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有些朋友去17K网站看了,所以在天涯看的朋友就较少了一些,但我还是会坚持继续更新,毕竟这里的朋友很热心。

  有朋友跟我说透剧,怎么说呢,整部小说,都是围绕着明朝,牵连着少许清朝,这本书是我构思了好久才动笔的,目地就是想打破原有的思维模式。


  如果真要透剧的话,我只能说,千万别安全正常的逻辑来思考,沉船的两具女尸,包括大胡子的来历,还有大胡子的手下为什么会死。
  再加上第一艘清朝沉船里为什么有现代潜水员,明朝沉船里为什么有清朝人和现代潜水员,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。

  随着故事的发展,第二季结束后,会解开小岛的秘密,到第三季和第四季结束,就会解开全部谜团了,本书的抗,都会填上。


  我不会无缘无故的吓挖坑,最后填不上,请各位放心,我既然能这么写,我就肯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,最后谢谢大家支持了。
  这股淡淡的腥臭味,搞的我心里是七上八下的,甚至都不敢向前迈步了,别的我不知道,但这石壁上潮湿的水迹,能散发这么难闻的气味,就肯定是有问题的,可这问题到底是出在哪呢?

  在这条石板路的前面,是不是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呢?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,这个鬼岛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简直无法想象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  “忠义,忠义你在哪啊?你没事吧?”珍妮的声音,在我上面悠悠的传来。

  她肯定是等着急了,看我老半天也没喊她下来,她有点按耐不住了,把她一个人扔上面,也难为她了。

  “我在下面呢,我没事。”我大声的向上喊了一句,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她叫下来,这里面不一定安全,我一点把握都没有,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到来。

  “你先别走了,我这就下去找你,你在原地等着我。”珍妮回了一句,接着我就隐约听到了有人下台阶的脚步声。

  想必她已经下来了,看来不用我说,她自己就呆不住了,可转念再一想,这上面也没有活路,即便这里真有什么危险,那也只能硬闯了。

  我等了几分钟后,珍妮也拿着荧光棒,就这么慢慢的走了下来,我也挺佩服她的,这条暗道阴森诡异的,她居然也能一路追过来,看来人在危难的时候,潜力还是无穷的啊。

  “你说你走了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也不喊我一声,害的我在上面干着急,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。”珍妮下来见到我,第一句话就是质问我。

  “我是打算再走一段路程,再喊你下来,谁知道你比我还着急。”我看她一眼,面无表情的说道,我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这条暗道,甚至比沉船里的禁地还要慎人。

  “废话,我能不着急吗,你说你走了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才走了这么点距离?”珍妮也看出来了,我下来老半天了,但真就没走多远。

  我看她一眼,脸色沉重的问道,“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?”

  “气味?”珍妮紧着鼻子闻了闻说,“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有股什么怪味,但不明显啊。”

  我伸手在石壁是摸了一把,接着就放到了珍妮的跟前,“你闻闻,是不是在个味?”

  珍妮看我一眼,不过还是低头在我手指上闻了一下,就这么一下,她一把打掉我的手,恶心的她原地干呕了好几下,险些就吐了出来。

  “我...我的妈呀,这是什么味啊,恶心死我了,你手碰哪了啊?”珍妮干呕完,瞪着眼睛向我问道,看她那眼神,她都恨不得一把掐死我。

  我甩了甩手指上的水迹说,“你以为我能碰哪?是这石壁上水迹的味道,我也是才发现的。”

  珍妮直起腰来,看了一眼石壁,她居然也伸手摸了摸,“这石壁怎么这么潮湿啊,按理说,在大山里面,不应该会这样啊。”

  “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,可现在就是这样,我这一路为什么走的慢,就是因为在这耽误了一段时间,你没感觉到吗?从上面越往下,不光这气味就越来越重,而且这石壁的潮湿度也越来越浓了。”我再次四处看看,浑身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。

  “是啊,你这么一说,我感觉好像也是,这里的湿气太重了,你说...这条暗道是通向哪的呢?”珍妮扭头看着我,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。

  我挑着眉毛说,“我怎么知道啊,我要知道的话,就不会在这站老半天了。”

  “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啊?咱俩是走还是不走?”珍妮看着我问道。

  我当下连想都没想的说,“必须得走,留在这里也是死,不管前面有什么,咱俩都得硬闯了,手枪给你拿着,遇到危险也好应急。”

  我把手枪拿给珍妮,可珍妮却摇摇头说,“还是你拿着吧,我一路跟着你就是了。”

  “恩,那好吧,咱俩走,小心点。”我刚向前迈一步的时候,珍妮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,“忠义,我这心里...有点...算了,没事了,走吧。”

 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说,“心里有点不安是不?”

