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倒在地上以后就感觉是天旋地转的,耳边‘翁翁’的响个不停,就好像耳鸣了一样。

  我来回摇晃着脑袋,希望可以再爬起来继续前进,只可惜我根本无能为力,无论我怎么挣扎,我都无法摆脱这身体所带来的压抑,甚至我连自己的呼吸,都快感觉不到了。

  心跳再一点一点的减慢,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停止,只感觉胸口处有如被巨石压着一般,让我连呼吸都困难,上下倒气都不行,急促的厉害。

  眼前的一切,我都看不清楚了,原本周围都是绿色的空间,可我看着看着却慢慢变成了灰色,珍妮那美丽的脸庞,在我面前也是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的。

  我只能听到她微弱的呼喊,“忠义,忠义你怎么样?你怎么样?你到是醒醒啊?你可别吓我啊…”

  她的眼角,似乎挂着泪花,她是在为我伤心难过吗?她的眼泪,是为了我而流吗?也许我真是要死了,她才会如此的难过,或者说,她仅仅只是同情我罢了,就像同情一个队友,一个搭档一般。

  我知道,我的神志已经开始不清醒了,我甚至连眼皮都快睁不开了,感觉我的身体,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我倒在地上,一动也不能动,全身都失去了知觉,几乎是毫无意识。

  人的生命只是一刹那,脆弱的简直不堪一击,就会如流星一般滑落,随后消失不见,我慢慢的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

  黑暗,四周都是黑暗,我什么都看不到了,我站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,完全傻眼了,其他人都不知道哪去了,珍妮也不见了,我....我这是在哪?他们人都哪去了,为什么只留下了我一个。

  我大声的呼喊着大家,可四周除了我的回音之外,我什么都听不到。

  我再次大喊着,但这空旷的黑暗空间里,似乎只有我一个人,我跟个瞎子一样,眼前除了黑暗,什么都没有,我发疯一般的狂奔着,几乎跟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。

  “我的天啊,我到底在哪啊?”我抬头向天大声的嘶吼着。

  “忠义,你来了啊。”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,在我后面突然响起。

  我立马转过身来,在我面前的,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,他手里拿着一根蜡烛,借着这蜡烛微弱的火光,我看到他皮肤黝黑,但脸色却发绿,他正瞪着一双死鱼的眼睛,冲着我邪笑呢。

  这个我男人我认识,并且还很熟悉,他叫黑子,就是我们出海以后,第一个死去的水手,他是死在了人面花的毒素下。

  看到他以后,我浑身一惊,猛的向后退了好几步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...他不是死了吗?这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  “黑子?你…你不是死了吗?”我站在原地看着他,浑身都有点哆嗦了,我到底在什么地方,怎么会遇见死去的人呢?难道是梦吗?可眼前的景象却又如此清晰。

  “你还记得我啊,金忠义,我死的好冤啊,要不是你非要过去,我怎么可能会死呢?我甚至连个尸骨都没有,全身溃烂而死,这一切都是你的错。”

  黑子低声的大吼着,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,变的狰狞可怕,就跟那传说中的厉鬼一样,绿色的脸庞,还有那流着血泪的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我看呢。

  “对不起黑子,是我没有把你救过来,可我也不想这样,真的对不起。”我心里有些难过,刚才的恐惧感,似乎已经消失了,黑子的死,多少我也有一些责任,他对我的怨恨,其实我是能理解的。

  “还有我呢?”这时候,我旁边突然又响起一个声音。

  我扭头一看,顿时又是一惊,这是另一个死去的水手,他手里也拿着一根蜡烛,正目光呆滞的看着我呢。

  可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时,周围又陆续响起了说话声,“还有我…还有我…还有我…”那些曾经死去的水手,一个个都出现在我面前,他们全都手拿着蜡烛站在我周围,面带阴冷的微笑看着我,并且还把我围在了中间。

  我下意识的后退两步,他们怎么都回来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究竟在哪?我感觉自己的头脑很混乱,整个空间都在旋转。

  “义哥,你也来了啊?”这时在我的身后,又响起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,这声音熟悉到我根本无法忘掉。

