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而另一边,麦老和顺子的进度很快,比常山和馒头要快不少,他们眼凑着就要到地方了,麦老自然不用多说,走这种小道,对他来说应该没什么太大难度,这老家伙在关键时刻,总会让人大开眼界的。

  只是我没想到顺子也会如此的强悍,看来这个大男孩,在经历过这么多磨难和恐惧以后,他已经变的很刚强了,甚至已经不比我差了,这就是人的潜能,在不同的环境下,它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心世界。

  大概十分钟左右,麦老和顺子安全的到达了目的地,等他俩一到,焦八赶紧跟他们交代了几句话,随后侧着身子就专进了那个裂缝里,他说的什么我不知道,但麦老和顺子并没有跟着一起进去,而是在原地等待着我们。

  当馒头刚挪动没几步的时候,他的双腿多少有点哆嗦了,他身体紧贴在石壁上,可脚下却是不敢再动了,他脸色惨白惨白的,汗水顺着额头哗哗的往下流,脑袋往后仰着,也靠在石壁上,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。

  他现在这状态,很明显是害怕了,并且害怕的很厉害,一眼看过去,就知道他浑身都在颤抖,身上那肥肉都是一颤一颤的,也难为他这个大胖子了,这过路的小道实在是太狭窄了。

  可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,要是再有其他办法,我都不会让他冒这么大危险的,馒头走这小道很吃力,身体的肥胖,让他很难掌握平衡,他要比一般人累多了。

  他依旧站在原地,伸手不停的擦着脸上的汗水,常山这时候已经不动了,他向馒头是连动嘴带比划的,我听不到他说的什么,想必应该是没有声音,但看嘴型多少也能知道点。

  大概的意思,就是让馒头冷静下来,别过度紧张,慢慢的走,别着急,常山真是个不错的人了,要不是为了等馒头,差不多现在他已经到地方了。

  馒头扭头看着常山,一脸傻愣愣的表情,什么都没有说出来,看来他有点不知所措了,这下麻烦大了,一旦他失去冷静,这必然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,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他了。

  “糟了忠义,馒头他好像不敢动了?”大个子在我旁边,他也注意到了,馒头已经有好几分钟没挪动一步了。

  “恩,他已经开始害怕了,你看他身体,明显是在哆嗦,这哥们实在是太胖了,过这小道很吃力的,身体也容易失去平衡,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了。”我目光紧紧的盯着馒头,向大个子回了一句。

  “是啊,也难为他了,俺们能不能帮帮他啊?”大个子这时候还想着要去帮忙,这个人关键时刻还是挺信得过,是个值得依靠的队友,只可惜,现在任何人也帮不了他。

  “我也想帮他,可惜没有办法,他能不能走过去,完全得靠他自己,谁也帮不了他,就像小虎子一样,即便我们再怎么帮他,可到最后....哎。”

  我叹口气,看到馒头这个场景,我无意间又想起了小虎子,这个大男孩死的真冤啊,希望馒头不要步他的后尘才好,咬牙走过去,还能有活着离开的希望。

  大个子有点无奈的说,“也是啊,俺们只是外力,这关键时刻,还得看他自己的.....哇操,这常山咋还往回走了。”

  常山这时候已经开始往回挪动了,原因很简单,无论他怎么说,馒头依旧一动不动,看样子馒头已经没有任何勇气了,之前的豪言壮语,估计早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“他是去帮馒头了,希望馒头能对得起常山,拿出点爷们气概,可别把人家也给害了。”馒头已经失去了冷静,万一要是再把常山给拉下水,那可真就完蛋了,但愿常山能成功吧。

  常山很快挪到馒头的旁边,侧脸跟他嘀咕着什么,馒头只是时不时的点点头,脸色稍微有那么一点缓和了,但在这种情况下,人要想完全不紧张,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。

  即便是焦八,他走在这小道上,心里也得打怵,只不过照比其他人,他要强很多,看着他们在那小道上挣扎着挪动,我就会联想到自己走在那上面是个什么感觉。

  虽然我曾经是个军人,可归根到底,我也是个平凡人,要是让我走在这上面,也不见得就能比其他人好到哪去,我唯一能保证的,就是敢一路向前,中途不会有任何的停歇,这也是一人心里素质过硬的表现。