  珍妮看着我点点头,“没事的,不是有我在这呢吗,放心吧。”其实我心里也不安,但是我不能跟珍妮这么说,要是我再说心里也害怕的,这条路就没办法走了。

  我们俩个人一步一步的往台阶下走去,珍妮在我后面打着荧光棒,这越往下,那股淡淡的腥臭味就变的越来越浓烈,随后我用手在石壁上试了一下,潮湿度到是没怎么变,跟之前的还差不多。

  中途我把我扔出去的荧光棒捡了起来,等我再扔出的时候,就看到台阶的尽头了,从上面的台阶,一路斜坡的走到下面,全程大概能有一百米左右,下面则是有一条稍微宽敞一点通道。

  这通道一路向前,也看不到个尽头,我和珍妮两人对视一眼,“我靠,又是一条通道,这他妈的,这里都快赶上迷宫了,左一条,右一条的,都快给我弄迷糊了。”我看着台阶下面的路,咒骂了一句。

  “是啊,这里地宫的通道太多了,也不知道这条通道是通向哪里的,不过看样子,应该也是地宫。”珍妮轻声的说道,她好像有点害怕一样,说话都没有底气了。

  “不管它通向哪里,咱俩都得小心一点,走吧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继续往下走,等走到台阶最下面的时候,石壁上散发的这股腥臭味都有一些刺鼻了,比之前在上面要更加浓烈了,恶心的我都受不了了。

  “这里怎么这么难闻啊,太难闻了,咳咳~~~”珍妮皱着眉头,用手掐住鼻子,脸色难看的厉害。

  “是啊,这腥臭味太浓了,呛的我脑门子都疼,这鬼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呢?”我总感觉,这股腥臭味不会无缘无故的散发出来,这里面肯定有着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。

  “忠义,有没有什么办法消除这股气味,实在是有点受不了。”珍妮用手碰了碰我,表情难看到家了。

  “都说....用尿能解毒,你要不要试一试。”我到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猛然间想起来的。

  “你...你还能有点正行不,都什么时候了,还开这种无聊的玩笑。”珍妮倒好,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呢。

  “我哪有功夫开玩笑啊,现在我最担心的,就是怕这条通道有机关,真遇到机关,我能不能躲开都不一定了。”我叹口气,显得有些疲惫的说道。

  珍妮突然说,“这次我先过去,你在等我,要是我没躲开机关,你就想办法离开这里。”

  珍妮的话,让我有些感动,不管她是虚情,还是假意,起码她有这句话,让人听着心里就暖暖的,我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,有她这句话,就足够了。

  我赶忙握住她的手说,“算了,还是我去吧,我想我能避开的。”虽然心里没底,但总不能让她冒这个险啊。

  珍妮也用力的紧了紧我的手说,“那就一起去,还是那句话,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。”她眼神坚定的看着我,里面似乎还带着柔情,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的话,我真会毫不犹豫的一把搂住她,亲吻她.....

  我们俩人一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,几乎每走一部,我都的停一会儿,一是怕有机关,二是担心会突然窜出来什么恐怖的生物。

  这个通道口跟之前的两个通道口有很大的不同,这里面的石壁全是坑坑洼洼的,很明显是没有经过任何的处理,上面也一样,高低不平的。

  有的两米多高将近三米,有的地方才一米多高,差距很大,所以这一路必须要小心的走,要不然不是撞头,就得是被绊倒,再要有个什么机关暗器之类的东西,想赶紧躲开都费劲。

  这里实在是太破了,这一看就是打通之后就这么扔着了,脚下也没有个石板,全都是这山地岩石,还有硬石块,走起路来都直垫脚,脚底都感觉生疼生疼的。

  其实说这里是通道口,还不怎么准确,这里更像是传说中的野人山洞,乌漆八黑的不说,还冷的厉害,甚至都能看到自己呼出的哈气。

  “这里面的温度好低啊,冻的我都哆嗦了。”珍妮穿的衣服很单薄,她往我身上靠了靠。

  我侧脸看着她说,“是啊,感觉就像是进了冰窟窿一样,我都感觉冷,别说你了。”我身上还穿着潜水衣呢,这东西可是耐寒的,但在这里也不行了,明显能感觉寒气穿透衣服,直达皮肤。

  “忠义,要不…要不咱们走快点吧,走快点就不那么冷了。”珍妮是想用运动,来增加自己的体温。

  “不行,这条路实在太难走了,要是冒然加快速度,那就太危险了,咱们不能这么冒险。”我立马给珍妮的决定否了,这可不是再闹着玩的,出事儿了命可就没了。

  “现在都快给我冻死了,这..这鬼地方,怎么这么冷呢,感觉跟之前的台阶,是两个世界一样。”珍妮冻的说话都有点哆嗦了,就差小脸煞白了。

  我一把搂住她的肩膀,把她的身体贴在我的身上,我腾出右手来,在她后背上下来回的搓着。

  “这样能强点吗?”这样用手摩擦着身体,会很快产生一种热度,多少能让她暖和一些。

  珍妮这次没有推开我,而是轻轻的抱住我说,“恩,感觉好多了,比刚才暖和不少。”

  我继续加大力度给她揉搓后背,希望可以让她身体快速的温暖起来,目前我能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。

  五分钟左右,珍妮抬头看我一眼说,“好了忠义,我不怎么冷了,别搓了,你也怪累的。”

  我停下手,笑着对她说,“只要你没事就好,我累点无所谓,无论如何,我们俩人都要安全的离开这里才行。”

  珍妮用一种非常柔和的目光看着我,然后用力的点点头,绿色的荧光棒,把她美丽的脸颊也映成了绿色,她就在我怀里,近在眼前,抱着她的感觉很好,仿佛如梦境一般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