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这三只怪物全都停了下来,转过头来往我们这边看着,之前我并没有看到它们的正面,等它们转过身来后,我才注意到,它们比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。

  前嘴的突出很特别,跟犀牛的嘴有点类似,并且整个嘴里的尖牙,全部都暴露在外面,每一颗尖牙都得有将近十公分长。

  并且从它们的嘴里,还能跟蛇一样,一下一下的往外吐着信子,最让我害怕的是,它们的眼睛,在绿色的荧光棒下,变的煞白煞白,整个眼球一片白色。

  我吓的立马不敢动地方了,有最小的声音在珍妮耳边说,“糟了,我好像把他们引过来了。”

  我看到这几个怪物,正在那来回的吐着信子,彼此之间依旧相互撕咬,但不严重,撞开同伴之后就不再厮打了,好像是在寻找东西一样。

  “我看也是,怎么办忠义,要不要马上跑啊。”珍妮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,我把她拦在了我的身后,就算真有危险,我也得尽力保证她的安全。

  “先等一等,洞穴里面一片漆黑,我怕我们跑不过它们。”我几乎是用蚊子声在说话。

  这几个怪物,在这黑暗的洞穴里面不知道呆了多少年了,肯定对这里是了如指掌,我和珍妮要是有一步走错,都将死在它们的嘴下。

  并且一般爬行类的生物,看起来是慢悠悠的,但真奔跑起来的时候,人类未必能跑得过它们,它们在猎杀食物的时候,会爆发全身的能力。

  这几个鬼东西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大概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,珍妮躲在我后面,双手抓着我的后背,哆里哆嗦的小声说道,“完了忠义,它们过来了,赶紧跑吧。”

  她这一说话不要紧,那几个怪物又往我们这边走近了几步,我赶紧回头示意她别出声,然后拉着珍妮的手,悄悄的往洞穴深处里退步。

  我咽了一下口水,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几个怪物,我把手枪慢慢的拿了出来,我不知道枪能不能打死他们,但起码能起到点保护作用吧。

  我不敢动作太大,我怕奔跑的声音,能直接吸引它们冲过来,这次我真有点傻眼了。

 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珍妮又在我耳边说了一句,“忠义你没发现吗?它们好像都是瞎子?你看他们的眼睛,都是白色的。”

  珍妮这么一说,我才反应过来,那白色的眼睛,真就很像瞎子,生活在夜晚的动物,一般都是绿色或者红色眼睛,这才能起到夜视的作用。

  可这几个怪物却是白色的眼睛,这确实有点不正常,而且它们彼此之间还总是来回的相撞,按理说要是真有一双黑暗的夜视眼睛,就凭我和珍妮这两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躲得过去呢,早就应该被发现了才对。

  可这都有快一分钟时间了,它们还在那四处的瞎找,要不是我和珍妮总小声的嘟囔,也许它们还真就发现不了我们。

  我得试试它们,随后我在地上找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石,我猛的把碎石向前面扔了出去,‘磅’的一声脆响,碎石砸直接在了石壁上,这一下声音很大,整个洞穴里都带着回音的。

  当这声音响起后,那几个怪物发疯一般的全都调头向碎石的方向冲了过去,果然被珍妮说对了,这些怪物全都是瞎子,这对于我们俩逃生来说,又增加了机率。

  趁着这几个怪物向着碎石方向冲过去的时候,我赶忙拿出另一个荧光棒点亮,拉着珍妮的手转身就开跑,这一切的发生,仅仅只是几秒钟的光景,我得争取一切时间,把危险降到最低才行。

  我尽量把脚步声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,但同时也不能降低逃跑的速度,我得尽快远离这些可怕的生物,虽然它们是瞎子,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,它们已经存活多年,要远远比我灵敏的多,尤其是这听觉,更是超出一般的生物,一直在黑暗里生存的生物,即便它不是瞎子,时间一长,也得变成瞎子了。

  可我心里很清楚,那碎石只能托住一时,不可能完全骗过去的,一旦那些怪物发现不对,就得掉头追过来,我和珍妮两人即便再怎么轻声,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响动。

  我们俩是连头都不敢回一下,在奔跑的过程中,我能清楚的听到彼此急速的喘息声,因为整个洞穴里,遍地都是血淋淋的尸骨。

  起初我还是会有些害怕,可到后来我都有点麻木了,看的多了,自然也就习惯了,我不知道跑了多远,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。