  “忠义,我看馒头够呛啊,你看他,常山说这么半天了,他也没动地方啊。”大个子一脸的担忧,估计要不是我拦着他,他早就冲过去了,不是我无情,而是不能让任何人冒这个险。

  “再等等看,我相信馒头会挺过去的。”常山已经跟他说了有几分钟的话了,可馒头依旧还是原地不动,唯一动弹的就是他的脑袋,在一直的点头,可冷汗,还在不停的流。

  李欣这时候走到我旁边说,“看样子,常山得带着他一起了,他一个人是不可能走过去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扭头看她一眼,李欣这么说,一定是有她的道理的。

  “很简单,馒头的能力已经到极限了,即使常山再怎么说,他也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瞬间改变的。”李欣语气平淡的说道,看不出来她有任何的焦急感。

  不过很快,李欣的话就得到验证了,常山这时伸出手,一把抓住馒头的胳膊,他头轻轻一甩,带着馒头一点一点往前蹭着走,步伐比之前要慢了很多,这也是为了馒头,要不是为了他,常山早就脱险了。

  馒头这才跟着他挪动自己的脚步,但挪动脚步的同时,馒头的双腿多少也有点哆嗦,常山带着他每走几步,就会停下来休息一下,然后侧脸在跟他说几句话。

  就这么来回的反复了好几次,他们也走了有一半的路程了,不得不佩服常山的耐心啊,为了让馒头能减少这种心理的压力,能让他保持住现在的状态,他不得不停下脚步,跟他说说话,让他缓解缓解,真是太难为常山了。

  “常山真是条汉子啊,能这么有耐心的带着馒头,一般人都做不到,换做是我,我都未必。”我说的实话,我这人性子急,有时候上来劲儿了,一但控制不住,倒是容易起反作用了。

  要是我看到馒头这个样子,我很容易跟他发火,到时候他在一着急,直接跳下去了,我就成千古罪人了,看来让常山带着他,真是个明智的选择啊。

  “是啊,常山这个人很不一般,光是这份耐心,几乎就很少有人能做到。”李欣在旁边符合了一句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大个子居然还竖起大拇指,一脸崇拜的表情说,“恩,俺也佩服他了,在这生死危急的关头,他能不顾性命的去帮馒头,真是个纯爷们啊。”

  常山就是这么有耐心,一点点带着馒头往前侧着走去,其实中途馒头也有险些踩空的时候,但都很及时的被常山给化解了,要是没有常山的话,他兴许早就跌落到下面,被那些冷血的怪物给生吃了。

  常山的嘴,几乎就没停下过,一路上都是在说着什么,虽然我什么都听不到,但我感觉馒头走的每一步,都是常山在指点他,好像就是在告诉他,应该走哪里,不应该走哪里,身体怎么来控制才能保持平衡,要不然他不会一路嘴不停的在说话。

  我们几个旁观者,急的都是一脑袋的汗啊,只要馒头过去了,其他人都好说,就算是大个子,也应该没什么问题的,大个子只是个子高,但他并不是胖,走这小道还是可以的。

  珍妮目前到是一句话都没说,就这么默默的观察着,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,我回头看她一眼说,“在想什么呢?一句话也没说?”

  “没什么,就是不想说话。”珍妮冰冷的回了一句,搞的我都不知道该这么接话了,既然她不想说,我也没必要再多问了。

  他俩这一路走的时间是真长啊,少说也得二十多分钟,顺子跟麦老在小洞口都等老半天了,他俩才快到地方,麦老这时赶忙走过去,伸出手来拉他们一把。

  常山和馒头两人,这才算是平稳的到站了,不管怎么说吧,只要是没出事儿,那就是好的,常山这次算是帮了大忙了,要是没有他,馒头绝对走不过去,我打心眼里,开始敬佩起这个男人了。

  这四个人见面后都很激动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但可以看得出来,都很高兴,毕竟都走散一段时间了,在这种恶劣的生死环境下,彼此还能再见,真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啊,麦老甚至还和常山轻轻的拥抱了一下。

  等他们两人安全到达对面的时候,我这心里也送了一大口气啊,馒头这个最大的‘麻烦’,总算是解决了,虽然中途好几次差点就出事儿,但好在是有惊无险啊,我只能说,馒头这个人命大,有贵人相助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