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我们三个人排成一排,我打头阵,一路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去,在走路的时候,我都很注意脚下,目地是看看有没有留下的足迹。

  要是麦老他们都从这里走过的话,这么多人,应该是会留下足迹才对的,可是地面很平整,根本没有任何足迹,搞不好真就是走散了,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这条通道并不长,也没有任何的机关,一路都很顺畅,我们走了不到五分钟的路程,就已经到头了,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,是一道破旧的红色木门,并且不是因为它的破损严重才破旧,而是因为时间长,灰尘比较太多。

  这木门是两扇的,每一扇木门的中间都有一个狮子形状的环形把手,这红色的木门显得很威严,但同样也很邪性,因为红色的木门实在太炸眼了,并且整个木门上都镶满了大铜钉子,在这山洞里,显得有点格格不入。

  “这里居然会有木门?”珍妮看着面前的木门说道。

  “有什么稀奇的,这鬼地方别说木门了,就算有航空母舰我都不意外。”我真一点都没惊讶,只是不知道这木门的后面又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  “俺看也是,这木门的颜色挺邪性啊,血红血红的。”大个子用手摸了一下木门,扭头看着我说道。

  “恩,还是小心点好,把门打开,咱们进去看看有什么。”

  我用手抓住一边的把手,大个子在另一边抓着,我示意珍妮往后退,退到十米开外,谁知道这木门里有什么鬼东西呢,等她走远后,我向大个子说,“开门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同时发力,这木门很沉,我和大个子两人一点一点的把木门给打开了,当木门刚打开的时候,居然从里面飞出来一堆小蛾子。

  当时还给我吓一跳,我还以为又是那些恶心的怪蛾呢,但还好不是,这就是一些普通的飞蛾,很快就飞走不见了。

  等木门全打开后,我和大个子两人站在旁边,手里的潜水刀都准备好了,精神也处于高度的戒备当中,可等了好几分钟,也没见有什么东西出来。

  “行了都出来吧,我看那里面没什么东西的。”珍妮说着话,就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
  我和大个子两人从木门后走了出来,“还是小心点好,走吧,进去看看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统一拿出荧光棒来,三个荧光棒的光亮,应该还是够用的,等走到里面以后我们才发现,这里面的空间并不大,就跟一间教室的大小差不多,除了我们对面有一个高大的墓碑以外,周围其他地方什么都没有,空荡荡的。

  这块墓碑正对着大门,高度足有三米,宽度也得一米多,是我见过墓碑中最大的一个,我们三个人走到这墓碑的跟前。

  这墓碑的颜色呈米白色,很厚,起码得有二十公分的厚度,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,但这些文字我没有一个能看懂的,并不是什么繁体字,而是这文字根本就不是汉字,全是如小波浪一样长短不一的文字。

  大个子感概着说,“娘嘞,好大的墓碑啊,看来这里还真有墓穴啊?”

  我看着墓碑上的文字说,“这写的他妈什么字啊?我一个也不认识?”

  大个子仔细看了看说,“这...这他娘是哪国的鸟语啊?咋看着跟现在的阿拉伯文差不多?”

  “你懂阿拉伯文?”我惊讶的看着大个子说道。

  大个子傻笑着说,“拉倒吧,俺可不懂,俺就看着像,钩钩圈圈的。”

  珍妮盯着墓碑上的文字说,“这个...好像是...古代的波斯文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波斯文?”这种文字我只在电影里面听说过,但现实中我根本就没见过。

  “恩,没错的,绝对是波斯文。”珍妮一脸的认真,并不像是玩笑话。

  “你懂波斯文吗?能看明白这墓碑上面写的是什么吗?”我问道。

  “懂一点点,但具体写的是什么,我看不明白。”珍妮很无奈的摇头说道。

  “你就看看这墓碑到底是谁的?”这个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年轻人。”

  “谁?”突然,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在我右边响起,我猛的转过身去。

  珍妮和大个子也被这一声吓一哆嗦,在我们右边的一个黑暗角落里,我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影在那。

