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大概能过去十分钟左右,这些怪物才又回到了厮杀的状态,只不过这一次,它们厮杀的不厉害了,似乎这群畜生已经吃饱了,现在只是在娱乐而已。

  焦八这时候又开始挪动身体了,下面的怪物,已经对他没什么影响了,胜利就在眼前了,等焦八到达那小洞口边上的时候,我们大家才彻底松了一口气,他已经安全的走到了目的地。

  大个子有点激动的说,“太好了,焦八过去了,他过去了,成功了,咱们成功了。”

  我回身看他一眼,笑了笑,“我们都会过去的,放心吧大个子。”

  焦八走到地方后,开始向着我们两边招手,意思很明显,让我们现在马上就动身过去,不过这也对,这种事情是赶早不赶晚,越往后拖,危险就越大,趁早过去,免得后患无穷。

  麦老那边依然没有行动,也不知道他和顺子两个人在商量什么,焦八并没有马上进那裂缝里,而是在耐心的等待我们,他之所以不马上进去,应该不是害怕,相反是为了帮我们,他才有意留在那的。

  常山转过身来,语气稍微放松了一些说,“焦八过去了,证明咱们也能过去,这事儿谁也逃不掉的,不想死的,都得过,咱们谁先来?”

  馒头第一个表态说,“我是不行了,你们商量吧,我一看到这小道就头晕,得缓一会儿。”

  “你们不用商量了,还是我先过吧。”李欣又一次站在最前面,她依旧冰冷如霜,没有任何的表情,这已经是她连着好几次打头阵了,这个女人的魄力真挺强悍的。

  不过这次我是不会同意的,“不行,你不能第一个去,而且,咱们不能一次过一人,这样时间太长了,容易出现变数,两个两个过,彼此还能照应一下。”

  “恩,忠义说的对,还是两个人一起过的好,李欣你就别打头了,每次都是你打头阵,让我们这些爷们脸面都没了,就让我和忠义先来吧。”常山笑着说道,随后看了我一眼,轻轻的向我点点头。

  他也清楚,这种冲锋陷阵的活,不能总让一个女人来打头啊,这不是脸面的问题,而是作为一个男人,不能干这么龌龊的事儿,这里就两个女人,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这么冒险了。

  “没关系,我已经决定了。”李欣不在乎的说道,她性格还是这么强硬,她决定的事情,似乎很少有人能改变。

  “不行,这次你说的不算,你也甭给我废话了,我说不让就不让,你留在后面跟我一起过,常山大哥,你带着馒头先过去,照顾他一下。”我立刻就下决定,这次就算李欣再强硬,我也不会答应她了。
  “啊?我先过啊?我这...我这心里还没准备好呢。”馒头一听我让他先走,脸色顿时就吓白了。

  “等你准备好了,我们早就离开这了,再说了,有常山大哥在,你怕什么,他会照顾你的。”

  我让常山带着馒头,也是有目地的,常山这人做事冷静,并且个人能力还强,是我们这群人中佼佼者,而馒头爱冲动,做事容易不考虑后果,我怕他会办什么傻事儿。

  让常山带着他一起走小道,正好也能互补一下,中途万一要是真遇到什么危险,常山也能有办法及时应付一下,这也是为了把危险降到最低。

  “可我....哎呦...”馒头又蹲在了地上,双手抱着脑袋,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。

  “忠义,我自己的事情,还是让我来做主吧,其实谁第一个过,不都一样吗,再说了,馒头他还没准备好,不如就让我先来吧。”

  李欣并没有跟我吵架,而是很委婉的说道,搞的我都有点不适应了,按照她以往的脾气,她应该上来就能骂我几句才对。

  我给常山使个眼色,让他来劝说,常山笑着对李欣说,“你就听忠义的吧,我带馒头过去。”

  话说到这的时候,他又一把将馒头给拉了起来,“有哥们我带着你,你怕什么啊?放心吧,我们会安全走过去的。”他说着话,还拍了拍馒头的胳膊。

  馒头最后把心一横说,“得了老常,你都这么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呢,反正早晚都得过,拼了。”

