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“年轻人,你们快把东西放回去,老夫就快要顶不住了,再不放回去,你们都得没命。”那老头吃力的说着话,整个脸都变成了紫色,样子很是吓人,恐怖极了。
  我给大个子使个眼色,他很不情愿的往棺木里放回去一个瓷器,“东西放回去了,应该没事了吧?”我不知道这管用不,感觉自己好像在掩耳盗铃一样。
  “还有呢,赶紧把所有东西都放回去,快点。”这老头说话的声都变了,就像有人掐住他喉咙了一样。

  我手拿东西看着他,可还是没动弹一步,大个子唯唯诺诺的说,“要俺说还是都放回去吧,咱可别闹腾了。”
  我扭头看着焦八,他向我使个眼色,意思告诉我不要放回去,正当我纠结与此的时候,那老头撕心裂肺的吼声传来,“快点,老夫扛不住了。”
  可我依旧没有动地方,不是我不想放回去,而是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,就在这时候,那棺木四周和我们头顶上的黑气又开始一点点扩散了。
  这老头赶紧又闭上眼睛开始念叨了,可这一次,那黑雾不但没有消失,反倒是加快了扩散的速度,头顶上的黑雾,已经完全笼罩了整个地宫,周围的一切,都变得如此的昏暗,就跟夜晚降临了一样。
  这时候,整个地宫都开始了轻微的颤动,这颤动很轻,仅仅能让我感觉到地面在抖动,可这黑暗的笼罩,却使得我们都胆怯了。
  我们所有人紧靠在一起,往侧面挪动,大个子几乎用快哭的声音说,“完喽,俺们完喽,这可咋办啊?”
  “还没死呢,你哭什么?”麦老回头冲他吼了一句。
  那老头念叨的速度越来越快了,身体也在不停的哆嗦着,他满脸全是汗水,紫色的脸庞,变的更加可怕了,突然间,‘嘣’的一声,他手里的那串法珠居然全碎掉了,‘噼里啪啦’的散落一地。
  而与此同时,这老头猛的睁开眼睛,他嘴一鼓,‘噗...’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这鲜血喷了足有几秒钟,瞬间就染红了周围一大片地面,等他不再喷血的时候,他轻轻摇晃了两下身体,直接栽倒在地上了,人也一动不动了。
  这时候我连想都没想,一个箭步就直接冲了下去,我跑到他身边,蹲下来一把将他扶住,“老人家,老人家你怎么样?你醒醒,你醒醒啊?”其他人这时候也跑了过来,全都围在了这老头的附近。
  在我连续的呼喊中,这老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很吃力的说,“你们...你们快走...老夫..老夫已经控制不住他了,一旦...一旦他苏醒过来,你们...你们全都得死这。”
  “老人家你先别说话了,你还在流血呢。”这老头还在从嘴里往外的流血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这样,我突然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伤感,就好像要失去一个亲人一般,很难受,也很压抑。
  他咬着牙,用力抓着我的胳膊,把我拉到他跟前,很小声的说,“这...这一切都是命,老夫已经尽力了,这...这是老夫亲手提炼的魔虫黑尸,是...是魔虫尸里最强大的邪恶灵体,原本...原本这都是为了保护大人的陵墓,可没想到....老夫控制不住他了,老夫活了几百年了,够了...够了....噗...”他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,已经染红了我的身上。
  “你会没事的,老人家你会没事的,人参果,只要有人参果你就能活下来,老八,顺子,你们谁还有人参果,拿来,快拿来啊。”我侧脸向着其他人喊道,这一刻我才感觉到,我的眼睛已经模糊了,似乎有泪水在流动。
  他露出一抹笑容说,“没用的,现在就算是神仙,也救不了老夫了,大人...我只能陪你到这了,还望大人不要怪罪我,我可以去见我最心爱的女人了,呵呵....”他把手伸到空中,好像是要抓住什么。
 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,这一刻,他不在是那个邪恶的巫师,他只是一个迎接死亡来临的老人,一个死后甚至连送终的人都没有的老人而已。
  “年轻人...离开这,离开这....唯一的路,就在瀑布下面的海水里。”这老头看着我,一字一句的说道
  “我知道了,老家人你挺住啊,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的,你一定要坚持一下。”我试着想把他扶起来,就算他死了,起码我也可以给他安葬了,焦八和常山两人也过来帮忙了。
  可他却摇摇头说,“不用了,老夫本就属于这里,就算是死,也得死在这,年轻人,老夫...最后送你一句话。”
  我把脸靠近他,他用最小的声音说,“小心...小心你身边的一个人,他是...他是.......”
  当他说到这的时候,他露出极度难忍的表情,接着浑身一抖,头一甩,再也说不出话来了,紧抓着我的手,也瞬间滑落了下来。
  “老人家,老人家你醒醒,你醒醒啊,你不是可以长生不死的吗?你醒醒。”我摇晃着他的身体,可他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,我不知道这一次,他是真死了,还是什么。
  “义哥,别这样,他已经死了。”焦八看我一眼,很低沉的说道。
  这时候我才发现,那老头的身体居然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了,就跟那流沙一样,从我身上滑落了下去,很快,他就变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末,彻底的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天呐,他居然变成了粉末。”珍妮在我身后说了一句。
  “哎呀,别管啥了,俺们还是快走吧。”大个子有点着急了。
  这老头的死,让我多少有一些悲伤,可人死不能复生,我很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,不过我的脑海里,却一直在思考着他最后一句话,‘小心你身边的一个人’,他是想提醒我,这个人才是问题的关键,可这个人会是谁呢,到最后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呢,他就撒手西去了,这真让我感到头痛啊。
  “义哥,你别发呆了,咱们得赶紧离开这才行。”焦八抓住我胳膊,他还以为我是伤心难过照成的呢。
  我回过神来说,“恩,咱们赶紧走,我知道出路在哪了。”
  可就在我这句话刚放下,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是从台阶的最上端传来的声音,我抬头往上一看,顿时吓的我大惊失色,那上面的铜棺,居然自己打开了,是那种四面全都打开,就跟炸开了一样,而那里面的尸体,是清晰可见...