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好吧,不管他是谁,这件事情暂时就到此为止吧,现在也没功夫琢磨他了,咱们得先离开这要紧,这些事情过后再说也不迟,忠义,李欣的脚怎么样了?”麦老一看时间耽搁了一会儿,显得有点着急了。

  “比之前强了不少。”

  我帮李欣用石头冷敷了一小段时间后,又用麦老拿来的树枝给她脚踝夹上,再从她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来绑在树枝上,这样基本上就能把她脚踝固定上了,虽然效果不太明显,但起码比没有强啊。

  “那咱们就出发吧,再等下去也没用,怎么都得是跳崖了。”麦老看了看大伙,我和其他人也点头同意了,李欣的脚,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好的,再拖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,还不如早点动身呢。

  当大家伙都准备好后,等站到悬崖边上的时候才发现,每个人之前的豪言壮语早就烟消云散了,站在这悬崖的边上,几乎没有一个人腿不发抖的,就连常山也不例外,都一直在那调整自己的呼吸呢。

  “俺的娘勒,这也忒高了吧?就算下面有河,跳下去也容易直接摔死啊。”大个子望着悬崖下看了一眼,浑身一抖,又赶忙退了回来。

  我第一个开口说,“谁先下去试试?”这活我是真不敢冒险了,心里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啊。

  李欣这傻妞刚要开口的时候,就被我给打断了,“你跟我一起,你脚受伤了,一个人不行。”她的无所畏惧都让我害怕了,这妞,也不管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,还真当自己是女兰博了。

  可我这话问完之后,大家伙谁都不吱声了,就连常山都跟着装死了,焦八更有意思,干脆就后退了一步,冷眼看着我们,也不说话,更不搭腔,连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“常山哥,我看这事儿还得你来啊,想必你心里有数啊。”本以为焦八会低头装死呢,没想到却来了这么一句。

  “这个...焦八啊,其实…我这心里也没底啊,这说起来挺容易,但真到做的时候,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”常山脸色难看的说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,而是用余光看我一眼,他的眼神,仿佛是在告诉我,千万不要硬着头皮上,安静的等待就行。

  这常山也是,刚才我还以为他多厉害呢,还打心眼里佩服他呢,可现在又变得这么怂了,之前那大言不惭的表情都哪去了?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。

  麦老见我们谁都不吭声了,最后还是他说,“那就我先来吧,是生是死,咱们下边见了。”

  他说着话,就往悬崖边迈了一步,珍妮这时候一把拉住他说,“麦老

  ,你...你小心点啊。”我还以为她是要劝他不要下去呢,原来是让他小心点,这万丈深渊的,小心不小心都一样,全靠运气了,运气不好,怎么都是个死。

  麦老点点头,“但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活着,咱们下边见了。”他话说完,纵身就跳下了悬崖。

  我们其他人都站在悬崖的边上往下看着,麦老的身体在空中急速的往下落,黑暗正在一点点吞噬着他,转眼间的功夫他就消失不见了,等了大概能有十几秒钟左右,我也并没有听到他落水的声音。

  按理说,这里这么安静,麦老从这么高掉落下去,如果下面真有水的话,应该是有落水声音才对的,可这怎么什么声音都没有呢?

  “你们有没有听到他落水的声音?”我扭头看着其他人问道。

  大家伙全都摇摇头,常山皱着眉头说,“奇怪了,我也没听到啊,确实没有落水的声音。”

  “啊?那完了,那下面是不是没有水啊?那麦老岂不是直接摔死了啊?”大个子又是一惊一乍的,搞的大家伙都跟着紧张了。

  “你白痴啊,要是直接摔死的话,那声音岂不是更大了,没有声音,不代表是坏事儿,可能是上下距离太大,声音传不到上面。”焦八很冷静的说着,大个子的脸色通红,也感觉自己说的话有点不靠谱了。

  “那俺们现在怎么办啊?还要不要跳下去?”大个子再次问道,

  “不跳也不行啊,已经没别的办法了,都跟紧脚步吧。”常山话说到这的时候,突然间,他人快速的启动,还没等我们任何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冲下悬崖了。

  等我们大家伙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早就已经下去了,转眼间的功夫,他也消失在了黑暗的悬崖里,依旧没有任何的声音,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。