  “谁在哪?给我出来。”我壮着胆子,低吼了一句。

  那人影慢步的向我们走了过来,当他距离我只有几米远的时候才停了下来,借着荧光棒的光亮,我终于看清他是谁了,居然是那个干瘪的神秘老头。

  他还是那身装扮,依旧是披头散发的,脸上仍然用一块黑布遮挡着,只露出两只眼睛,他那弯曲的身体,就向一个快病入膏肓的老人一样,我就知道,他一定会来找我的。

  “原来是你。”这一刻我谈不上很兴奋,却多少有些害怕,每次面对这老家伙,我都有点胆儿凸。

  “老家伙,你少他娘装神弄鬼的,信不信俺现在就劈了你。”大个子拔出刀来大吼一句,这就要往前冲了。

  我赶忙伸手拦住他,“别冲动,冷静点。”他过去了恐怕也是送死,最主要的是我需要找这老头了解点情况。

  珍妮在后面把大个子拉了回去,向他摇摇头,大个子虽然没动地方,可手里的刀依旧没放下。

  “你想干嘛?”我盯着面前的老头问道。

  “老夫不是警告过你,让你离开这里吗,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,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那老头沙哑的声音让人听着都胆寒,我就从来没听过有这么沙哑的声音,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嗓子。

  “离开?呵呵,要不是你把那些该死的红虫子放了出来,我们早就离开了,害死了我们两个同伴不说,还逼的我们一路走到这里,现在你又让我们离开,你开玩笑呢啊。”

  我冷眼盯着他,其实我心里很清楚,他并不想杀了我们,要是真想杀我们的话,他也不会跟我费口舌了。

  “哎…年轻人,如果老夫真想杀你的话,你早就死在摄魂草之下了,老夫又何必出手救你呢?”这老头叹口气,慢步的往我们侧面走了两步说道。

  “果然是你救了我,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其实我早就想到,当时那奇怪的声音,就是他吹响的,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救我。

  “呵呵,老夫生平杀人无数,之所以会救你,只是不想看你被奸人所利用,还蒙蔽在鼓里不知真相呢。”这老头斜眼看着我,说话的声音也提高了一点。

  “死老鬼,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?你个老不死的,俺看这一切都是你捣的鬼。”大个子用拿刀的手指着他大骂一句。

  那老头盯着大个子,语气里带着杀气说,“年轻人,你连续辱骂老夫两次,这两次老夫不与你计较,但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,老夫必要了你的狗命。”

  “你…”大个子还想开骂,当时被我立马给打断了,“你闭嘴,珍妮你看好他,别让他在再多嘴了。”我真怕这老头一发飙会杀了他,我心里很清楚,他已经发怒了。

  “你想让我相信你的话,起码得让我知道你是谁吧?”我目光紧盯着他,感觉事情的真相,已经离我不远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老夫也就没必要再隐瞒了,其实....你已经见过老夫了。”这老头说着话的功夫,就慢慢的把脸上的黑布拿了下来。

  而我的心跳也在不停的加速,等他把黑布拿下来以后,我这才看清楚他是谁,虽然他脸上布满了皱纹,看起来就像一个快死的老人一般,可我还是能一眼就分辨出来,他居然就是那画中的巫师。

  在绿色的荧光棒下,他的脸显得如此的可怕,又如此的邪恶,我身体顿时一震,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。

  “天呐忠义,他…他居然是那画中的巫师。”珍妮也看出来了,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身体都有些颤抖了。

  “没错,老夫正是那画中人之一。”他的脸苍老的太厉害了,皱纹就跟用刀刻上去的一样,我还从来没见过人会衰老成这样,简直太可怕了,就如同魔鬼的脸一般。

  我顿时有点哆嗦了,不过还强挺着问道,“真的是你,你果然还活着,你在这个岛上呆多少年了?”

  这老头摸摸自己的胡须,“多少年?呵呵....好多年了,老夫已经记不清了,也许...会有几百年了吧。”

  几百年?难道说....他真的是从明朝活到现在的人吗?听完这老头的话后,我们三个人都有点傻眼了,彼此相互看看,尤其是大个子,这会儿早就不像之前那么得瑟了。

  其实我之前有想过他可能会活到现在,但当我真知道的时候,还是有些震惊的,这就证明焦八说的话没错,那个人参果,真就可以使人长生不死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是吃了人参果,才会从明朝一直活到现在吧?”我还是大胆的问了他一句,这件事情,我必须得弄明白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