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珍妮眯着眼睛,很冷静的说,“这里一定有另外一个出口的,绝对不会是死路,忠义,之前我们也以为会是死路,这不也找到这里来了吗?现在的局面也一样,咱们再仔细找找,一定可以出去的。”

  珍妮的眼神里,充满了信心和坚定,比之前那绝望的眼神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,我不知道她哪来的这么大信心,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儿,总比失去活着的勇气要强多了。

  “你让我好好想想,这里太大了,咱们不能挨个地方找。”我眉头紧缩,思考着应该从哪下手呢?挨个地方找,不仅浪费时间,还消耗很多体力,这是行不通的。

  现在的我,脑子不是很冷静,被刚才黑衣人的事情这么一闹,搞的我是心乱如麻的,满脑袋都在琢磨他的事情了,这人一慌乱啊,脑袋就不清醒,所做的决定,往往也是错的,要不然在这种环境下,走错一步,真容易万劫不复啊。

 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,珍妮突然说,“对了忠义,那棺木的下面,不是还没检查呢吗?也许那里会有出口也说不定啊。”

  对啊,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,就算第一个地宫的棺木下面没有,可并不代表这个地宫的棺木下也没有啊。

  我立马拿起长矛说,“走珍妮,咱俩现在就过去看看。”就算我身体再怎么疲惫,可我一看到珍妮那充满斗志的脸,我的精神也跟着高涨了起来。

  我们两个人快步的走到棺木前面,等扶好棺木后,我看她一眼说,“行了吗?”

  珍妮点点头,我大吼一声,我们两个人开始同时发力,这棺木实在是太沉了,我和珍妮两人从进这地宫开始几乎就没怎么闲着,体力都快透支了,无论我们怎么用力,这棺木干脆是怎么推都推不开了。

  “不行了忠义,这太沉了,我实在是没力气了。”珍妮累的转身靠着棺木就坐在地上了,满脸全是汗水啊。

  我伸手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,“我也不行了,都快他妈累虚脱了,得想个别的办法,硬推是肯定不行的。”

  “干脆用手雷炸开得了,省得这么遭罪了。”珍妮看着我说道,刚才她还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呢,这会儿完全就变了,又回到那可怜无助的表情了。

  “手雷不行,我还是想个别的办法吧。”我身上一共就剩下两颗手雷了,要是再遇到危险的话,就没有能应付的了,弄个棺木就要用手雷炸,这简直太小题大做了。

  我无意间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长矛,猛然间想到办法了,“珍妮,用这长矛,试着从下面一点一点撬。”

  “这…这个能行吗?”珍妮很无奈的看着我。

  “行不行都得试试了,来吧。”我把长矛扔给她。

  我们两个人还是一人一边,把长矛卡在了棺木的下面,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上抬,这棺木沉的吓人,感觉比第一个地宫里的棺木还沉,长矛几乎都变形了,可这棺木却一动也不动。

  就在这时,忽听‘咔嚓’一声,我手里的长矛居然直接折断了,由于我用力过猛,还险些将我甩出去。

  珍妮一看我这边的长矛都断了,她一把松开手说,“我都说了,这没用的,咱们还是用手雷炸吧。”

  我气的大骂一句,“我操你大爷的。”上去就给这棺木一脚,可谁知道我这一脚踢下去后,这棺木居然自己就挪开了,吓的我和珍妮连忙后腿了好几步。

  这棺木‘吱吱咔咔’的往前挪开了一定的距离,我定眼往下一看,在棺木的下面,真就有一条暗道,我立马来了精神,我们非了老半天的力气,居然还赶不上我这一脚来的管用呢。

  “珍妮你看,这棺木下面果然有路,真没想到啊,我这一脚的力度还挺大的。”我有点沾沾自喜,找到暗道,就证明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。

  珍妮冷笑着看我一眼,“你可得了吧,这跟你脚的力度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肯定是一个机关,只是你运气好罢了,无意间碰到的。”

  “靠,我管他是不是运气好呢,起码是找到出口了,走,咱俩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  我把潜水刀拿出来紧握在手里,另一只手打开手电就准备下去了,我本想拿长矛的,但这暗道口不大,想必里面也不能宽敞到哪去,长矛根本就施展不开。

  可这时珍妮却一把拽住我说,“等一下忠义,咱先别下去,再稍微观察一下,别出什么意外才好。”

