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点头说,“对啊,就是那畜生,我之前还弄死了两个,但也差一点就死在那畜生的嘴里。”一回想起之前的经过,我这浑身上下都发冷,那畜生的样子,我想起来就恶心。

  “看来咱们遇到同样的东西了,我们这一路,也是被那些怪物给追到这里的,要不然哪能跑的这么着急。”常山有些惊恐的说道,显然他也被这怪兽给吓够呛。

  李欣赶忙说,“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咱们得赶紧离开,别一会儿那些怪兽再追上来了。”

  “对对对,这里不能再呆了,咱们赶紧走。”

  常山说完话,刚要往前走的时候,我一把拉住他说,“别走了,我和珍妮刚从那边回来,没有路的,那里面全是血淋淋的尸骨,好像是那怪物的巢穴。”

  “啊?没有路了?那怎么办啊?”大个子有点傻眼了,左右看看我们。

  我扭头看了一眼三岔口说,“你们看,这里是个三岔口,刚才你们是从这中间的岔口里出来的,要想走,只能在两边的岔道口任选一条了。”

  “又是岔道口?”李欣翻着眼睛说了一句,语气中充满了埋怨。

  “怎么?你们之前也遇到了?”我看着她问道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李欣后,我心里踏实了很多,也不再感觉那么堵的上了。

  可同时,我感觉又有一双目光再看着我,我扭头一看,居然是珍妮,她的眼神不是很友好,也没有了之前的那份柔和,相反,这就好像是要杀人的眼神一般,搞的我都不敢直视她了。

  “不是之前,咱们就是从三岔口里刚跑过来的,也是被那些怪兽给逼到这的,真没想到,又会是这个结果。”常山显得些浮躁,往日的冷静,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了,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,他们也经历了一些恐怖的事情。

  “我靠他妈的,这里真跟个迷宫一样啊,转来转去也转不出去,珍妮,你说该怎么办?”我有意问她一句,这一路我和她相依为命,缺一不可,少了谁,另一个人都不可能活下来。

  “我没什么好办法,不是让你来选路了吗?你来做决定就好了。”珍妮又把话推了回来。

  我看了一眼左面的岔道口说,“那好,就走这里吧,反正也不知道该怎么走,咱们就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
  “恩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常山招呼大家跟上,我们一行人走进了左面的岔道口,打着荧光棒一路向前,这里面跟之前的岔道口几乎都一样,没什么区别。

  刚走没几步的时候,珍妮突然问道,“对了李欣,我才想起来,麦老他们人呢?”

  珍妮这一问我才想起来,我说怎么总感觉差点什么呢,原来是少人了,刚才光顾着高兴来着,都把这事儿给忘了,要不是她问道,我还想不起来呢。

  “是啊常山大哥,麦老和焦八他们呢?”现在队伍里面,差麦老,焦八,还有顺子,这三个人跑哪去了呢?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。

  常山边走边说,“别提了,你和珍妮从桥上掉下去后,我们都以为你们俩死了呢,随后我们就往前继续赶路,可谁知道中途,出了点意外,哎....”

  “出什么意外了?焦八他们到底怎么了?”我立马停下脚步,转头看着他问道,常山这声叹气,可是要命啊,难道说...焦八他们都死了不成?

  “他们是死是活,我们也不知道,当时场面挺混乱的,通道口还没走过的时候,就出现一面石壁,把路给堵上了,后来不知道是谁,不小心触碰到了机关。”

  “当时为了找到出口,我们几乎都是紧挨着石壁的,可谁知道这石壁突然一转,直接就把我们给带进去了,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剩下咱们这些人了,焦八和麦老,还有顺子,全都不见了。”李欣这会接话说道,算是很完整的讲解了一遍当时所发生的事情。

  “通道口的石壁?”我皱着眉头思考着,这跟我和珍妮之前遇到的石门有什么区别呢?几乎不都是一样的吗?难道他们遇到的石壁,会是通往另一个地宫的石门吗?

