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忠义,发现什么了吗?”麦老有点着急了。
  “还没有,我再翻呢,你们再坚持一下。”我一边翻查一边说。
  “快点啊兄弟,俺快坚持不住了。”大个子扯个脖子低吼道。
  “义哥,这尸体越来越沉了,你抓紧点,我们要托不住了。”顺子憋着嗓子发出声音。
  “我正在找,马上就行了。”我也发现了,这尸体居然越来越沉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啊。

  当我掀开下面地第五层被子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样东西,顿时眼前一亮,这是一个类似卷起的图纸,“找到了。”我激动的赶紧把东西拿了出来,又迅速的把每层被子给铺好,“行了,你们放下吧,轻点。”
  麦老他们赶紧把尸体轻轻的放了下来,“你再慢一点啊,我们就托不住了。”麦老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道。
  “哎呀妈呀,累死俺了,这尸体咋这么沉呢.....哇操,这尸体咋还睁着眼睛呢。”就在我刚准备看看手里的东西时,大个子最后的一声惊呼,吓了我们一大跳。
  我抬眼一看,这焦黑的尸体果然睁着眼睛呢,并且眼睛还闪着悠悠的绿光,这绿光就跟那黑暗中野兽的眼睛差不多,让人毛骨悚然的。
  这一幕顿时吓的我汗毛竖立,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一步,其他人看到这场景,也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,全都下意识的往后退步。
  “我的天啊,这...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珍妮用颤抖的声音问道。
  焦八盯着棺木,脸色阴沉的说,“恐怕要有变动,大家随即应变,小心周围的一切。”
  焦八话音刚放,棺木的四周就开始慢慢的升起一股黑气,这黑气围绕着棺木越积越多,这个场景看起来有点熟悉,跟之前从明代沉船里打捞上来的魔虫女尸很像,难道又要尸变不成?这可麻烦大了。
  突然间,周围开始发生了变化,原来还是明亮的地宫,现在却变得阴暗了,“俺的娘勒,你…你们快看上面…”大个子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。
  我猛的抬头往上看去,顿时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,我简直不敢相信,在我们头顶的最上方,居然有一大片的黑气,这黑气正在一点一点扩散,很快就要笼罩住整个空间了。
  它就跟那乌云一样,在我们头顶的上方来回翻滚,原本这是一个封闭的地宫,可这里面居然也刮起了冷风,这冷风打在身上就跟刀子一样,能直接穿透我们的潜水衣直达骨髓,冷的我们全都抱着膀子在瑟瑟发抖。
  “糟了,恐怕要尸变啊,这次麻烦大了,这可不是一般的尸体,我想不到能用什么办法来对付它。”焦八看着头顶上的黑雾,一脸阴沉的说道,他说话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不知所措。
  “怎么办?麦老我们现在怎么办啊?”珍妮一把抓住麦老的胳膊,脸色惨白的问道。
  “逃,快逃,赶紧找出路,快。”麦老也失去了以往的冷静。
  可现在去哪找出路啊?整个地宫几乎都检查过了,全部都是封死的,哪里有什么出路啊,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退回去,可退回去了还是死路一条,这该怎么办呢?
  这时我们所有人都傻眼了,恐惧感是从内往外的滋生,每个人都显得惊魂未定,现在就连焦八和麦老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,这一次,我们可是惹大麻烦了。
  现在连出路还没找到呢,搞不好真就得死这了,就在我们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,突然间,一个人影从石门口直接飞了进来,他奔着我们就过来了,等他快速的跑到台阶下面后,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他,他居然是那个干瘪老头,他还真就没死,我就知道,这老家伙活了几百年了,哪那么容易死啊。
  只见他立马单膝跪在了地上,左手拿着红色的珠子,右手拿着人骨法杖,他把红珠放在胸前,法杖立在旁边,他闭上眼睛,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。
  “这…这老头是谁啊?”常山有点惊讶的问道。
  我看他一眼说,“他就是那个邪恶的法师,那两幅画中人之一。”
  “我的天呐,忠义,他不是死了吗?怎么...怎么又复活了啊?”珍妮有点害怕的问道。
  “我也不清楚,明明是死了,谁知道怎么又活了。”我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是怎么复活的,明明脖子都被拧断了,居然也能活过来,难道说...这老家伙是为了避开黑衣人的攻击而故意装死的吗?看来也只有这个可能了。
  “先不管是死是活,这老头想干嘛?”焦八摆出戒备的状态,随时就准备动手了。
  常山伸手一挡说,“别急,他好像不是来对付我们的,再看看。”
  这老头嘴里依旧再不停的念叨着什么,‘嗡嗡嗡’的听起来好像是什么咒语,他脸色开始慢慢的发紫,表情很难看,显得非常的吃力。
  可从他开始念叨的时候,就见那棺木周围和我们头顶上的黑气正在一点点的消失,
  看来他是帮我们来了,这老头还算有点良心啊。
  大家伙一看黑气正在消失,这紧张的神色才稍微缓解了不少,就在黑气正慢慢消失的时候,那干瘪老头突然睁开眼睛说,“你们谁拿了棺木里的东西,赶紧把它放回去。”
  我们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我又看了一眼我手里的东西说,“好像...咱们都拿了吧?要不要送回去?”其实我到无所谓,要是他们坚持让送回去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
  “放回去?放回去咱们就能活着离开了吗?忠义,你别听那老头瞎说,他这是在蛊惑你呢,我看没那个必要。”麦老一把按住我的肩膀,眼神坚定的说道。
  我又看了一眼珍妮,她轻轻的摇头说,“我看也没必要。”
  “我这就是几个瓷器,想必...应该没那么重要吧,你那是个啥东西啊?”大个子看着我手里的东西问道。
  “不太清楚,好像是一张图纸,这能藏在棺木最下面的东西,想必是很重要的。”我随口解释了一句,但我认为,这东西很有可能是航海图,这不是纸张,也是皮制的,应该是那残破航海图的另一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