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抱歉久等了。



  最里面的空间,稍微要狭窄一些了,两侧周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物品,只有一些古代的兵器,这些兵器很普通,都是一些最常见的刀枪棍棒,也没有什么宝刀御剑之类的。

  当我们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,我隐约好像又看到石壁上有一幅画,是很大的一幅画,我和珍妮对视一眼,我们俩赶紧快步跑了过去,“你们俩慢点,急什么。”麦老在后面喊了一句。

  我们俩人也没理他,一路向前跑去,等到了跟前才看到,这石壁上还真就挂着一幅画,这是一幅两米多高的画,依旧是一幅男人的画像。

  “我的天呐,又是一幅画像?”珍妮吃惊的看我一眼。

  “是啊,似乎每一个地宫里,都得有这么一幅画像,想必这幅画里的人,就是这大山的墓主了。”我抬头看着眼前的画像说道。

  这时候,麦老和其他人也赶了过来,对呈现在他们眼前的这幅画,每个人都决口称赞,这幅画里的男人,依然是栩栩如生,惟妙惟肖,就跟活生生的人一样。

  这画像里面的男人看着很威武,如果这幅画,也是按照真人比划大小画的,那这幅画里面的男人,也实在是太高了,他起码得有两米左右。

  这男人脸型稍长,但是却棱角分明,鼻子很高挺,浓眉,描画的一双眼睛也是炯炯有神,但最主要的是,他的眼睛居然是呈琥珀色的,这还真是挺少见的,起码前两幅画像里是没有的。

  他头上戴着明朝时期的官帽,身穿蓝色的蟒袍,那金黄色的龙蟒,盘踞在整件蟒袍上,他昂首挺胸的目视前方,左手握着一把佩剑,右手很自然的背在身后,一搭眼看就知道,此人肯定是位高权重,想必当年也是个非常有地位的人物。

  在这幅画右面的最下端,依然还有一行字,但具体写的是什么我肯定不知道了,只知道这就是珍妮之前说过的波斯文,因为这字体,和之前那大墓碑上的字体是一样的。

  常山看着画中的男人,不动声色的来了一句,“此人居然是...色目人。”

  “色目人?什么意思?”我没明白,扭头看他一眼。

  “是蒙古帝国当时对外国人的一种的称呼,当年蒙古人野心勃勃,四处侵略,在他们统治中原的时候,就用周边一些小国的人来管理汉人,当时汉人的地位也是最卑微的。”

  “因为眼睛的颜色与汉人和蒙古人不同,所以才被称之为色目人,画中男人的眼睛更接近于黄色,看样子这是有意画上去的,所以很明显,他就是色目人。”常山伸手指着石壁上的画像说道。

  “那么....这个人会是谁呢?”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要是我没说错的话,这画里的男人,应该就是郑和。”焦八很平静的说了一句。

  不过他这话一说完,大家伙全都愣住了,珍妮第一个开口说,“焦八,你可别信口开河啊,你怎么知道这画里男人一定是郑和呢。”这一说到她家祖先,她还有点不高兴了。

  “很简单,种种迹象都表明,这画里面的男人,就是郑和,先不说这幅画,就单说这地宫的建筑吧,从第一层开始,石壁上所画的就是郑和当年航海时所留下的足迹。”

  “而第二个地宫,则是明朝的武将石像,大家也都经历过了,险些就要了咱们的命,那些武将就是这最后一层地宫的守护者,目地,就是防止有人进入郑和的陵墓。”

  “现在这个地宫更是明显,两艘石船,再加上这幅画,还不是最好的证明吗?那石船很明显,就是按照明朝前期的出海船只所打造的,而这幅画里面的男人,先不说他身穿蟒袍和手拿佩剑,单说这幅画,它应该就是按照真人比例来完成的。”

  “最重要两点,他身高两米以上,而且还是色目人,这两点跟郑和完全相符,历史上的郑和,他就是身高两米以上,并且还是色目人。”

  “再有,我们从出海到现在,所用的航航海图,不就是郑和所流传下来的吗,还有现在所处的这个小岛,也是郑和早期所发现的。”

  “当年郑和到底死在哪了,我们谁也不知道,所以按照以上这些来分析,我可以很肯定的说,这里就是郑和的陵墓,也就是我们第二站的目的地,算是真正找到了。”焦八不冷不热的说道,可语气却不容人反对,当然了,他说的这些话也很在理。

  当焦八的话说完后,大家伙并没有过激的反应,也没人说焦八的话离谱,看来其他人心里多少也认可了焦八的说法,可能他们也怀疑过,但是碍于没有证据,一时还没办法反驳焦八。

  我深吸一口气说,“我认为焦八说的对,这里应该就是郑和的陵墓,珍妮,还记得之前那老头说过的话吧,虽然他没明说那位大人是谁,但你我都能听明白,那就是在说郑和呢。”

