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变异种类?什么意思啊?”还没等我问呢,珍妮就旁边立马插话了。

  焦八脸色严峻的说,“之前我不是跟大家说过吗,这山洞,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大墓穴,现在看来,肯定是没错了,那怪物叫灵蜥,就是专门守护陵墓用的,最早都是很小的蜥蜴,然后在大批的被人放到这墓穴里来。”

  “可能是几万只,也可能是十几万只,总是就是很多,然后每过几个月,都会有人用死人的尸体,或者动物的尸体来喂养这些蜥蜴,它们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,再加上这长期的黑暗,才导致它们都变成了瞎子,”

  “等它们长到一定程度后,喂养它们的人,也就不再喂养了,这些蜥蜴长年吃尸体,身体自然就会慢慢的发生变化,然后就会开始相互厮杀,以吞食自己的同类为生,直到最后活下来的一部分,就变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。”

  “这就是灵蜥,它们主要是以看守陵墓为主,防止有盗墓人进来的,但准确点说,是防止任何人进入,传说有很多盗墓者,都死在了它们的嘴下,是盗墓者最惧怕的生物。”

  “这是一群没有任何情感的生物,除了厮杀和吞食,它们什么都不知道,它们相互繁殖,并且繁殖的能力非常强大,然后再相互吞食,没有任何规律可言,是所有邪恶生灵里面,最难缠的怪物之一。”

  “我的天啊,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变态的生物,真他妈的吓人啊,我听着都害怕。”大个子听完焦八的话后,吓的脸色跟吃屎了一样。

  “但是很少有陵墓会用这种邪灵来看守的,第一,这是一种逆天的方法,是非常邪恶的,包括古代的帝王,几乎都没人用,第二,会养这种灵蜥的人,绝对不是一般人,绝大多数都是一些邪恶的江湖术士来帮墓主寄养灵蜥,还要等墓主死后,下葬了,才能开始养这种邪恶的生灵。”

  “所以我对埋葬在这个墓穴里的人,更是感到好奇了,究竟会是谁,有着这么大的能力呢?他宁可逆天,也要摆这么大的阵势,这真是世间少有啊。”焦八眯着眼睛说道,眼神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。

  不过他说的话,却让我想起了其中一个画中人,就是那个拿着人类腿骨当禅杖的巫师,也许这些灵蜥,说不准都是他养的呢。

  还有那个该死的干瘪老头子,我怎么看,怎么觉得他就是那画里的巫师,他要不是巫师的话,那他又是谁呢?这段时间,那老头一直没现身,难道是在等什么机会吗?

  常山有意看焦八一眼说,“以前我一直以为,这所谓的灵蜥都只是传说呢,没想到居然还真存在啊。”

  听他这话就知道,他早就听说过这种邪恶的生物,这该死的怪物,一般人怎么会听说过,我看这常山,到不像是什么盗墓贼,更像是别的什么职业,比如说江湖术士。

  焦八皮笑肉不笑的说,“这个世界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真他妈变态,我看这墓主啊,八成也是个变态的人物,要不然谁会弄这么恶心的怪物出来啊。”馒头又很讽刺的来了一句。

  “我看也是。”这次大个子赞同了馒头的说法。

  而我则是在琢磨,要不要把之前在那两个地宫里,所遇到的情况跟他们说一说呢?我有意看了珍妮一眼,打了一个眼色。

  珍妮好像没明白,瞪我一眼后,就把头扭过去了,这他娘的,到底要不要说呢?

  正当我琢磨的时候,焦八碰我一下说,“义哥,你想什么呢?”

  “啊?什么...什么都没想啊。”我随口胡编了一句。

  焦八则是很认真的说,“有什么话就明说吧,我知道你心里有事。”这小子的观察力还是那么强悍,一眼就被他给看穿了。

  我板着脸,声音低沉的说,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...我跟珍妮之前遇到一点事情,很奇怪的事情,就是在我们掉下悬崖的时候,所遇到的。”

  我话说道这时候,看了珍妮一眼,她这时在旁边急忙补充了一句,“我们找到了两个地宫,里面还有两具棺木。”

  “什么?地宫?还有棺木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你们俩怎么不早点说呢。”焦八一听这个,顿时就来了精神,但不是那种兴奋,相反是很阴沉,脸色变的很难看。