  我慢慢的转过身来,我看到小虎子也手拿蜡烛,满脸是血的望着我,他的脑袋都有点变形了,半边脸都没有了,胳膊腿也是残缺不全,我的心都揪在一起了。

  “虎子,对不起,是哥对不住你,真的对不起。”我看着他,泪水慢慢的流了下来,我终于知道,他们也许是要来带我走的,我可能已经死了,这里也许是黄泉的路上,或者就是地狱的入口。

  虽然很是不甘心,毕竟这一切谜团我还没有解开,而且我还没有真正爱过一个女人,我更没有孩子,可我就要这么离开了,也罢,早死早超生,该来的,迟早都会来,这就是我的命,想躲,是躲不掉的。

  “义哥啊…我不怪你,你一定要活下去啊…”这是小虎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,随后他和黑子等人就消失不见了

  接着我就听到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,“忠义,忠义你醒醒,你醒醒啊。”居然是珍妮的声音,她在找我,可是她在哪呢?我根本看不到她。

  正当我万分焦急的时候,突然一道强光闪过,我猛的睁开了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意识又渐渐的恢复了。

  周围依旧是朦胧的绿色空间,我看到珍妮在我眼前,正流着眼泪望着我,“忠义,你终于醒了,你终于醒了啊。”珍妮说着说着话,哭的更加厉害了。

  我现在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,我试着慢慢的伸出手,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,轻声的说道,“怎么了?为什么…要哭啊,哭花了脸,就不漂亮了。”

  虽然我能动弹了,但我感觉身体还是很虚弱,珍妮一把握住我的手,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我轻声笑着说,“没事了,我不是醒了吗?”

  “你吓死我了,真的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,刚才有那么一瞬间,你甚至连呼吸都没了。”珍妮擦了擦泪水,可还是在不停的抽涕着,眼睛都哭红了。

  我想起在那片黑暗的空间里遇到黑子和小虎子的事情了,也许正是因为我没有了呼吸,所以我才见到了他们,也许本应该我会死,但我却没死成,属于在鬼门关转了一圈,又回来了。

  “是吗?我说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死了一样,你是怎么救的我?”我看着她,声音很微弱的问道。

  “我是...”珍妮说到这的时候,突然间停了下来,脸色也有点变了,变的有一些尴尬,绿色的荧光棒照耀在她脸上,看的很明显。

  我当时就明白了,她肯定是给我人工呼吸了,要不然她不能这么不好意思,我轻笑了一下,“你刚才是在为我流眼泪吗?”我很白痴的问了她一句。

  珍妮瞪我一眼,“废话,我以为你要死了呢,吓死我了,还好你醒过来了,你要是死了,我怎么办?”她的眼睛里,依旧挂着泪水,在这种场合下,我要是真挂了,珍妮能活着出去的希望也很渺茫。

  我握住她的手,轻声的说,“放心,我命大,死不了的,我昏迷大概多久了。”

  “能有快半个钟头了吧?”珍妮这时已经不再哭泣了,又恢复到原先的样子了。

  我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,“半个小时了?咱们得赶紧走了,我怕那些怪物会找到这里来。”

  “可...可你的身体能行吗?”珍妮扶着我,一脸担忧的问道。

  “行不行也得走啊。”我站起身来,活动了一下四肢,确定没什么问题后,刚打算和珍妮离开的时候,我就听到附近传来一种可怕的声音,又是之前那种咀嚼的声音,还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,糟糕了,是那群怪物追过来了。

  我赶忙向珍妮打个手势,让她别说话,也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,我现在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,我得确定好,那群怪物,到底离我有多远。

  我慢慢的拿出强光手电,轻轻的打开后,开始在四周查看,当灯光照射到我后面十米远的地方时,我看到有两个怪物,正吐着信子,一点一点的像我们这边爬了过来,那白色的盲眼,看的我心都哆嗦了。

  它们在爬行的同时,总会相互撞在一起,每次撞在一起,它们就会撕咬几下,就因为这种撕咬,才使得它们前进的速度放慢了不少,要不然,我估计它们早就追过来了。

  当珍妮看到这两只巨大的怪物时,吓的差一点大叫出声,我赶忙用手捂着她的嘴,这才使得她没叫出声来,要是她这一声大叫下去,这几只怪物非生吃咱俩不可。

  珍妮惊恐的眼睛看着我,意思再问我怎么办,我打着手势告诉她,轻声的往前走,看看能不能逃离开,千万不要跑,跑步的声音,绝对会引起这怪物的注意,它们的听觉,要比我想象的强多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