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珍妮不停的点头,脸色变的极为严峻,我拉住她的手,先轻轻的往后倒退了几步,手电光一直在照着那几个怪物,我得看看它们的反应如何,要是这么细微的声音,都逃不过它们的耳朵,那只能放手一搏了。

  可它们并没有过激的反应,还是来回的摸索着向前走去,我突然感觉,它们好像不是在靠听觉,看着更像是靠嗅觉来寻找东西。

  也许是我判断错了,这怪物的听觉,应该没那么灵敏才对,我和珍妮往后退步的时候,脚下是有很轻微的声音,要类似蝙蝠这种听觉的话,肯定会发现我们的,可它们却没有,还是吐着信子,来回的在地上摸索着爬行。

  我和珍妮对视一眼,我把手电关上,手一摆,我们两人转身就向前走去,步伐很轻盈,不细听的话,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,这次我让珍妮在前面打头,我在后面殿后。

  我每走几步,就会回身看看,说实话,轻声慢步走的这一路上,我的紧张感几乎就没消掉过,但惟独有一点好,这不需要消耗太多的体力,毕竟我刚从昏迷中醒过来,这对我来说,是缓解体力的最佳时机。

  大概走了几分钟后,珍妮突然就停了下来,“怎么停下了?”我小声在她后面问道。

  珍妮突然说,“前面有三条路,咱们应该怎么走啊?”

  什么?三条路?我赶忙走过去查看,果然如此,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,是三个洞穴口,这三个洞穴口都是紧挨着的,很明显,这是三条路,也不知道这三条路都是通往哪里的。

  “我靠,怎么会出现三岔口呢,这可麻烦了。”我现在最担心的是,这三条路只有一条是活路,其他两条要是死路,或者是有着类似刚才的那种怪物,那咱们俩人可就彻底交代了,现在应该怎么办呢?

  “怎么办啊?你到是说啊?”珍妮着急的不得了,都快焦头烂额了。

  “只能赌一把了,随便选一条路走,是生是死,那就得看运气了。”我是真没办法了,这可是个三岔口,我又不是焦八,怎么可能会知道这洞穴都是通往哪里的呢,估计就算是焦八在这,他也未必能做出什么好的决策。

  “啊?你就不能有点专业性啊?又是在赌命,我看你这一路都是这样。”珍妮在这关键时刻,居然还埋怨起我来了。

  “我又不是算命的,我怎么知道走哪条路啊,要不你来说,我是没办法了。”这三岔口几乎就是我现在的人生转折点了,走错就是死,走对就是活,不过也不排除意外发生,三条路都是死路,再者都是活路。

  “我选中间的路。”珍妮到是直接,上来就做好决定了。

  “为什么?”我实在不知道她是怎么判断出来的。

  “感觉。”珍妮就这么吐出两个字来。

  我用手拍了一下额头,“天呐,那你跟我有什么区别啊,这不还是在赌命呢吗,靠,算了,就安你说的路走吧。”

  现在没时间耽搁了,一秒钟都是很珍贵的啊,正当我们俩刚准备走的时候,我后面突然又传来了那种可怕的声音,这声音就好像兴奋剂一样,立马就让我精神了不少。

  我赶忙转身照过去,手电光照到的地方,顿时吓的我猛的后退好几步,因为在我们面前几米远的地方,就有两只巨大的怪物,它们正吐着信子,嘴里流着粘液,摇晃着身体向我们爬了过来。

  珍妮吓的脸色都白了,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浑身都在颤抖着,这一次,就没那么容易逃脱了。

  虽然它们那白色的眼睛是一动也不动,可它们的动态,似乎表示已经发现了我们,两只怪物原本是靠在一起的,可这时候却分开了,一个在左面,一个在右面,看样子是打算围攻我们俩个人。

  “忠义,它们...它们好像是发现我们了。”珍妮吓的说话都结巴了,毕竟是女人,再怎么厉害,面对这场面,她也没那勇气了。

  “我看出来了,呆会儿等我枪一响,你转身就跑,千万别回头,也别管我。”我们俩个人,搞不好只能活一个,我得让她先跑,我留下来跟这怪物纠缠,生死各安天命吧。

  “不,要走一起走,我绝不扔下你。”珍妮语气还是这么坚定,看来她做好最坏的打算了。

  “这次由不得你了,必须听我的。”我一手护着她,一手把枪来回的对准两个怪物,这两怪物还挺聪明的,知道分开攻击,我不得不来回瞄准,因为我不知道它们俩个畜生谁会先扑上来。

