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常山话说完,我愣了一下,“声音?老八你有听到声音吗?”我是没感觉到有什么声音,也可能是我没仔细听,光着急想办法了,一直也没能安下心来。

  焦八慢慢的摇头说,“没有,除了你们的说话声以外,我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
  常山不急不慢的说,“那就仔细听,静下心来听,什么都别想,放松自己。”

  “哇靠,啥声音啊?老常,你不会跟馒头一样精神上有问题了吧?你说了老半天,咋全是废话啊?完蛋了,这一下发疯了两个人,俺们的路可咋走啊。”大个子用手一拍脑袋,一脸愁容的说道。

  可他话音刚放,就有人不乐意了,“傻大个,你他妈说谁发疯了啊?我看就你精神有问题,一惊一乍的,冷静点行不行。”馒头说着话,起身走了过来。

  珍妮也跟着他一起过来了,我给珍妮使个眼色,意思问她怎么样了,珍妮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看样子她是搞定这个麻烦了。

  “死胖子,你又复活了啊?刚才不还要死要活的吗?咋了?现在又精神了?”大个子也不服气,藐视了他一眼。

  馒头拍拍他肩膀说,“哥我脾气来的快,去的也快,哪像你啊,一脑袋浆糊,常山啊,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,既然你认为这个办法可行,那我同意,反正等待也是个死,那还不如直接跳下去呢。”

  馒头这话说完后我才发现,他不是恢复正常了,他是又跑到另一个极端了,这回不是一心等死了,而是该玩无所畏惧了,看来珍妮开导他开导的太厉害了。

  “常山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,也别拐弯抹角了,怪麻烦的。”麦老有些不耐烦了,脸色变的很差。

  可常山还是不着急,“这个事儿,我能做主吗?你们要是说完全听我的,那我就说。”

  我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了,很多时候,大家都是商量着来,就算是有一人做决定的时候,大部分也都是由麦老和我来决定,这还得我们两个人都同意才行,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说的算,毕竟我们是个团队,不是什么阶级战士。

  “那你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焦八看着常山问道。

  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仔细听,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声音。”常山依旧不着急,他脸色也很平稳,这个男人,总是让人意想不到,他究竟是干什么的呢?有机会我真得好好查查他,他指定不是一般人。

  既然他让我们听,那就听好了,我们几个人耐心的听着,我甚至都把眼睛给闭上了,在这大山谷的安宁中,我似乎真听到了一种声音,但这声音距离我们很远,听不清楚是什么。

  大概过去了几分钟后,我突然睁开眼睛说,“有声音,绝对有声音,常山大哥说的没错,可我听不出来这是什么声音,有点乱,就好像电视频道的雪花声一样。”

  “那是水声,流水的声音。”焦八看我一眼说道。

  “对对对,你说的没错,就是水声。”他这一说我才恍然大悟,就是那种很强劲的流水声音,好像是在击打着什么。

  “好像...真的是有水声。”麦老轻轻的点头,也承认了。

  “现在都听到了吧?没错,就是水声,那这水声来自哪里,你们能听出来吗?”常山又问了一句,他怎么总喜欢这么说话呢,非得反问一句才行。

  “要是我没说错的话,应该是在这悬崖的下边吧?”焦八的反应很快,他立马就想到了。

  常山点头说,“恩,就是在这悬崖的下边,你们也都听到了,下面是活水,要是死水的话,根本不会有流动的声音,既然是活水,那就肯定有路,所以我才说,咱们想要离开这,就只能从这跳下去,顺着河水一路向前。”

  “俺的娘嘞,这...这也太危险了吧?从跳下去,这不就是等于玩...玩命吗,就算是有水也不行啊,这里少说也得有五六十米高啊?”大个子说话都结巴了,长个大嘴,都有点傻眼了。

  “你们也都看到了,周围根本无路可走,要想离开这,只能这么办,你说呢焦八?”常山把问题又丢给了焦八,想必他也知道,焦八肯定也有这打算。

  焦八脸色有点不好,几乎就是眉头紧锁,“也只能这样了,顺着悬崖下面的河水,兴许还有一线的生机,要是就这么干靠着,就只能等死了,所以...我同意常山大哥的办法,麦老你说呢?”

  到最后,不管谁出的主意,都得经过麦老同意才行,“看来也只能这样了,忠义,珍妮,你们大家有什么想法吗?”