  “而且不光你我这么想,常山大哥和麦老,不也这么想过吗?而这座小岛,不就是被郑和所发现的吗?要是他死后埋葬在这里,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。”

  “对对对,俺到不晓得他家大人是谁,但那老家伙确实是这么说过。”大个子符合了我一句。

  “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这样,那老头确实是说过这话,再结合刚才焦八所说的事情,还真就让我无话可说了。”珍妮撇撇嘴,表示承认了焦八的说法。

  “我刚才仔细想了一下,确实如此啊,自从忠义说过以后,我也感觉那位大人就是郑和,只是一直没感表明,现在一切都摆在面前了,这就是事实胜于雄辩啊,焦八和忠义说的没错,想必这里就是郑和的陵墓了。”麦老最后也开口了,这么多证据都摆出来了,没办法让人不相信。

  常山这会儿突然说,“其实还有一点也可以证明,你们看,在这幅画的右下角,已经写的很清楚了。”

  “这写的是什么啊?好像不是汉字啊?”李欣看他一眼问道。

  “是古代的波斯文,常山,你懂波斯文?”珍妮有点吃惊。

  常山摇头说,“只懂一点点,别的我没看明白,但最后写的是什么,我到是认识,翻译过来应该是马和两个字。”

  大个子咧嘴说,“啥?马和?不是郑和吗?”

  “马和就是郑和,是一样的。”我随口说道。

  “这么说来,郑和真有可能是波斯人的后裔了?”焦八看我一眼。

  “也许是这样,这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了,咱们现在就差打开棺木了,只要里面的尸体和画中人一致,那就肯定没问题了。”我扫视众人一眼说道。

  “那还等啥啊?俺们现在就过去开棺吧。”大个子蠢蠢欲动的说道。

  我看麦老一眼,毕竟他是属于‘领导者’,“走吧,是时候该打开棺木了。”麦老头一甩说道。

  我们一行人又重新回到铜棺的跟前,麦老开口说,“珍妮,李欣,顺子,常山,你们几个离远一点,到下面去,其他人留下跟我开棺。”

  顺子有点不乐意的说,“我不同意,麦老我要留下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少得了我呢。”

  “顺子,听麦老的,你跟常山大哥照顾好珍妮她俩,别废话了。”我瞪着眼睛说道,他应该不会顶撞我的。

  顺子也瞪着我,虽然他没说话,但我看得出他对我很不满。

  常山拉他一把说,“顺子,听忠义的,这也是为了你好。”最后还是常山把他给拉走了。

  珍妮最后嘱咐我们一句,“大家小心一点。”

  等他们几个都下去了以后,麦老示意我们开棺,这铜棺并没有钉子,看样子棺盖就是直接盖上去的,我们四个人前后左右扶好棺盖,这铜棺摸上去冰凉冰凉的,几乎就跟冰块差不多,拔的我手掌都快木了。

  麦老看我们都准备好了,随后低吼一声,“开棺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我们四个人就开始同时发力,每个人都憋足了一股劲儿啊,这大铜棺盖实在是太沉了,要比之前的沉船棺木沉上几倍之多。

  我们四个大老爷们,几乎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在连续几次的情况下,才勉勉强强将这大铜棺盖给抬下去,这次我们并没有直接将棺盖推翻在地,而是先抬起来,然后在慢慢的放在了地上,这也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了。

  可等我们打开棺盖以后才发现,首先摆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一具尸体,而是一块大红布,这大红布直接将整个尸体从头到脚都给盖住了,一丝都不露在外面,红布是顶着棺木铺开的,只能看到红布里有个人形。

  “这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扭头看焦八一眼问道。

  焦八轻轻的摇头说,“我也不太清楚,尸体上盖着红布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麦老你见过吗?”

  “连你都没见过,我更不可能见过了,看这样子,应该是有什么用意吧?”麦老随口说了一句。

  “怎么样?发现什么了吗?”珍妮在下边问道。

  “你们先别动,呆在下面。”珍妮他们刚要动身,就被麦老给制止了。

  这块红布确实挺诡异的,就算是盖在身上,也不至于把脑袋也给盖住啊,我们四个人谁也没敢轻举妄动,彼此看看对方,都拿不定主意,毕竟这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可最后大个子实在忍不住了,“他娘的嘞,不就是块红布吗?至于吗?你们咋都这表情,俺就不信它能怎样。”大个子话音刚放,伸手就去掀红布。

  “别动那布。”焦八刚要阻止他,可还是晚了一步,大个子一把就将那红布给掀了下去,他这一掀开不要紧,里面顿时冒出一股黑烟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