  还是这女人的心细啊,我因为着急离开这里,差点大意了,这万一里面要是有什么奇怪的生物,那咱俩岂不是得交代了,小心驶得万年船,这没坏处的。

  稍等了几分钟后,珍妮开口说,“现在应该差不多了,下去看看吧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走到暗道口,这里面漆黑一片,我打着手电往里面照了照,这下面是一条用石头浦城的台阶路,大概能有一米多宽,一路是往下走的,手电光根本照不到头,具体有多远,谁也不知道。

  “我先下去看看,等确定安全了再叫你下来。”我怕里面有机关,这里面太狭窄了,要是真遇到麻烦的话,两个人根本躲不开,我一个人下去,还能好应付一些。

  “那你小心一点,用手枪吗?”珍妮又把枪递给了我。

  这次我没有推辞,把枪接过来后,直接就把潜水刀收起来了。

  手电的光源,已经不是很足了,毕竟这是强光手电,所以是很费电的,这一路都在用手电,现在我得节省一些能源才行,这手电关键时刻是非常有用的。

  我把手电关上以后,从后面拿出一个荧光棒,我身上带了不少这东西,都是上岛以后,常山分给大家的,我用力掰了几下,荧光棒就亮了起来。

  这东西是绿色的,虽然照比强光手电差多了,但起码照个亮,看个路还是没问题的,我左手拿着荧光棒,右手拿着枪,就准备开始下去了。

  我先把荧光棒扔到了暗道里面,绿色的荧光棒,把暗道里也照成了绿色,我仔细看了一下,那里面给我的感觉,就跟个地窖差不多,我是真不愿意下去啊,可他妈不下去还不行。

  我心里咒骂了一句,轻声轻脚的拿着手枪走了下去,脚下是大石头做成的台阶,两侧依旧还是石壁,我用手摸了一下,石壁有一些潮湿,上面居然有水迹,也不知道是石壁里面渗出来的水,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。

  这里面的空间很有限,一个人走刚好,两侧还能空出一点距离,两个人就绝对不行了,不能并排,而且上面还很矮,我得稍微猫着点腰往前走,要不然就得撞脑袋。

  我一路小心的往下走着,速度很慢,不敢有半点的马虎,周围很安静,我每走一步,都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,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跳。

  这地方阴暗的厉害,似乎有一种很强烈的死亡气息,上过战场的人,接触过死亡之后,就会对这种气息很熟悉,可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  等找到荧光棒的时候,我捡起来再次往下扔去,这条大石头铺成的台阶很长,我根本看不到头,这到底是要通向哪呢?

  这鬼地方真挺邪门的,比我在深海沉船里的时候还要胆战心惊,我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,心里很压抑,绿色的光亮,显得这鬼地方是阴森恐怖的,要是身边有个人还能强点,这一路上就我自己,胆子再大的人也不行啊。

  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,我才停下脚步,五分钟的路程,按理说最少也能走个几百米了,可我却没走多远,我心里有数,这里距离上面的地宫,顶多也就百十来米,只不过上面是一片漆黑,我什么都看不到罢了。

  可我在这却闻到了一股很难闻的气味,所以我才停下了脚步,这气味就好像是死鱼的腥臭味一样,但这气味并不浓烈,一点也不刺鼻,气味很淡,不仔细闻的话,根本就不会发现。

  奇怪了,这气味是从哪来的呢?周围也没有什么东西啊,我把周围都看了,什么都没有,到目前未知,这暗道里面只有我和自己的影子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我盯着一面的石壁看了看,难道会是这石壁上散发的气味?我再次伸手摸了一下两边的石壁,果然依旧很潮湿,甚至比上面还要潮湿,能很明显感觉出有水迹,渗透的很厉害。

  这次我有意看了一下手指,可上面并没有血色,我只好试着放在鼻下闻一闻,可这一闻不要紧,我顿时就是一惊,赶紧把手拿开了,恶心的我差点吐出来。

  这腥臭味真就是这石壁上的水迹散发出来的,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?这潮湿的石壁本身就很怪异了,现在居然还散发出这种难闻的气味。

  按理说,我们是在一座大山的里面,石壁应该不会潮湿的,除非是在地下的墓地里,才有可能会有渗水,可这鬼地方完全变了,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