  就在这时候,右面的那只怪兽突然冲着我们大叫了起来,它长大嘴巴怒吼着,那声音比野兽的嘶吼不知道要震慑人心多少倍,仿佛整个洞穴都跟着颤动了起来,震的我耳朵都疼。

  珍妮终于忍不住了,她也捂住耳朵尖叫了起来,“啊~~~~”

  她这一声尖叫不要紧,右面的那只怪兽急速的向我们爬了过来,不应该说是爬,准确的说应该是窜出来,它几乎是四肢同时发力,猛的向前窜了过来。

  我左手一把推开珍妮,大吼一声,“快跑。”

  右手直接甩出去,对准那窜过来的怪兽,‘砰砰’就是两枪,当枪声响起的时候,那怪兽的脑袋一偏,我心里很清楚,我这两枪,百分之百是打中它脑袋了,我对自己的枪法,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

  但我不确定这两枪能不能打死它,但肯定对它的伤害很大,两枪全部击中头部,子弹八成能打穿它的脑袋,就算它不死,也对我没什么威胁了。

  甭管你是什么怪兽,只要你不是铜头铁骨,这子弹就能打穿你,这就是人类最强的武器,但面对这种大型不知名的生物时,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它头部,其他地方可能对它们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,或者干脆就是无效。

  手枪的杀伤力不像步枪那么强大,所以必须得打要害部位,甭管什么东西,脑袋肯定是最致命的,这两枪下去,我都看到那怪物的脑袋喷出液体了,估计**子都给它嘣出来了,不死也得要它半条命。

  珍妮这次的反应速度绝对够快,在我喊声刚响起的时候,她就一个急转身,奔着中间的洞穴,撒腿就跑了出去,整个动作干净利索,一气呵成,转瞬间就消失在我眼前了。

  我希望她可以找到出路,离开这个鬼地方,这样就算我死了,也没白死,起码还救活一个啊。

  就在这头怪兽减慢速度的同时,左面的另一只怪兽也向我发起了攻击,之前打中的那只怪兽,它并没有马上死,依旧发疯一般的向我冲了过来。

  我一看情形不好,手枪不可能同时对付它们两个怪物,我憋足了一股劲儿,猛的往中间的洞穴里扑了过去,就在我刚启动身体的时候,另一只怪兽就快窜到了我原先的地方了。

  我前脚刚到洞穴口处,就地一个前滚翻,蹲在地上回头一看,后脚这头怪兽就已经窜到刚才我站的位置了,这得亏是我速度够快,判断的也够准确,要是再晚一点点,它非直接扑到我身上不可。

  而另一只被我用枪击中脑袋的怪兽,正在那顽强的挣扎着,虽然爬行的速度慢了很多,身体也在来回的摇晃,但这鬼东西挺顽强的,即便是这样了,它也还没完全死绝呢。

 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瞬间,顶多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,我快速抬手又是‘砰砰’两枪,这两枪当然也是奔着另一只怪兽的脑袋去的,子弹不能浪费,要打就得致命。

  可我没想到的是,还没等我站稳脚跟呢,那只没受伤的怪兽再次嘶吼着向我扑了过来,它这一动不要紧,我这两枪自然也就打偏了,都打在它的身上了。

  这是时间都赶到一起了,我也没想到它会这么快再次冲向我,要不然刚才那两枪,它脑袋必中弹,我也就顺利的解决掉麻烦了。

 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白想啊,怪兽哪有那么好对付的啊,尤其是这爬行类的生物,生存的能力是最强悍的,而最要命的是,被我打中的那怪兽,居然还拖着身体向我爬过来了。

  我得赶紧撤了,半秒钟考虑的时间都没有,我脚下抹油,转身一个加速跑,什么伤痛,什么疲惫,统统全他娘的抛在脑后了,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
  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活着出去,我这两枪虽然没打中另一个怪兽的脑袋,但起码起到了一定的运用,子弹的冲击力,使得它身体马上减慢了速度,要不然我根本没有机会逃跑。

  我发狂一般的向前奔跑着,也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黑了,手拿着荧光棒就是一顿狂奔啊,我甚至连头都不敢回一下,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,它们就在我后面穷追不舍,怎么样也甩不掉。

  那恐怖到令人发指的喘息声和发疯的吼叫,就在我耳边来回的缠绕,并且声音还越来越近了,我感觉它们快追上我了,我得拼一把了,必须得打死它们才行,要不然我肯定跑不出去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