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这个石人身披铠甲,手拿大刀,张着大嘴,面部狰狞的表情似乎极度愤怒,最主要的是,他摆出了一个向前刺杀的动作,他脚下呈弓步,手中的大刀向前刺去,并且在它这把石剑上,居然还挂着一具尸骨,这是最让人琢磨不透的。

  “这石像好逼真啊,你们谁能看出来,这石像人代表着哪个朝代?”我感觉有点像是明朝官兵,清兵的服饰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但明朝就不行。

  “这是明朝的武将官服,这个石像人,应该是代表着明朝的武将。”珍妮扭头看着我说道。

  我相信她的判断,居然是明朝武将,可究竟是什么意思呢?

  这时候,李欣突然又在附近喊道,“忠义,你快来这看看。”

  我们又赶紧往李欣的方向赶过去,等跑过去后,我又是一惊,这里居然也有一座石像,并且也是一个石像人,几乎跟之前的石像是一样的,都是身穿铠甲,手拿大刀,面部狰狞可怕,并且也张着个大嘴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

  唯独不同的就是动作,这个石人是单膝跪在地上,手里的大刀是由上到下直接扎了下去,并且在他的大刀下面,也有一具清兵的尸骨,看样子就好像是死在了它的石刀下一般,让人很是费解。

  “这两个石人都好怪异啊,每个人的刀下都有尸骨,会不会是他们杀死的这些清兵啊?”大个子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。

  可馒头立马嘲讽的骂道,“你白痴啊?他妈的石像可能杀人吗?真是一脑袋浆糊,要我看啊,这就是在做做样子罢了,吓唬人的。”

  大个子被馒头说的不敢吱声了,可能也感觉自己刚才说的话挺幼稚的。

  “忠义,你认为呢?”李欣轻声的问我一句。

  “不知道,看不明白。”这些石像为什么会摆放在这里,它们仅仅是摆设还是什么,我根本就毫无头绪。

  “义哥,这里也有石像。”顺子又在附近喊到。

  我们几个一听,又赶忙往他那边跑去,等我们过去以后才发现,在这地宫的中间地方,有好几座石像,这些石像的雕刻都是明朝的武将,并且每个石像的造型都不同。

  但有一点又相同,全都是摆出杀敌的动作,有的挥刀,有的拔剑,形象如此的逼真,并且在每一具石像的周围,都有大量的清兵尸骨,这些石像,到底有什么用意呢?

  “义哥,我发现这些石像有问题。”顺子在我耳边嘀咕了一句。

  “问题?什么问题?”我扭头看他一眼,我也知道这石像有问题,可我根本看不出来问题在哪。

  “你看他们的脸上,是不是少东西。”顺子用手指着石像的脸说道。

  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,但还是照做了,我用手电仔细看了看,猛的一惊,这石像居然是闭着眼睛的,如此逼真的石像,怎么会在这关键地方出差错呢?

  就算是雕刻者忘记了刻画眼睛,最多也就是没有,可它也不应该是闭着眼睛的啊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。

  我赶忙又去看其他几个石像,果然如出一辙,其他几个石像也都是闭着眼睛的,这问题可就大了,这一个石像出错可以,算是手误了,可这些石像全部都是闭着眼睛的,并且表情又这么狰狞,这也太奇怪了吧。

  “义哥,你看这些石像的位置,摆放的也太乱了吧,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。”顺子这一句话又提醒了我。

  这些石像摆放的位置简直乱到家了,东一个西一个的不说,距离也是有近有远,没有一点规矩可言,如果真是地宫的摆设,起码也应该像兵马俑一样,都是排列整齐的才对啊,这才是一个封建王朝应该存在的标准,反之现在这样,根本就不符合逻辑吗。

  “不行,我得去找焦八他们问问,你们在这等我。”我跟顺子交代一声,快步往前走去。

  可我刚走没几步的时候,就看到麦老他们三个人正往我们这边赶呢,“忠义,怎么样?你们那边发现了什么?”麦老看我过来了,赶紧迎上来问我。

  我手往后一指说,“发现了几个明朝武将的石像…”我简单的说了一下石像的特征,还有顺子刚才发现的事情。

  “又是石像,我们那边也是,大概能有五六个之多,也都是明朝的武将,和你所说的特征完全一样,闭着眼睛,摆出不同的刺杀姿态。”麦老脸色沉重的说道,看来这事情不简单啊。

  常山摸着下巴说,“这石像太怪异了,大家伙还是小心一点好。”