  “没有,你们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。”我是无所谓了,怎么都行,反正都是拼死,何必在乎什么方法呢。

  珍妮和大个子他们也都同意,只有李欣一个人没有说话,这会儿她坐在石壁的边上,低着头,身影显得有些憔悴,我才想起来,她的脚刚才受伤了。

  我连忙走过去蹲下,“李欣,你脚怎么样了?”

  李欣抬头看我一眼,硬挤出一丝笑容说,“没事的,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,我也同意。”

  “没事?那让我看看你的脚。”可我看她这样子,一点都不像没事儿,反倒是挺严重的,她这是在硬挺呢,这个女人,干嘛要这么刚强呢,有什么难处就说啊,我是真想生她的气,可又气不起来。

  “都说了没事了,还看什么看,你去准备一下吧,咱们该马上出发了。”李欣伸手想推开我,可她并没有推动,只好眨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看着我。

  我二话不说,一把抓住她的左脚,直接放在了我的腿上,“喂,你干嘛啊?”李欣有点想反抗,可她身体根本不允许她反抗了。

  她愣是被我用一只手就给按住了,我再用另一只手直接把她鞋子给脱了下来,等脱下鞋子后我才发现,她的左脚踝已经肿了起来,淤青的面积很大,怕是要伤到骨头啊。

  “我靠,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呢?”我看着她,语气有点冲,要是再坚持一下,那就麻烦了。

  “不碍事的,我能坚持住。”李欣依旧如此的坚强,甚至连一点害怕的脸色都没有。

  “哎,你啊你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?还是个医生呢,怎么就不说给自己看看伤呢?顺子,你赶紧去找点冰冷的东西过来。”我得给她冷敷一下才行,这里没有冰,只能用一些冰冷的石头来代替了,要不然她连路都走不了。

  顺子应了一声,四处开始找能用的东西去了,麦老这时蹲下来说,“怎么弄的?这么不小心呢?”他说着话,在李欣受伤的脚踝上按压了一下。

  李欣疼的轻哼一声,额头都快出汗了,“我靠麦老你轻点,她受伤了,禁不住你这么按。”这老家伙出手没深没浅的,这也就是李欣吧,要是换做其他女人,早就大叫了。

  “别紧张忠义,我看并没伤到骨头,可能是韧带断裂了,不过这也挺麻烦的。”麦老左右看看,起身就往别走了过去,也不知道干嘛去了。

  我没理他的话,而是用手轻轻的按压了一下淤青的地方,“这里疼吗?”我得仔细检查一下,要是没伤到骨头,还能好办点。

  李欣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,“这里呢?...这里疼吗?”

  我大概在她淤青的部分轻按了一圈,现在可以确定了,她确实没伤到骨头,八成就是麦老说的那样,韧带断裂了,现在也没有夹板,更没有石膏的,只能临时找点东西给她固定上了。

  焦八和其他人也有点担心,都围在我和李欣的旁边,顺子这时候找来了一些石头,我用手试了一下,都挺冰的,看来可以用。

  我把石头敷在李欣的脚踝上,扭头看着常山说,“常山大哥,咱们先稍等一下吧,等李欣的脚缓一缓了,咱们再出发,她现在不行,肿的很厉害。”

  这时候,麦老不知道从哪搞来了几根树枝过来,“忠义,一会儿把这个给她绑在脚上,多少能管点用。”

  其他人在休息,我依旧拿着石头,给李欣在冷敷,珍妮站在我旁边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这妞的脾气,总是时好时坏的。

  “谢谢你了忠义。”李欣轻笑了一下,看着我说道。

  “谢什么谢啊,只要你没事就好了,现在怎么样?感觉好点没?”我一手拿着石头,一手握着李欣的脚,这多少让我觉得有点尴尬,她的脚很美,不过还好我没有恋足癖。

  “恩,好多了。”李欣点点头,脸色有点微红。

  在给李欣冷敷的时候,我突然间想到一件事儿,“对了老八,你知道那些爬行的怪物是什么东西吗?简直太他妈吓人了。”我转头看着焦八问道,想起这一路的遭遇,我仍然记忆犹新,恐惧感始终没有减少过。

  “应该...应该是灵蜥,一种普通蜥蜴的变异种类。”焦八很简单的解释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