  “石壁把你们带到了什么样的地方?”珍妮在我旁边问道,看样子她跟我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“就跟这里差不多,好像洞穴一般,咱们就这么一路摸索着往前走,也不知道哪是哪了,后来还遇到了那些怪物,被它们一路追着,要不是刚才遇到你们了,咱们还得走进死路。”常山脸色难看说道。

  他现在也是狼狈不堪的,早就没有之前那么沉着冷静了,在这个鬼岛上,即便你有再大的本事,那也不够看。

  “这他妈的,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我是真没想到啊,你们这么多人,也会出这事儿,本以为你们能平安离开呢,可没想到...操。”我气的一拳打在石壁上,都忘记我手上的伤了。

  “忠义,算了,再气也没用,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我想他们应该会没事的。”珍妮抓住我胳膊,语重心长的安慰了我一句。

  “是啊,他们三个人都不简单,想必应该没什么事儿的。”李欣到是想的很开,不过她说的也对,这三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,就算是顺子,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只要不是遇到极特殊危险的环境下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  “但愿他们能平安无事吧,但是焦八不在这的话,我们要想平安的离开这里,就简直有点痴心妄想了。”这个也是我担心的问题,焦八毕竟专业,我们一群人在这瞎猫碰死耗子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碰到死神。

  “想多了也没用,还是继续走吧。”李欣话说完,就起身往前走去。

  我有点疲惫的说,“你们谁有水喝啊?我口渴的不行了。”

  “操,这鬼地方哪里有什么水啊,我都快渴死了。”馒头轻声咒骂了一句。

  李欣突然又转身走到我跟前,脸几乎都快贴到我脸上了,她笑着说,“你看我像水吗?要不然让你喝点?”

  “算了,我还是不喝了。”我看着她的眼睛,突然间很心疼她,李欣的脸色也不是很好,嘴唇都干裂了,很明显是缺水照成的,那白皙美丽的脸蛋,也失去了一些光泽,这些日子以来的折腾,都使她消瘦了。

  “不喝就继续走吧,别耽误时间了。”李欣伸手拍拍我的脸,又转身离开了,顿时搞的我莫名其妙的。

  常山碰我一下,小声在我耳边说,“自从你俩掉下去后,李欣就一句话都没说过,这是我才听到她说的话。”

  “她为什么不说话?”我有点没明白常山的意思。

  常山一把搂住我肩膀往前走,在我耳边很小声的说,“我看啊,可能是担心你,怕你死了呗。”

  我瞄他一眼,嘴里嘟囔一句,“你可别瞎说,人家那是担心珍妮呢。”

  常山用一种很怪的口吻说,“哼哼,是不是只有她心里最知道。”

  我没理他的话,而是看了一眼我前面的李欣,她走在队伍的最前面,背影看上去有些疲惫,走路的步伐也没有往常那么轻盈了。

  一个如此漂亮的大美女,在这种极度恶劣的环境下求生,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刚开始接触她的时候,我很讨厌这个女人。

  冰冷如霜不说,一天到晚也没个笑容,高傲的不得了,见谁都是一副代答不理的样子,就算是珍妮和麦老,她也很少给面子,总是感觉她瞧不起任何人。

  可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,我也发现了,她的内心,跟她表面其实并不一样,她是一个典型的外冷内热的人,很多次,她都会在最危险的时刻打头阵,即便是我们这些大男人,也不见得有她这魄力。

  所以对她的看法,也在一点点的改变,我甚至有的时候都很佩服她,无论我们面对怎样的危险,她都能临危不惧,每次看到她无谓的眼神,我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按理说,她是以珍妮的保镖名义出海的,应该时刻不离开珍妮的身边才对,可恰恰相反,她完全有自己的想法和思维,这一点都不像一个保镖应该干的活。

  而且哪有一个保镖,会为了雇主连自己命都可以不要,她一路出海跟随到现在,没有丝毫的退缩,相反总是积极向前,这也太不正常了吧?

  要是换作保镖的话,这么玩命的工作,完全可以不干了,从她跟我们下海开始,我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对,李欣的能力不敢说比我强,但起码不在我之下。

  这个女人同样透着神秘的色彩,我也多次怀疑过她就是那个隐者黑衣人,可碍于没有证据,我也不能信口开河啊。

  虽然我不知道李欣的背后隐藏着什么,也不知道她来的目地究竟是为了什么,但她肯定不单纯是珍妮的保镖,而且凭珍妮的身手,一般男人是进不了身的,应该不需要什么保镖的。

  这两个女人,真是让人琢磨不透,到底都打着什么算盘呢?我真不想跟她俩真刀相见,说白点,我不想伤了她俩,说我怜香惜玉也好,说我重色轻友也罢,我只是不想有那一天的到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