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当我和麦老走出十几米远的时候,他突然喊住我说,“站住,别往前走了。”

  “怎么了麦老?”我扭头看他一眼,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,怎么突然走着走着就让我停下呢。

  “你看看你脚下就知道了。”麦老语气很低沉,想必事情很严重啊。

  我低头往脚下一看,这才看明白怎么回事儿,原来我们已经走到尽头了,我居然踩在了悬崖的边上,只要我在往前迈一小步,我就得从这掉下去了。

  我猛的往后退了两步,几乎吓的我一脑袋冷汗,“我靠,原来这里是个悬崖啊,难怪焦八会说是死路呢。”还好麦老提醒的我及时啊,这真是太大意了,想起来都后怕啊。

  可这悬崖到底有多长,有多深,我并不知道,我拿出手电来,往悬崖下面照了照,灯光瞬间就吞食在了无尽的黑暗里,什么都看到,再往对面照去,手电光照到了对面的岩石上,距离我们大概能有三四十米远吧。

 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,就好像一个石壁的大台阶一样,前后十几米长,左右两侧的距离我还没来得及看,但估计情况好不到哪去,焦八第一个进来的,要是能离开的话,他早就带队撤退了。

  “距离太远了,咱们跟根本就过不去,就算有绳子都不行,石壁太结实,鱼枪根本派不上用场。”这个鬼地方,怎么连个小桥都没有啊,之前进来的路,起码还有个小桥呢,可这里倒好,除了悬崖峭壁,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“难道真是死路?到底应该怎么办呢?”麦老也有点不知所措了,显然这局面也让他麻爪了。

  这时候,焦八和其他人也走了过来,李欣走路的脚还是有点破,一瘸一拐的,看样子伤的不轻啊,我有点担心她,她每走一步,脸色都难看的要命,可别是伤到了骨头。

  “这回知道为什么了吧?这里没有任何能借助的东西,想要离开这,除非是长了翅膀飞出去。”珍妮语气平淡的说道,可这平淡的背后,却是无可奈何。

  “完喽,本以为俺们能逃生呢,现在好了,又面临绝境了,这可咋整啊?”大个子急的都快团团转了,一只手不停的挠着脑袋,始终是唉声叹气的。

  我看了焦八一眼,“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目前来看,只能指望他了,要是他也没招,那咱们真就只能等死了。

  焦八轻轻的摇头说,“没有任何办法,我把周围都检查过了,什么都没有,这里整个就像是被切断了一样,根本就无路可走,除了悬崖,还是悬崖。”

  我脑袋又开始‘嗡嗡’的疼了,没有路,没有水源,还没有食物,那么等待我们的就只有死亡了吗,我看着大家,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严峻,那失落的神情让人难以接受。

  “我不相信会是死路,我跟珍妮也几次面临绝境,到最后不是照样脱险了吗?焦八你再好好看看,是不是漏掉了什么?”

  换做是之前的我,兴许也会跟他们一样,放弃了挣扎,宁愿安静等待死亡的到来,可在几次逆境中生存下来后,我相信总会有办法的,还没到绝望的时候。

  “义哥啊,我都找遍了,真的什么都没有,你相信我,难道我愿意在这困着吗?”焦八也是一脸的愁容,看得出来,他已经尽力了。

  “忠义,你把荧光棒给我。”麦老伸出手,我赶忙把荧光棒递给他。

  他接过来之后,用力将荧光棒扔了出去,这荧光棒被扔出去很远,光亮很快就照到了对面,接着荧光棒开始往下着落,光源在一点点的变小,直到最后全部消失掉,我算了一下,这悬崖起码得上几十米高,根本就看不到头。

  我抬头看了看麦老,“怎么样?有什么办法吗?”

  麦老脸色沉静的说,“办法暂时是没有,你让我想一想吧,不管怎么样,咱们总不能在这等死啊。”

  “呵呵,我看想了也白想,都省点力气把各位,不如耐心的等待死亡的到来吧,死有什么可怕的,死一点都不可怕吗,二十年后,老子我又是一条好汉。”

  馒头依旧蹲在旁边,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看他这状态,好像是精神都有问题了,我看要是再刺激刺激他,他必然会走极端的道路,一是发疯自杀掉,二是把大家全杀掉,这个人现在很危险啊。