  我只知道我脑海里是一片空白,周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,好像整个世界都只有我和珍妮两个人一样,除了奔跑,我什么都忘记了,脑海里只有一个目标,就是活着,我只想带着她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  直到跑了一段路程后,珍妮突然停下来,我才从麻木的精神中苏醒了过来。

  “忠义,不行了,我跑不动了,真的跑不动了,没有力气了。”珍妮直接蹲了下来,低着头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她累的满头全是汗水,看样子身体都快虚脱了,蹲在地上都是来回的摇晃。

  我赶忙蹲下来扶住她,“珍妮,你再坚持一下行吗?可能咱们就快出去了,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,你在咬牙坚持一下。”

  我不知道那些怪物有没有跟来,可我心里总是很不安,这不安的感觉,使得我根本冷静不下来。

  “不行了忠义,我真的跑不动了,我感觉...肺部都快炸开了,咳咳…”珍妮说着话,还小声的咳嗽了起来。

  她是真累了,再加上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,刺鼻的腥臭味不说,还有那崎岖不平的洞穴,这一路跑过来,我都快坚持不住了,别说她了,也真是太难为她了。

  她现在蹲地上都快吐血了,我伸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,“怎么样珍妮?没事儿吧?”

  珍妮脸色煞白,她很无力的摇摇头,有些虚脱的说,“不行了忠义,我真跑不动了,咳咳…”她话还没说完呢,又咳嗽了起来,糟了,这咳嗽声可千万别引起那怪物的注意啊。

 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,这简直就是火烧眉毛啊,我双手扶住珍妮的肩膀,“你再坚持一下,我扶你走,等走出这个洞口后你再休息,能行吗?”

  珍妮皱着眉头说,“真不行了忠义,我腿都软了,一步都走不动了,要是实在不行...你就先走吧,别管我了。”

  我到真想走了,可我要走了,我肯定得后悔一辈子,这内心的煎熬,会让我受不了的,救不了她,是我能力的问题,可我要扔下了她,那我简直太不是人了,我都过不去自己这一关。

  我二话没说,立马转过身去,把珍妮的胳膊放在了我的肩膀上,我回头小声说,“来珍妮,我背你走,快。”

  珍妮刚要说些什么,就被我打断了,“行了别墨迹了,我是不会扔下你的,你不是说了吗,要走咱们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。”

  我侧脸看着她,她的眼圈有点湿润,我似乎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泪水,她不再多说什么,点点头,就爬上了我的后背。

  我两手抱住她的腿,憋足一股劲儿,愣是咬牙把她背了起来,我迈着沉重的步伐,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。

  按理说珍妮这么好的身材,应该很轻才对,可我背着她,却感觉有如一座大山压在我身上一般,我心里很清楚,这是我体力快透支的原因,我坚持不了多久的。

  一路上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,我再背着她继续前进,这身体已经是到极限了,现在唯一能支撑我的,就是我大脑的意志,和活下去的坚定了,为了珍妮,我也得咬牙坚持下去。

  我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着,即便我再累,我也不会把珍妮仍在这的,起初我背着她,用劲浑身的力气,勉强还能小跑起来。

  可等我跑了几分钟以后,就真承受不住了,别说跑了,我背着她连走路都费劲了,只能拖着我的两条腿,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走,我脚下就像有几百斤的大铁链在拴着我一样,沉重的就快迈不开步伐了,极限,这绝对到我身体的最极限了。

  汗水,有如流水一般的从我额头上滑落,全身上下,早就已经彻底湿透了,现在的我,嘴唇估计都快发紫了,两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并且还口渴的厉害,体力已经明显到透支的状态了,我的两只胳膊,都有点抱不住她了,走路也开始剧烈的摇晃了。

  “忠义,你快放我下来吧,我不累了。”珍妮在我背上轻声的说道,从她的语气里,我能听出一种关心,还有心疼,她说话的声音都沙哑了,既然我答应她了,我就得做到才行。

  我连头也不回的小声说,“不行,绝对不行,我得背着你一起走,我不能把你扔这,我不能把你扔这....”我感觉自己的神智都快不清晰了,周围绿色的光亮,晃的我的眼睛有点发花,好像整个世界都再旋转一样。

  “忠义,忠义你听我说,你快放我下来,你身体快受不了了。”珍妮依旧在我后面轻声的说着,但语气中,充满了焦急,她不敢大声说话,想必也是怕引起那些怪物的注意。

 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有多远了,可我感觉自己真的不行了,我停下脚步,慢慢的把珍妮放了下来,等把他放下来后,我就感觉脑袋一沉,‘咣当’一下栽倒在地上了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