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不行,放弃绝对不行,焦八,既然我找你来了,你就得给我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情。”珍妮冷着脸,看来想扔掉这艘沉船,那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
  焦八一脸无奈的说,“大姐啊,我能有什么办法啊,那鬼东西我都没接触过,你让我怎么对付她啊?”

  这会儿我突然想起来说,“老八,如果我们不去碰那棺材呢?干脆直接下海把沉船打捞上来得了,那棺材里愿意有啥就有啥,咱不碰就是了,你说可行吗?”

  “这个....应该能行吧?”焦八这次说话明显没底气,看来他对这魔虫尸真是一知半解的。

  麦老突然说,“行不行都得这样了,那棺材暂时先不要动,等把沉船打捞上来了,再打开也不迟。”

 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,“什么时候下去打捞?”我问道。

  “明天下午吧,晚上大家休息休息,焦八,明天你也得跟我们下海。”麦老直接拍板定案了。

  焦八一脸无奈的说,“啊?我也得去啊?”

  “废话,你他妈不去能行吗。”我给这孙子一脑瓢,随后我们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舱。

  我们几个回到休息仓后,顺子躺下准备睡觉了,焦八则是出去了,这孙子又不知道跑哪得瑟去了。

  刚子脸色很沉闷的问我,“义哥,你说....明天打捞会不会出啥事儿呢?”

  我勉强笑了一下说,“应该不会,哪那么容易出事儿啊。”

  “可我咋一听完焦八说的那个魔虫尸后,这心里紧张的要命,总感觉那女人的面目就出现在我眼前,我这他妈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。”刚子的外表很爷们,绝对的爷们,几次下海他都是打头阵的,可没想到,这小子居然也害怕了。

  顺子一听这话,一个机灵也爬起来说,“是啊义哥,自从出海以来,就没安生过,现在我一想起黑子的死,心里都哆嗦。”

  我拍拍他俩肩膀说,“行了行了,别杞人忧天了,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吓人,焦八那孙子就爱整事儿,别听他瞎白话,没那么恐怖啊,赶紧睡觉吧,明儿还得干活呢。”没等他俩说话呢,我就先趟下了,其实我心里比谁都哆嗦,可我要不怎么说,这队伍还怎么带啊,没办法,硬着他妈头皮上吧。

  夜晚,恶梦连连,棺木里的女尸几次出现在我的梦里,我居然还看到她睁着眼睛对我微笑,可转瞬间,她就变成了一副狰狞的面孔,在梦里,我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可我就是醒不了,无论我怎么挣扎,我都走不出这个梦境。

  我梦到我们几个人再次下海,当我们打算把那棺材运到海面上的时候,棺材盖突然炸开了,那女尸如鬼魅一般的屠杀着我们,整个海底一片**,我发疯的想逃离这里,可无论我怎么游,都始终见不到海面,氧气越来越少,我放佛要窒息死亡了一般。

  “义哥义哥,义哥你怎么了?”我在临死的时候,放佛听到有人再喊我的名字。

  “啊~~”我大叫一声,终于醒了过来,我猛的坐起身子,我发现我浑身已经被汗水给打透了,可及时这样,我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,冷,很冷,是那种从心里往外的冷。

  顺子坐在我的床边,一脸担心的问道,“义哥你没事吧?大半夜的我就看你浑身在那发抖,怎么了?是不是生病了?”

  我想刚才应该是他把我喊醒的,我摇晃着脑袋说,“没...没什么,你去睡觉吧,做个恶梦而已。”

  顺子点点头说,“没事就好,有事儿喊我。”顺子转身有去睡下了。

  可是我这一夜,却再怎么也睡不着了,不是我不想睡,而是我不敢睡了,梦里的一切,太真实了,我躺在床上,只好稀里糊涂的休息着....

  第二天下午,我们开始准备打捞这艘沉船了,麦老全面指挥,我们把浮桶一个一个排好放进海里,大概能有八到十个,浮桶下海后,我们把浮桶里面灌满海水,这样浮桶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沉了下去。

  焦八和其他水手换上了潜水衣,这次必须全员出动了,我们把钢丝绳和绳扣全都接好,这就准备下水了,太阳已经落山了,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,可深水下肯定又是一片漆黑,麦老突然说了一句,“但愿能顺利的打捞上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我很纳闷的问了一句。

  焦八活动着身子说,“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,走了。”话说完,他纵身就跳进了海里,这孙子,到啥时候都不忘耍帅,我们也紧随其后,一路往水下前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