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很想吻她,更想就这样一直下去,真希望这一刻时间能停止住,可我知道,这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想,我们所面临的环境,容不得我有半点别的心思。

  而且我更知道,一旦离开这里后,我们又得恢复到之前的状态,不冷,也不热,她不会再用这种温柔的目光看着我,更不会拥抱住我…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发什么愣呢?”珍妮慢慢的推开我,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  我回过神来,目光有些暗淡的说,“哦,没什么,可能是有些累了。”

  珍妮盯着我看了看,“瞎说,看你眼神就知道,你好像再想什么事情?怎么了?这个时候还有心事?”

  不得不说,珍妮的观察能力真的很强,我总感觉我的任何表情,都逃不过她的眼睛。

  “真没想什么,就想我们赶紧能出去。”我随口说了一句谎话。

  “你骗不了我的,你的眼神都出卖你了。”珍妮盯着我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“别说这个了,这里怪冷的,我们继续往前走吧。”

  我刚要动身的时候,珍妮在我后面喊道,“忠义…”

  我回过身来,“怎么了,倒是走啊?”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看着我,眼神有点飘忽不定的。

  “也没什么,就是…就是你…你真的很…很想…”

  “好了珍妮,我说了我什么都没想,这种场合,我还能想什么呢?咱能活着离开就很不错了,哪还有其他的奢望啊,赶紧走吧,别耽误时间了。”我直接打断了她话,转身又往前走去。

  珍妮也赶忙跟了上来,“喂,你刚才为什么打断我的话,我的话还没说完呢?”我们俩人一边往前走,她嘴里一边嘟囔着。

  我立马停下脚步,侧脸看着她,“别说了,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注意身边的一切,要是有命离开这里,你再说也不迟。”话说完,我又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珍妮无奈,只好闭上嘴,跟着我继续往前走,我们又走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这股难闻腥臭味,是越往里走越明显,我这心里多少都有点胆儿凸了。

  珍妮也没之前那么大义凛然了,她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,“忠义,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,这气味越来越浓了,我都快受不了了。”珍妮在我后面小声的嘟囔着。

  我连头都不回的说,“受不了也得忍着,等走过去应该就没事了。”其实我哪知道这路还有多长啊,这么说也是为了给她一点心里安慰。

  我们两个人打着荧光棒继续往洞口深处走去,现在应该是走了很远了,这洞穴要比之前的通道口长很多。

  “哎呀,什么东西啊。”珍妮突然的一声低喊,在我后面传来。

  我急忙一个转身,立马将她扶住,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她刚才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,险些摔倒在地上。

  珍妮摇摇头,“没什么事,这下面是什么东西啊?”

  我蹲下身子,用荧光棒照了一下,这一照不要紧,顿时吓的我倒吸一口冷气,这居然是一具血淋淋的尸骨,好像是身体的部位,上面还连带着肉呢,一片一片的血红,看着很是慎人。

  虽然血迹都已经干了,可看着还是很恐怖的,这是个什么尸骨我不太清楚,看着不太像人类的,骨架很大,只知道是个残缺的骨头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难道说…那股腥臭味,就是从这尸骨上散发出来的?

  “这…这是人类的尸骨吗?”我有点惊恐,抬头看了一眼珍妮。

  珍妮的脸色也变的不太好,在绿色的荧光棒下,显得更加的难看,“这不是人类的尸骨,是动物的,可具体是什么动物,我也分辨不出来,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它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撕碎了,要不然绝对不会变成这样。”

  珍妮说话的声音,都带着轻微的颤抖,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来了,在这洞穴的里面,难道真有什么可怕的生物不成,要是这样的话,我和珍妮可就麻烦了,能不能跑出去就是个未知数了。

  “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能力,能直接把这动物给撕开?”我皱着眉头,看着她问道。

  珍妮轻轻的摇头,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这小岛的一切都很邪门,就算是有什么可怕的生物,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。”

  她说的没错,在这个鬼岛上,就算有外星人存在我都感觉不奇怪,这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我伸手轻轻摸了一下这具血腥的尸骨,然后放在鼻下闻了闻,简直是恶臭难忍啊,顿时熏的我立马干呕了几下。

  珍妮在旁边拍着我的后背说,“是不是那股腥臭味,就是从这尸骨上散发出来的?”

