,这个神秘的黑衣人,他居然再次现身了,我现在终于知道了,我跟他的差距,可不是一点半点的。

  他能一路尾随着我,并且我没有意思的察觉,就仅凭这一点,他的实力就要高出我很多,他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呢?这个人到底是谁呢?

  就算他是我们当的其中一个人,可没理由啊,只有我和珍妮掉了下来,他又是如何跟上的呢,这突如其来的一切,扰乱了我的思维。

 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他把这两幅画都抢走的原因,指定是因为这两幅画都跟他有着某种关联,或者说,他是想通过这两幅画,来达到他想要的目地,可他一直不杀我们的原因,又是为什么呢?这一点我就想不通了。

  “忠义,忠义你怎么了?在想什么呢?”珍妮推了我一下,又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“珍妮,那个人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?”

  这一点很重要,要是红色的话,那百分之百就是他了,关键是我不清楚,珍妮她知不知道有猫眼黑衣人的存在,按理说,她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。

  可如果她要知道的话,那就证明,珍妮她很可能是那个隐者黑衣人,因为上次在大胡子的渔船上,这两个黑衣人是有过交手的,当时除了我以外,就连焦八都没见过另外一个隐者黑衣人。

  珍妮她到底知不道最近所发生的一切,这个我就摸不清出了,但我总感觉,她跟李欣两个人,肯定有一个人会知道全部,至于是谁,那就得慢慢查了,这两个女人都不简单,不能妄下结论啊。

  “那个人的眼睛是什么颜色?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珍妮她好像有点没明白,歪着脑袋问我。

  “我靠,能有什么意思啊?就是眼睛的颜色呗,我们都是黑色的,那个人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。”我又重新解释了一遍,并且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睛。

  “这个....我...我没怎么看清楚啊,这里视线也不好,当时还没等我仔细观察他呢,我就已经被他打晕了。”珍妮轻轻的摇着头,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。

  我沉着个脸,没有说话,这最关键的一点,她却没有看清楚,这事儿就不好说了,但从珍妮描述的特征上来看,八成就是他了,我也想不到别人了。

  我还记得那个干瘪的老头子,他的黄**眼,是可以变换的,想必那黑衣人的眼睛,也不会一直都是红色的,应该是在某种情况下才会变换的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?彼此之间又有着怎样的联系呢?

  “忠义,那个人到底是谁啊?你是不是知道他啊?”珍妮抓住我的胳膊,看着我问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是谁,我要知道的话就好了。”我说了个谎话,因为我不确定珍妮是不是在炸我,她心里怎么想的,我也不清楚,还是别多说的好。

  “那你怎么想起问我这个人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?”珍妮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,放佛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。

  “那是因为,我想知道他是不是这两幅画里的其中一个人。”

  其实我心里多少已经有数了,这个蒙面的偷袭者,应该就是那个猫眼黑衣人,这一点绝对不会错的,只是我万万没想到,他居然会一直躲在我的附近,这个人简直太可怕了,甚至比那个干瘪的老头子还难对付。

  我应该怎么办呢?仅凭我一个人的能力,即便知道他是谁,我也打不过他啊,现在看来只能智取,不能强攻了,就怕智取也会失败,这黑衣人的心思非常慎密,没那么容易对付的。

  “哼,你这话糊弄别人还行,但可糊弄不了我,当你问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时候,我从你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,你八成知道这个人是谁?我说的对吗?忠义?”珍妮不冷不热的说道,她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的眼睛。

  不过她的话,确实让我大吃一惊,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小看,洞察力要远远超出我的想象,就连这么细微的情节都能发现,可见她属实不一般啊。

  “你想多了珍妮,我真的不知道,你也不想想,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人,我怎么可能会认识,再有,之前地宫里的那幅画,也不翼而飞了。”我话说完,脸色低沉的看着她。