  “死胖子,你他娘发啥疯呢?就不能说点好话啊?”大个子都有点不爱听了,急的跟馒头吵了起来。

  “我是发疯了,你他妈要是再敢废话,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先杀了你。”馒头抬起头,用一双阴冷的眼睛瞪着大个子,那眼神就跟饥饿的豺狼一般,都快冒绿光了。

  大个子愣是被他这眼神吓的退后了两步,咽了口唾沫,眨着眼睛不敢说话了,但憋到最后,他还是硬挺着来了一句,“神经病,俺懒得搭理你。”

  麦老和其他人也没理馒头的话,不是不想说,而是看他那绝望的眼神,谁都不愿意惹那麻烦,麦老看我一眼,意思让我去跟馒头谈谈。

  是应该跟他谈谈了,馒头的精神状态很不好,这一路上给他折磨够呛,要是再不疏导他一下,他很容易就崩溃的,可这事儿不能让我去,毕竟他跟我不和,我要是再去劝他,那不就等于是火上浇油吗,更容易出事儿。

  我走到珍妮的旁边,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,“珍妮,你去开导开导馒头,别让他惹出什么麻烦来了。”

  “我去?能行吗?要不...还是你去吧?”珍妮也有点顾虑,小声回了我一句。

  我搂着她肩膀,用最小的声音说,“我去不合适,容易出事儿,你是女的,好说话,你看他那状态,真要是发起疯来怎么办?难道还杀了他不成?”

  其实没有人怕馒头,只是谁也不想伤害他,他心里压力大,这是能理解的,面对这种种让人致命的恐惧,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,我们大家还没有人疯掉,这就算是万幸了。

  珍妮皱着眉头想了想,“也是,现在不能再出乱子了,那还是我去说吧。”

  这次珍妮到是很听话,比刚才要强多了,她走到馒头的旁边也蹲了下来,扭头不知道跟他在说着什么,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小,‘嗡嗡嗡’的也听不清楚,但不管说什么吧,只要能让馒头打起精神来,那就算成功了。

  “麦老,想到办法了吗?”我这边也很着急,嗓子渴的都快冒烟了,浑身上下还虚脱的厉害。

  “别着急别着急,我再想,我再想呢,小八你也帮忙想想,咱们总不能就这么死在这吧。”麦老也急了,说话的声音都加大了。

  焦八只好点头答应,可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事儿,常山他一直没有说话,要不是我看到他了,我都差点忘记了他的存在,他坐在地上,闭着眼睛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要么他就是累了,在那打盹休息呢。

  可我感觉还不像,我走过去蹲下,有意问他一句,“喂,常山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嘘,你别说话,也别打扰我,你让我仔细听听。”常山伸手示意让我闭嘴,接着又继续恢复到刚才的样子。

 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,他在这听什么呢,我站起身来,不明白的看了焦八一眼说,“他这是怎么了?神叨叨的,是不是也跟馒头一样,精神出问题了啊?”

  “我看不像,咱们稍等一会儿就行了。”焦八拍拍我胳膊,示意我稍安勿躁。

  现在的气氛很不好,死气沉沉的,大家伙谁也不说话了,就连麦老都在四处的观察,希望能找到出路,珍妮还在和馒头说着什么,馒头时不时的点点头,看来他还真听进去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常山突然说,“我想到了,咱们应该可以离开这了。”

  他这话一出,大家伙瞬间都来了精神,“什...什么办法?你快说说看?”我一着急,说话都结巴上了。

  大个子和顺子也叽叽喳喳的问个没完,焦八伸手示意了一下,“先别吵吵行不行?听常山大哥说话,说吧大哥,咱们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。”焦八琢磨老半天了,也没琢磨出来个四五六,现在他表面不急,想必内心都快急疯了。

  常山带着一丝不宜察觉的笑容说,“很简单,从这里直接跳下去就行了。”

  “啥玩应?跳下去?老常你脑子有毛病吧?你这是啥鬼主意啊,我看你脑子是坏掉了,这他娘明显是自杀。”大个子一听常山这话,气的都直接骂娘了。

  “常山,都这个时候了,就不要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,这一点都不好笑。”麦老这次都有点按耐不住了,语气都不是那么和谐了。

  “我可没开玩笑,你们看我这样子像是在说玩笑话吗?”常山脸色一本正经,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我和焦八对视一眼,他开口问道,“常山大哥,那你具体说说为什么?你可别告诉我是直觉。”

  常山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,反而是慢声细语的问道,“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