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忠义,这...这又是个三岔口,咱们该怎么走啊?”珍妮看着眼前的路,说话声都有点发呆了。

  这难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啊,我用手拍拍脑袋骂道,“他妈了个蛋的,这到底是个什么路啊,是迷宫吗?还是在玩我们啊?”

  “你现在骂也没用,得做个决定,这次你来选吧。”刚才的三岔口,是珍妮选的,现在她又让我来选。

  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走才好,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下决定的时候,我突然间听到,在这三岔口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这脚步声杂乱不齐的,声音非常轻,也听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。

  “珍妮你听,这前面是不是有脚步声?”这声音很乱,根本听不出来个数,最主要的是,我怕自己产生了幻觉,昏迷的时候,我都能见到黑子和小虎子呢,这时候口渴的要命,万一要是听错了呢。

  “没有声音啊,我什么都没听到,你会不会听错了啊?”珍妮跟之前一样,还是没有听到。

  可我耳边杂乱的脚步声,却是越来越清晰了,“难道是我幻听了,这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。”我被这声音搞的心烦意乱的,我怕又是那些爬行的怪物,一个两个还好说,要是来了一大群,那就必死无疑了。

  珍妮一听我这么坚决,她立马趴在了地上,侧脸贴在地上听着,几秒钟后,她立马站起来说,“是有脚步声,好像正往我们这边来呢。”她脸色也不太好,想必是跟我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我也立马趴了下来,贴着地面听,声音更清晰了,但我现在脑子很乱,即便趴下来,我还是分不出什么。

  我站起身来问道,“你能听得出这脚步声是怪物的,还是人的吗?”这个很重要,要是人的,也许是焦八和麦老他们,当然也不排除还有可能是其他人。

  “听不清楚,但我感觉像是人的脚步声。”珍妮摇头,一脸的无奈相,现在可不是光靠感觉的时候,一个小小的失误,那就是满盘的皆输,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“那来自哪个岔口呢?这个能听出来吗?”前面有三个岔口,只要能判断出脚步声来自哪里,起码也可以躲避开啊。

  珍妮有点拿不准的说,“听着...好像是在中间的岔口,我不敢肯定是不是。”这又是一句两头堵的话,说了等于没说一样。

  “我靠大姐,你就不能来个准确点的啊,怎么都是不一定呢。”

  我真有点着急了,现在没有个准确信息,就没法选择岔道口,这要是真走个顶头碰,是焦八他们就是万幸了,要是再碰到那一群爬行怪物,我和珍妮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“废话,我又不是顺风耳,你要有本事你来听啊。”珍妮也急了,瞪着眼睛向我埋怨了一句。

  “算了算了,就当我没说吧。”我也没功夫跟她斗嘴,我得想个办法才行。

  “忠义,你赶紧拿主意吧,到底走哪条路。”珍妮急的就差来回转圈了,汗都流下来了。

  “哪也不走了,咱俩就在这等着,要真是那怪物的话,咱俩第一时间还能做出选择,现在盲目的选一条路走,简直就是送死。”

  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,三条岔道口实在是离的太近,根本辨别不出声音具体的位置,赌命也得会赌才行,这么赌,起码还有活的机会。

  珍妮看我一眼,随后冷静的点点头,把手枪端了起来,想必她也想明白了,后面是没有路可走了,前面也不能硬闯,等待就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  我也把潜水刀拿了出来,又把珍妮拉到我身边来,我们俩人站在中间岔道口的位置上,这样即便真遇到危险,也是有机会可以选择去哪条路的,不至于直接给咱俩封死了。

  这杂乱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了,我浑身的血液都快沸腾了,心跳在砰砰的加速,手心都出汗了,但我还是让自己保持着最佳的状态,即便再累,再渴,这一时半刻还是能坚持的。

  珍妮这次的表现,超出我的想象,我以为她会害怕的发抖呢,可她并没有发抖,拿枪的手非常的稳,一双凤眼,死死的盯着三个岔道口,虽然她一动不动,但她全身呈现出一种强悍的爆发力,可以瞬间就启动身体。