  他话刚说完,这在这时候,对面的手电光照射了过来,打的还是急救的信号,我赶忙看过去,这才知道,原来麦老和顺子两个人,已经开始准备出发了。

  他俩向我们发来信号以后,就走出了洞口,两个人贴着石壁,中间还稍微隔开一点距离,但是距离很近,彼此都能抓住对方,想必这也是为了保证安全,遇到危险可以互助,两个人就这么沿着小道,一点点的往前蹭着走。

  走这种小道,最需要的不是技巧,而是胆量,这条路,不至于需要靠很好的平衡来掌握,最重要的就是内心的强大,心里素质一定要过硬才行,要不然还没等你走呢,当你看到这条小路的时候,人就已经哆嗦了。

  等你站到这条狭窄的小道上时,要是在冷不丁的看着下面那血腥的场景,一般人,会直接崩溃掉的,瞬间就能跌落到下面的大坑里,只有心理素质超强的人,才能经得住考验,耐得住寂寞。

  当你把身体贴在石壁上的时候,你唯一能做的,只有侧着身子挪动,和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,不要指望任何人能完全帮助你,在这种环境下,想要生存,就只有靠自己。

  我回过身来说,“他们已经出发了,常山大哥,你和馒头也动身吧,小心点。”没有时间再耽搁下去了,必须得尽快走过去才行。

  在这种极度恶劣的环境下,我早就忘记了饥饿,唯独能感受到的,就是依旧口渴,我们这些人都严重的缺水,要是再找不到水源,我们恐怕就得喝自己的血了,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。

  常山点点头,招呼馒头过来,两个人轻声轻脚的走出洞穴,常山在前面,他先侧着身子,一步一步,慢慢的挪到了石壁上的小道,随后赶忙招手,“馒头,跟上。”他轻声的喊了一句,声音很小,基本上就是能看到嘴型再动。

  馒头这会儿是冷汗直流啊,他站在洞口的边缘,老半天也没敢挪动一步,也难怪他会害怕,石壁上的小道实在是太狭窄了,他肥胖的身躯想要从这上面走过去,确实需要费不少力气,有一点差错,他都得掉下去不可。

  馒头盯着下面看了足有半分钟,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骂道,“他妈的,我怎么这么眼晕呢,过那小桥的时候,我也没这么怂过啊,我这是怎么了。”

  其实原因很简单,小桥的周围是一片漆黑,虽然下面就是深渊,但它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,可现在就不一样了,下面就是那些可怕的怪物,还有那满天的腥臭味,他会眼晕,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。

  我走过去蹲下身子,扶住馒头说,“你眼睛别往下看,看着前方,就当下面什么都没有,现在需要的,不是你有没有勇气,而是过硬的心里素质,你能不能过去,全靠你自己了。”

  我跟馒头即便在怎么有矛盾,那也属于误会,属于我们内部之间的问题,现在这时候,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理,我得帮他一把,让他平安的离开这才行。

  馒头看着我,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点点头,又重新爬了起来,“我行的,我一定行的。”

  常山还没有继续前进,而是在等他,“馒头,你把身体放轻松,贴着石壁,一点点走,别着急,也别往下看,就当这是一场游戏了,记住,千万不要紧张,一定要保持住冷静的一面。”

  常山说话的声音很小,就跟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样,我也是勉强才能听清楚,不过我很佩服常山,他现在站在那石壁的小道上,脸色平静,身体也很平稳,根本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紧张感。

  馒头这次深吸了几口气,他把身体贴在石壁上,两臂伸开,侧着身子,脚步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,他挪动的步伐很小,非常小,说难听点,就跟那半身不遂的脑血栓病人差不多,让人看着都着急。

  不过我不能催他,只要他能平安的过去就行,再慢点也无所谓,一催促他的话,他再一着急,一脚踩空掉下去可就麻烦大了。

  等他快挪到常山附近的时候,常山扭头看着他说,“对,就这样,跟着我走,别往下看,也尽量别出声。”

  馒头有点机械的点点头,看得出来,他依旧还是很害怕,不过照比刚才,已经强多了,常山又开始继续前进了,

  他冷静的状态,和轻盈的步伐,不比焦八差多少,这个男人的心里素质,要比一般人强大太多了。

  这会儿我赶紧把手电光照过去,也好方便他看路,常山每走几步,就会回头看看馒头,要不是为了照顾馒头的话,想必他已经快到地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