  “先不管这些石像,找到路了吗?”这个才是最重要的,我在这地宫里转了快半圈了,也没发现一个出口。

  三个人同时摇头,一脸的无奈相,看来是没找到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突然间地宫里的四周窜起了火苗,转瞬间的功夫,这地宫四周的火苗就全亮了起来,跟之前我见到的火光是一样的,也是蓝色的火焰,围着四周石壁的顶端,点亮了一圈,蓝色的火光,不敢说把整个地宫都能照亮,但起码这地宫里的情况能一目了然了。

  我们几个人这一刻都愣住了,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怎么突然间这地宫就亮了呢,然后我们四处看看,这才发现,整个地宫里,这种明朝武将的石像,只有十个,剩下的就全是清兵的尸骨了。

  “义哥,麦老,你们快过来看看,那边的石壁上,又有刻画了。”顺子这时候急忙跑了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低喊道。

  又有雕刻的画?我们几个对视一眼,我问顺子,“这地宫的火光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是珍妮点亮的,我也不知道她碰到哪了。”顺子解释了一句,这妞的运气还挺好呢,总能找到机关所在的位置。

  “走忠义,咱们赶紧过去看看。”麦老招呼一声,我们随着顺子一路往地宫的最里面走去。

  珍妮和李欣他们正围着石壁看呢,离老远我就看到大个子和馒头两人不知道再吵吵什么呢,两个人争的是面红耳赤的。

  “你们吵吵什么呢?就不能安分一会儿吗?”麦老走过去,把两个人给拉开了。

  “我们没吵,就是再说这石壁上的刻画呢。”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  我没管他俩,目光一直在盯着石壁,这面石壁上几乎刻满了画像,我仔细看了一下,上面刻画的是一群人再和一群好像鬼怪一样的生物在厮杀,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,但肯定不是人类,所以只能想到鬼怪了,最后就是人类取得了胜利,这些鬼怪全被杀掉了,整个石壁的刻画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“这幅画究竟是什么意思呢?那些东西是什么,鬼怪吗?”我扭头看着麦老问道。

  这时候大个子说,“我看像鬼。”

  馒头立马就反驳他,“那是你脑子有病,哪有那么多鬼给你杀。”估计他俩刚才就是因为这个在争吵。

  “这幅画应该是有用意的,你们仔细看,画里面的人物,是不是跟那些石像人很像。”李欣不冷不热的说道。

 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,还真是,虽然人物刻画的比较小,但仔细看还是能发现的,都是穿着明朝武将的衣服。

  “那他们在杀什么啊?这东西刻画的不人不鬼,你们谁知道是什么?”珍妮是一脸的问号,想必琢磨老半天了,也没琢磨明白。

  可我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,这画里面的明朝武将,正好是十个人,这不就刚好和那些石像的人数相等了吗,这又说明了什么?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。

  这画里面的武将是在刺杀鬼怪,而我们所在的地宫里又是遍地尸骨,难道说…这画里面的鬼怪就是那些死去的清兵吗?

  我反复思考了一下,觉得应该不是这样,这画里面的鬼怪可能仅仅只是一个代表,它代表着闯入地宫的人,是刻画者有意把这些人刻画成鬼怪的样子。

  这是一种反向的比喻,把擅自闯进地宫者,比喻成黑暗的人,丑陋的人,所以才刻画的跟鬼怪一样,这样一想,就感觉合理多了。

  可我们同时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险,这幅画很明显是在告诉我们,凡是闯入地宫者,都得被杀死,可我们会被谁杀死呢?难道会是....那些石像吗…

  “忠义,你发什么愣呢?”李欣碰了我一下,我才回过神来。

  我赶紧把我刚才所想的一切都说了出来,当我话说完后,焦八面色严峻的说,“没错,义哥说的很在理,这幅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我也看出来这些问题了,想必杀死这些清兵的人,就是这十个石像人。”

  “焦八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这石像怎么可能会杀人呢。”馒头翻着白眼说道,其他人多少也无法接受。

  焦八也没急,只是很随意的说了一句,“那你就当我没说吧。”

  “行了,是不是跟我们也没关系,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入口,其他的都放一边。”麦老立马下了决定,我们又分散开四处寻找入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