  这个女人真是不可小看啊,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了,“来了,准备好。”我盯着洞口,向珍妮说了一句,随即握刀的手,又紧了紧,把身体放低一些,以便快速的启动逃跑。

  声音越来就近了,应该马上就碰面了,我心脏在狂跳不止,紧张感越来越强了,就在这时,突然间,从中间的岔道口处,飞奔出来好几个人。

  珍妮端起枪就大喊一句,“都别动。”她一看不是怪物,也没立马开枪。

  这几个人一见到我们俩,也都立马停了下来,借着荧光棒的绿色的光亮,我定眼一看,站在我面前的这几个人,都是我们自己人,打头的正是常山,他后面还跟着李欣他们。

  “常山大哥?真的是你?”我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,走了这么久的路了,终于是找到大部队了啊,太不容易了,我心里放佛找到了寄托一般,欣喜的不得了。

  “忠义?珍妮?你们...你们俩还活着?”常山也有点不敢相信,他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,显得有些激动,又看了一眼我旁边的珍妮。

  珍妮一看到是他们,脸色都变了,变的很轻松,甚至眼圈都湿润了,“是啊,我们俩还活着,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们大家。”

  她说话的同时,眼睛里似乎在闪着泪花,我们俩能一路找到他们,真是太不容易了,我甚至都没报过这样的希望,这次能遇到,真是太巧合了。

  “俺也没想到啊,忠义,俺还以为你小子死了呢。”大个子咧个大嘴,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我。

  我笑着说,“哎呦大个子,你他娘轻点,你想勒死我啊。”

  大个子松开手,憨厚的笑着,眼睛有些湿润的说,“俺开心,俺真的开心啊,你不知道,当你和珍妮掉下去的时候,俺的这个心啊,就一直揪着啊,真以为你死了呢,没想到又见到了,这一路要是没有你啊,俺还真就不习惯了。”他说着说着话,伸手轻轻的给了我一拳。

  真没想到大个子能这么担心我,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一种交流,我点点头,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说,“放心兄弟,我命大,这不是回来继续陪你了吗。”

  李欣这时候走到珍妮的跟前,一把抱住她说,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,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,可我相信,我们会再见面的。”

  “是啊,我也以为我会死呢,可我还是活下来了,我就知道,我们会再见面的。”珍妮也抱住李欣,轻声的说道。

  我扭头看着李欣,原本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呢,可没想到,上帝还是很眷恋我的,会让我们再次相见,我不知道他们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,可李欣她看起来并不怎么好,显得很疲惫,也灰头土脸的。

  李欣松开珍妮后,转头看向我这边,我们俩个人默默的注视着对方,“又见面了,还以为...再也见不到你了呢。”我苦笑着,第一个开口说话。

  自从分开后的这一段时间,李欣的身影,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脑海里,怎么样都挥之不去,她的一举一动,甚至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,也总是反复的出现。

 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,可等我这次再见到她的时候,我真的很开心,好像生命又从新回归了一样,看到她没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

  “是啊,咱们又见面了,欢迎你回来。”她走过来,轻轻的拥抱了我一下就松开了,很轻,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,出于一种礼貌,或者说,仅仅只是一种形式。

  “谢谢。”我冲她笑笑,不知道后面该说什么了,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跟她说,只是碍于人太多,我也没法说出口,我们俩个人四目相对了半分钟左右,才很尴尬的相互把视线都转移了。

  “你们叙旧完了吗?叙旧完了就该上路了。”馒头在后面,显得有点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我走过去,看着馒头说,“你小子说话还是那么不中听啊。”

  “你不也一样吗。”馒头冷眼看着我,不过脸上却带着笑容。

  我也笑笑,拍了拍他胳膊,就算我们俩再有什么恩怨,现在也能一笑解千愁了,其实我们俩,本来就没有恩怨,一切都是误会罢了。

  馒头嘴上说话难听,其实我看得出来,他心里也挺高兴的,有一种人,他话不需要说出来,说话甚至还说反话,馒头就这类人,表里不一。

  “常山大哥,你们几个可吓死咱俩了,我还以为是那怪物呢。”我心里的这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,还好是自己人,要是那怪物就糟糕了。

  “怪物?是不是类似大蜥蜴一样的生物?”常山惊讶的看着我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