  我缓过劲儿来说,“没错,就是从这尸骨上散发出来的,简直奇臭无比啊,这个鬼地方,真他妈不是人呆的。”

  我现在很怀疑,这个该死的山洞,到底有没有活路给我们,我和珍妮两个人究竟走到哪了,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像是通道出口,也不像通往地宫的,到很像是通往死亡的地狱之门。

  “我这一路都是提心吊胆的,这地方给我的感觉太邪恶了,比在地宫里还可怕。”珍妮的脸色,比之前变的更差了,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感。

  我站起身来说,“既来之,则安之,就算不走这条路,咱俩也得死在地宫里,索性不如拼一把呢,能冲出去,是命大,冲不出去,也怨不得别人。”

  珍妮抓着我的胳膊也站了起来,用一种很无奈的目光看着我,“是啊,生死自有天命,忠义,我们走吧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再次踏上路途,一深一浅的往前蹚着走,手枪在我手里紧握,保险我已经打开了,只要有一点危险,随时都可以发射,现在要是有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我都很容易一枪嘣死对方。

  因为我现在是精神高度集中,所有的注意力,全部都放在了四周,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,我甚至都不用考虑,会抬手直接开枪。

  可刚走没几步的时候,珍妮突然喊住我,“忠义你看,这地下又有一具尸骨。”

  我光注意前面了,也没怎么看脚下,我低头往下一看,我一只脚正好踩在了一具血淋淋的尸骨上面,我当时还以为我是踩在石头上了呢。

  我立马从尸骨上蹦了下来,“我靠,光注意前面了,都没看到脚下。”这要是在地下爬出一条蛇来,我肯定得中招了,我得让自己冷静下来才行。

  我蹲下来看了看,这具尸骨很显然也不是人类的,感觉跟之前的那具尸骨有点相似,这次我心里更加肯定了,这里搞不好是个洞穴呢,在洞穴的最深处,可能隐藏着某种可怕的生物,

  “珍妮,你能看明白这是具什么尸骨吗?”我抬头看着她,希望她这次能给我一个答案。

  珍妮面露难色,蹲下身子看了看说,“这个...我也不太好说,这有点像牛的尸骨,但还不是,说是羊的尸骨吧,也不对,我实在是拿不准了。”

  我看她一眼,很无奈的叹了口气,正打算起身的时候,我猛然间发现,在我前面不远处,还有几具尸骨,我感觉有点不妙,我们可能是走进了洞穴的最深处了。

  “珍妮你看,前面也有尸骨。”我盯着前面的几具尸骨,向珍妮说道。

  “咱们过去看看。”珍妮看到前面的尸骨后,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我也赶紧跟上,我们一路继续向前走,从台阶下来到现在,已经走了有一段路程了,看来这里应该是没有机关的,要是有机关的话,我们早就遇到了。

  但这脚下的尸骨却是越来越多,每走几步,就能见到一具残缺不全的尸骨,这些尸骨都是血淋淋的,上面还连带着腐肉,散发着那股难闻的腥臭味,刺鼻的厉害。

  “这气味越来越重了,我感觉我们好像是走到了洞穴的最深处。” 我停下脚步,把荧光棒举起来四处看看,下来有一段时间了,这荧光棒已经不怎么亮了。

  走到这里之后才发现,这洞穴的空间是越来越大了,这路是越走越宽敞,但尸骨也是越来越多,腥臭味更是弥漫的到处都能闻到,现在能看到的尸骨,就能有十几具之多了。

  “我感觉也是,这里没有机关,反倒多出这么多的动物尸骨,也不知道前面是个什么地方。”珍妮扔掉手里的荧光棒,又重新拿了一个点亮。

  “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,所以一定要加倍小心,走吧珍妮,咱们得尽快走出这里。”我也重新换了一个荧光棒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荧光棒这东西本身的照明光亮就不是很足,要是稍微不亮一点,基本上就影响视线了,所以立马换掉,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  当我们再向前走了几分钟后,我突然间感觉,好像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,这声音有点像是喘气的声,还有点类似低吼声,总之就是很怪异,肯定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。

  这声音断断续续的,我听的也不是很清楚,具体是个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,我也听不出来,只知道这声音就在我的周围,应该离我不是很远。

  山洞里如此的寂静,耳边只有这微弱的怪声,确实让人心里发颤,汗毛瞬间就竖了起来,紧张感遍布全身,心跳也在不停的加速着。

  “珍妮你听,这周围是不是有什么声音。”我停下脚步,转着身体,用荧光棒查看周围的一切,手里的枪始终没有放下,一直处于可以随时开枪的状态。

  我警惕性立马提高到极限了,浑身的血液都快沸腾了,在这么一个鬼洞里,能听到这种奇怪的声音,并不是什么好事儿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