  “我靠,他这速度也忒快了吧,连招呼都不打就下去了。”我是真没想到,常山说跳就跳,之前还唯唯诺诺的呢,这突然间人就飞身下去了,他真是个怪人。

  “去他妈的,我也不等了,咱们下面见吧。”

  馒头话说完,也纵身跳了下去,不过在他跳下去的那一瞬间,别的声音没有,他的喊叫声到是震天响啊,那喊叫声一路从上面坠落到下面。

  声音是越来越小,但始终能听到,直到他人消失不见了,他的喊叫声才彻底听不到了,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。

  馒头前脚刚下去,后脚顺子就说,“义哥,老八,我也下去了,祝我好运吧。”

  我刚要说‘祝你好运’时,可话还没等我说出口呢,就见顺子大吼一声,翻身就跳下了悬崖,他跟馒头一样,都是从高空一路喊叫着坠落下去的,其实这是人的一个通病,再极度的恐惧中,尤其是从高空坠落的时候,都会不自觉的喊叫出声,这也是一种减压,释放恐惧的行为。

  等顺子彻底消失后,大个子也来劲了,“去他娘的嘞,俺也拼了,兄弟们再见了。”大个子说完这句再见后,也直接飞身下去了,依旧是一路喊叫着坠落,直到声音最后消失掉了。

  从馒头跳下去开始,再到大个子飞下去,这一切的发生,顶多就是半分多钟的事儿,速度快的我都不敢想象,这帮人真是疯狂啊,要么谁也不动,要动就是一个连着一个。

  我和焦八对视了一眼,他无奈的笑笑说,“这帮小子,脾气还挺爆呢,说跳就跳,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啊。”

  他这话刚说完,我一把就抓住了他,焦八看我一眼,“干嘛啊义哥?”

  “我怕你也不吱一声就跳下去,老八,有个事儿我必须得跟你说。”

  我看着他,很认真的说道,我不知道下面是个什么情况,更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活着,所以这事儿我必须得跟他交代一下,万一我要是死了,这事儿岂不是就没人知道了吗。

  “说吧,什么事儿?”焦八一看我这表情就知道,事情肯定很重要。

  我把他拽到一边,在他耳边轻声说,“偷袭珍妮,并且把画抢走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猫眼黑衣人。”

  我的话说完后,焦八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吃惊,反而是不屑一顾的说,“呵呵,就这个事儿?没别的了?”

  “没了,难道这还不重要吗?”我有点莫名其妙了,这还不叫重要啊。

  焦八脸色一变,也在我耳边说,“我早就想到会是他了,而且,这猫眼黑衣人是谁,我心里多少也有点撇了。”焦八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都在放光。

  “是谁啊?”我听完他的话后,心跳也在加速,这可是一个大发现啊,焦八能这么说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焦八紧锁眉头,撇着嘴说,“暂时还不能告诉你,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,多少还差那么一点,如果我们能活着离开这的话,我再说也不迟。”

  “靠,你他娘搞什么飞机啊,那万一要是死了呢,岂不是白忙活了。”这个孙子,都这时候了还玩高深莫测呢,我要是死了都不知道那猫眼黑衣人是谁,那真是太窝囊了。

  “不是说了吗,现在时机不成熟,推断也是需要全面的,义哥啊,一定要活着,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,我先走了。”

  焦八话说完,猛然间一个纵身,还没等我说话呢,他直接就跳下了悬崖,“义哥....咱们下面见了....”这是在焦八在跳崖以后,最后喊出的一句话。

  我就知道,他也得这么飞下去,焦八的性格,我多少也了解一点,他是在酝酿自己的状态呢,等抛开一切杂念后,他就该动身了。

  我很无奈的叹了口气,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,珍妮看着我问道,“你跟焦八在低估什么呢?偷偷摸摸的。”

  “没什么,叙叙旧而已,怕再也见不到了,珍妮,你也动身吧,我和李欣来殿后。”我目光柔和的看着她,其实我有很多话要跟她说,只是这话到嘴边,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了,真怕再也见不到她了啊。

  “珍妮,咱们下面见了。”李欣坐在旁边,看着珍妮说道。

  珍妮木讷的点点头,她走到了悬崖的边上,站在悬崖边足有几分钟了,也没敢动弹,虽然她身体没哆嗦,可我能看得出来,她是害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