  珍妮示意我来说,我就从头到尾,用最简单的方式说了一遍,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没落下,两个地宫的建筑,两具空棺木,还有两幅已经被盗走的人物画像等等,除了珍妮被那黑衣人偷袭之外我没说,其他的我全都说了。

  可我不说,不代表珍妮不会说,最后她还是把那黑衣人的事情给抖了出来,不过她并没有说是黑衣人,可能她也不知道是谁,仅仅只是说,她被人给打晕了,是一个不知名的神秘人。

  其他人听完我们俩说的话以后,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,这些事情听起来,确实很让人难以置信,不过他们心里很清楚,这些事情都是真的,这座鬼岛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

  “这事儿真是怪了,两具空棺木,还有两幅画像,那你们知道那画像里的人是谁吗?”焦八摸着下巴,面带疑问的问道。

  “这我哪知道啊,刚才不是说了吗,就知道一个是叫刘千的明朝太监,另一个珍妮说很像巫师,可惜画被人给抢走了,还差点伤了珍妮。”

  一想起之前的事情,我就有一百个疑问,我没亲眼见到偷袭珍妮的人是谁,但按照她的描述,我也只能想到是那个猫眼黑衣人了,除了他以外,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了。

  “那个叫刘千的是不是明朝太监我到不清楚,但你所描述的第二个人,肯定是个巫师了,想必他就是那黑暗术士,这里的一切,大概都是拜他所赐,这个人要是还活着,那可真是我们最大的麻烦了。”常山阴沉着脸说道,目光扫过我们所有人。

  “常山大哥,你确定他是巫师吗?”我很奇怪,焦八都不敢肯定那画里人就完全是巫师,他怎么会那么确定呢?他甚至连画都没见过。

  “我敢肯定,绝对不会错的,他所拿的珠子,应该是用人身所提炼的舍利子,那用人类腿骨做成的禅杖,则是他的法杖,也叫骨杖,是古代时期,邪门术士高手所用的法器,这种人,几乎是与天斗,处处逆天而行,邪恶的厉害。”常山的一席话,又让大家伙开了眼界,就连焦八都不自觉的点头了。

  “会不会就是忠义说的那个神秘老头呢?”珍妮连忙问了一句。

  “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如果那老头真是这个巫师的话,那个叫刘千的大太监,兴许也还活在这个岛上。”焦八说话的同时,目光看向了常山。

  “怎么可能吗?几百年前的人了,早就应该死绝了才对。”大个子有点不相信,不过这事儿换了是谁,谁也不愿意相信,几百年前的人还活着,这简直就是扯蛋。

  “不好说啊,我们所遇到的事情,就他娘没有正常的。”馒头又咒骂了一句,他现在比刚才好转了一些。

  常山冷着脸说,“其实....焦八说的很对,那画里面的人,不是没有活着的可能,按理说,人是不可能长生不死的,可这是在正常的情况下,要是在非正常的情况下,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借助某些东西,也许就可以长生不死,但同时也要遭到天谴,这种逆天的行为,是要受到上天惩罚的。”

  “但那神秘老头不可忽视,他绝对是个可怕的角色,到目前为止,咱们也只看到了他一个,目前来看,应该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,画里的两个人都还活着,而另一种就是,一个活着,另一个消失了。”

  “消失了?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没明白,这消失到底是死了啊,还是失踪了啊?他说的有点太笼统了。

  “意思就是,不是死了,就是失踪了。”焦八阴阳怪气的说道,有点邪恶的感觉。

  常山转着眼珠子说,“这两幅画里的人很重要,只要找到其中一个,那另一个的是死是活也就知道了,还有那个偷袭珍妮的人,他完全可以杀了你们的,可他仅仅只是把画给拿走了,这就是个最大的问题,可我想不通的是,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?那两幅画又说明了什么,这都是问题啊。”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他应该是想隐瞒什么,不想让我们大家知道,其实那两幅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画里的人是谁。”

  焦八分析问题就是很专业啊,两幅画能有什么用啊,最多就是古画,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卖几个钱吗?我还是认为,那个偷袭珍妮的人,就是猫眼黑衣人,这里面一定有个天大的秘密。

  麦老这时突然插口问道,“珍妮,那个偷袭你的人,难道你就没看清他的样子吗?”

  “真的没有,这个人一直蒙着脸,而且他的身形我也没见过,很高大,也很魁梧,但忠义说了,他并不是那个神秘的老头。”珍妮摇头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