  “什么?不翼而飞了?这..这怎么可能呢?我明明看到你扔到地上的啊,你没在周围仔细好好找找吗?”珍妮也有点着急了,两幅画全丢了,真是怪事儿。

  我冷笑一下说,“我能不找吗,整个地宫我都找遍了,也没找到啊,现在看来,只有这一种可能了,就是被袭击你的神秘人给拿走了。”

  她眼睛来回的转着,好似自言自语的说着,“对,应该是这样,这个人既然能把我手里的画抢走,那必然也会把之前的画给拿走的,可他抢这两幅画的目地是什么呢?”她话说完,抬头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不知道,但我知道他并不想伤害你,要是想杀你的话,你早就死在他手里了,看来,他只是想把这两幅画给带走。”我顺着珍妮的话往下说。

  那猫眼黑人把画拿走的真正的目地,我不太清楚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不想让我们查出来画里面的人物是谁,现在没有画了,光靠嘴说,自然可信度就要大大的降低了,就算再怎么描绘,那也不如亲眼看到画里的人物来的实在。

  “是啊,仅仅只是把画给抢走了,可他这么做的目地又是什么呢?哎..太乱了,简直太乱了,那个神秘的老头还没查清楚呢,现在又多出来一个人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。”珍妮一只手捂住脸,显得有些疲惫的样子。

  “算了,别想了,只要咱俩人没事,就是万幸了,那两幅画丢就丢了吧,留着它也不见得有用。”我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,因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。

  “不对不对,忠义,我想起来一事儿,你刚才说,那幅画里的巫师,也许就是那个干瘪的神秘老头吧?”珍妮瞪着眼睛问道。

  “对啊,怎么了?”我感觉她好像发现了什么。

  “那你说,抢走这两幅画的人,会不会就是另一幅画里的人呢?就是那个...那个叫刘千的太监?”珍妮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写满了恐惧,眼睛里都带着害怕的神色。

  她这句话说完,连我都震惊了,珍妮的这个假想,让我都有点接受不了了,这个叫刘千的太监,看来也是整件事情的关键所在啊。

  那猫眼黑衣人为什么要一次抢走这两幅画像,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的,但我是真没敢想,他能是那幅画里叫刘千的太监,这个有点太离谱了,可目前又找不到更好的解释,毕竟这个叫刘千的太监,他的尸体,也没有在棺木里。

  但也不能就说那黑衣人是他啊,也许这猫眼黑衣人是知道他俩的存在,或者说,黑衣人本身就是来寻找他俩的?最终的目地,他是为了找到那个所谓的长生不老药。

  这么一想的话,还算是有点道理,可唯一不太合适的就是,要是光为了找这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,那也用不着去打捞其他的沉船啊?

  这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,所以细想一下,整件事情,真跟焦八所说的一样,根本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的,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住性命,走到最后,找出这幕后人,解开这隐藏在深处的惊天阴谋。

  “拜托,那巫师是不是那神秘的老头,咱们还不知道呢,你现在又在瞎想这个,而且你不是也说了吗,你是不相信人可以长生不死的,更不相信有什么人参果的存在。”

  珍妮表情有点难受,她摆摆手,“哎呀算了算了,不琢磨了,我也是脑子比较乱,瞎想的,这想起来头就痛,还是赶紧找到出口,先离开这里再说吧。”

  “我看也是,我去找出口。”

  按照之前的路线,我走到那幅画后面的石壁上停了下来,然后用手在四周敲了敲,顿时一惊,这后面的石壁居然不是空心的。 我又仔细的把周围都查看了一个遍,坏菜了,整个石壁全是实心的,确实是没有路可走了。

  “怎么了忠义?石壁后面没有路了吗?”珍妮也着急了,离开这里,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我们刚才忙活了老半天,什么都没有得到不说,还差点让人给暗算了,现在就连能出去的入口都找不到,这简直是在玩我,老天爷你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玩笑啊。

  我扭头看着她,语气很低沉的说,“没有路,这后面的石壁,都是实心的。”他妈的,我本以为这个地宫会跟之前的地宫一样呢,可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差错,这不是想要我们的命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